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赏雪台 >> 揭秘《野狐岭》 >> 正文

吴秉杰:沉默的力量和叙述的魅力

2015-05-03 09:10 来源:www.xuemo.cn 作者:吴秉杰 浏览:31815880

《野狐岭》 雪漠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20147月出版

 

吴秉杰:沉默的力量和叙述的魅力

——20141019日雪漠《野狐岭》中国作家协会研讨发言

在作家群里,雪漠是一个独特的存在,从“大漠三部曲”到“灵魂三部曲”,他的创作发展,走了特别具有个人特色的一条路。过去,大家都有一个西部文学和西部作家的概念,但是大家都知道西部是个地理的存在,而且是个历史文化的存在,归根到底要跟不同的作家结合起来。最早的时候,我们没把张贤亮、贾平凹作为西部作家,或强调西部文学、西部作家,没有,但到了雪漠、红柯等作家,大家忽然有了一个西部文学的概念,他们是围绕着西部的苦难、西部的风光、西部的生存状态而写。

看了《野狐岭》之后,有两个非常强烈的感受:第一是雪漠把沉默的力量和叙述的魅力都发挥得非常充分、非常强烈,甚至发挥到极致。所谓沉默的力量,从《大漠祭》开始,就有了一种沉默的苦难。当时上海为什么给它得奖? 也许就是觉得西部的苦难,这种沉默的力量,始终像化石一样,那么沉重,很有震撼性。这是一种隐伏的东西。还有叙述的魅力,这里面这么多人物,这么多幽魂,不同身份的人,不同立场的人,如蒙人和汉人、世俗的和修行的人、富人和穷人,甚至不同的骆驼,他们自己的立场、自己的眼光、自己的观念叙述,写得很有魅力。这部小说读起来声音是不是太多了? 但是,它的魅力也在这里,这就是叙述的魅力。第二就是他把爱和恨都写到极致,这是他的一个特点,写得这么充分又强烈。爱就是木鱼妹,恨有一个很大的历史背景,其中有三个不同的械斗: 土客械斗、回汉械斗、蒙汉械斗。在这两个艺术特色里,表现出了雪漠的一种追求,就是历史和整体相结合的追求。一个作家不仅仅要成为西部作家,而且要成为重要作家、大作家的话,他应该最后归结到我们的生命和整体的一个结合,生与死的交流,今与昔的对话。在今与昔的对话中,虽然说灵魂不灭,不仅追求宗教上的灵魂不灭,还表明我们某种精神的永存,或者说这个精神在传承,即所谓的历史性和整体性。

总的看来,我认为雪漠具有三种能力: 第一种,他一定不缺乏具体的能力,里面写了很多东西,如驼户歌、凉州贤孝、木鱼歌,包括许多残酷的场面,骆驼怎么起场,长得怎样,如何喝水,如何交配,等等,写得这么详细,他具有把写作具体化的能力; 第二他是个诗人,一定不缺乏把某种情感推到极致的能力,确实具有震撼力。同时,我认为他具有集中的能力。长篇小说,归根到底体现的是把某一种力量集中的能力,不是与众不同地创造一种新的思想,而是选择最有力量、最能打动人的某一种思想,让灵魂真正不断地发出强烈的光响和力量。总之,这部小说对于我来说,特点太鲜明了,它是在“灵魂三部曲”的基础上进一步的发展。我觉得,雪漠的才华毋庸置疑。

——刊于海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第3期第28(153)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