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创意写作 >> 正文

生命的点

2015-03-01 07:59 来源:www.xuemo.cn 作者:昳岚 浏览:27817696
内容提要:体验“出家”,我住进关帝圣护寺里,虽仅几天,却感受非凡。

生命的点

昳岚(达斡尔族)

体验“出家”,我住进关帝圣护寺里,虽仅几天,却感受非凡。

关帝圣护寺,位于内蒙莫力达瓦旗以北旧布特哈旗衙门附近的众小山中。山上,寺宇静临,虽然仍在建筑时期,伽蓝殿里关公已经巍然落座。经堂西方三圣,也慈悲现前。寺院的庄严圣境,摄心而生敬穆。

“出家”后的第一个早晨,我站在诸佛面前,读每日的功课,心渐渐止息下来。秋日的风,通过窗户,凉爽地拂入佛堂,周围一片宁静。我默默地读诵经文。远山环抱寺宇,大地层绿不同。庄稼已近收获。东边的尼尔基湖,倒映着早晨的太阳,金光闪亮,把生命里一天最美好光亮的心情,都映现出来。我继续读。心,倏忽感触波动,泪落如雨。我似乎看见了自己的前生,在一座寺庙,在空旷的佛堂、佛像面前,我穿著海青,孤零零一个人站立数着念珠,或匍匐跪拜。诸佛俯瞰着我,悲悯的目光落在我光光的头顶。佛的两行清泪,流向脸颊。我热泪涌至,不知是感动,还是悲悯,或是欢喜……好象什么也都不是。我又看见自己,在寥落的庭院,清扫满地的落叶,于枯草间生的地砖缝隙。

而落叶扫过了,秋风又吹落身后一层,一层又一层。一如像现在的我,心的落叶清除一层,世俗的落叶,复落一层。

我为这幅画面哭泣,又为这一世地撞遇哭泣。不是痛苦,不是欢乐,不是悲哀,更不是惊喜,也不是感动。究竟,是什么呢?很难说得清楚。我只是流泪,一个经儿地流泪。

倏然间,什么都不存在了。大地、远山、银蓝的湖。庄稼、寺庙。只有天空高蓝湛远,白云棉棉悠悠。我看不见了自己。目光里尽是蓝天白云。

次日再上早课,那幅前世的情景,又触动了我,我不敢回头。是怕触动了前尘的生命之约?或是今生又一次的誓言?来世,如果我还参与轮回,德惠具足的僧人,一定是我与来世的约定。

但是,我不要穿著那深色的海青,和普通的僧衣。我披著的,将是藏红的喇嘛袍,或黄色的袈裟。

晚课,诵宝惬印陀螺尼经。诵至一半,倏然,我盘坐的身躯,从一个很大的圆向里缩进,缩小.缩小,一直缩小到内核,成一个点,我不存在了!什么都不存在了!世界一片虚无。

原来,生命真是一个假相呵!看不见时,它什么都不是,不存在了,只剩一个虚空。说小的时候,它竟是一个小小的点儿,甚至全无。过去修友空乐体会到的时候,我还不曾感受。那一刻,我深深了悟。如此,我们还有什么执迷不悟的东西呢?

对于假象的万物,宇宙的森罗万象,都是我们的心所变相出的!一切世出世间的因果,乃至世界的微尘,一棵草,一片叶,一个结,都是因为这棵心,所影像而成!如来佛早就告诉了我们,只是我们的尘障太深太厚,无法看到和体悟到实相的本质。

身体不是我们的,房子不是我们的,什么都不属于我们。只有一个神识,永恒于我们。它随着我们的心性善恶,决定着下一世的质量,决定着下一生的去所。既然来世,由我们今生自己决定,为什么不选择一个光明的落脚点呢?

从未有过的宁静。我观注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除了诵经以外,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寺院的劳动。我为佛堂打扫卫生,为落尘的花卉洗尘。角角落落,每一片叶子,都被清理和擦洗干净。虽然每一弯腰的时候,有疾的腰部都在疼痛,但我想像,就像清理心灵的灰尘。已久的习气尘埃,不是轻而一举就清除掉的,犹如弯腰的疼痛,也要付出毅力和决心啊。

每年的715,是盂兰盆会。寺庙要做超度亡灵的佛事。师父让小沙弥清洗油灯。小沙弥交给了我。我很感谢。清洗佛堂惟一一盏做佛事必点燃的酥油灯,不是所有人的幸运,小沙弥竟错过了这个机会。我是偏得。

