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光明大手印》连载 >> 《光明大手印:文学朝圣》 >> 正文

用寓言和象征建构一个心灵世界

2015-02-06 06:52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雪漠 浏览:17624611

 

《大漠祭》、《猎原》、《白虎关》我写了二十年,好多人认为雪漠就是为写这三部书来的,他们说得也许有道理。因为,那个时候,我就想为那片土地留下一段最忠实的历史记录,留下那个时代的那些人最真切的一种生命体验。因为,那个世界正在飞快地消失,作为那片土地上的人,把自己生命中最宝贵的二十年献给它,留下这三部书,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但是,那个心愿完成之后,我的人生也发生了变化。我在成长着,我的作品也在不断地成长。我不再仅仅关注某一个地域范围内人的某一种生存状态,我更关注他们的心灵追求、灵魂向往,以及除了物质需求之外的一种形而上的东西。我不再单纯关注现实世界,而是开始想要构建一种心灵的世界。别人喜不喜欢我后面的作品都不要紧,这时候,我已经开始需要