我取过灯盏一看,油垢积的太厚了,每一个凹孔,紧密排列,都积满了油垢。经过时间的尘埃,乌黑凝滞。非用力清洗,无济于事。

取过热水,钢刷,洗洁净,用力擦噌。需要很长的时间,很细的耐心。而且不落马虎。仔细地擦着凹处的黑垢,想像我多劫的尘体,多么像这盏油灯的垢渍,经过无始劫的轮回,落满了世俗的灰尘,积满了肮脏的油垢。各个角落部位,都充满了。不经一番苦工,怎能轻易除掉。犹如我现在的读经修行,不是至心虔敬,不是老实专一,不经一段苦功,要明心见性,要了脱生死,谈何容易。

灯体终于洁净,露出了铜黄的亮色。我的心,也被擦洗的干净。我仿佛看见了点燃的酥油灯花,一闪一闪地,引领着趋向光明的行人,在他们充满渴望的漫漫艰难的朝圣路上照明。

我想起了师父的话:寺院到处是宝。如上,我是不是已经找到了一个?

清扫经堂,我又看见了窗台上多次略过,却没有打开的一堆纸团。这次我打开了它。原来,是佛书上掉落并已损坏的一张佛像。我把她请回寮房,用透明胶布拼上。而缺损的部分,已经无法找回拼满。

便又感悟,是不是如我修行的路,仍然需要从最低处做起,最低处着眼?什么时候,觅到了寺院遍地的宝,一点一点拼满我的全身,才最后结果圆满?

把佛像放进一本书里,安心处,决心继续修寻。什么时候观寻到了心性的宝,是否就趋近了生命的明亮境界?

从寺院回来,第一件事情,便是如厕,洗浴,饮水。

开始的那一瞬间,知足感油然而生。我是多么幸福:不用出屋走很远的路,不用风吹日晒,就把问题解决了。摄入与清除,就在几步的空间。尤其滋润生命的开水,举手就到嘴边。何时需要,何时就在身边。我的居住,又是如此奢侈。两个卧室,一个客厅,双门的洗手洗浴空间,随时都可澍露我发干的肌肤。更为奢侈的我的书房,一壁书橱,一台电脑,写字的桌和一张简易的床,随时供我使用,供我写作读书。没有约束,没有干扰,更没有纪律。何时想要休息,何时就可放松。静静的时候,享受心灵的安静,倾听生命的脚步如何一点点滑过心的路尖。我是女王。我是富翁。我统领的臣民,就在我的眼下。我活在当下的极乐世界,我感到从未有过的满足,无比的快乐。

何需再去体验师父的教诫:到监狱看看,你就知道,你是多么自由;到肿瘤病房看看,你就知道,你是多么幸运;到太平间看看,你就知道,生命多么美好!只一个短期“出家”,一个如厕的路遥,一项饮热水的困难,便足以让我感恩不尽拥有的一切!感到从未有过的幸福!

饮足了甘露开水,温润了起皮的唇,自觉从里到外都已湿润了,干涸远去,方觉已回到人间烟火。然而,一种东西,也离我渐渐远去。那是这世俗的空间无法积聚体内的东西。

站在屋子中央,左环右顾。简单落拓的家具,虽然曾为我的缺憾,但更简单的只一张床的寺院生活,却让我回眸眷顾。那里触而可摸的自然的风,无时不在吹散着我身上的污浊;遥远而又直接的阳光,无时不在晒出我内心的丑陋和发霉的角落。心灵的交流,是那么充满了神圣的庄严与善美地趋达。空灵垂望,渴望一种境界,完全是伟大人格佛菩萨的感召呼唤。

我一无所有,连个水杯。但我又无比富足。我幸遇了我的生命到达终极目标所必经的驿站。这里,是我们卸掉俗尘的包裹及卸掉污染废物的最好场所。我们须从这里走过,才有可能抵达生命的完美境界。

而有人却擦肩而过,有人避开,有人善遇了却无缘亲近。更有甚者,竟持耻笑。多么可悲悯的人生呵!既然人身难得,我已得到,为什么不抓紧此生?为什么不善好修为?

清净内心环境,是一个人修为多么重要的起步呵!(刊发《散文世界》20082期)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2016-11-27 09:54
2013-11-02 07:20
2015-10-14 11:14
2013-11-28 07:48
2016-04-30 13:56
2016-08-16 09:56
2015-12-07 14:51
2020-03-20 21:10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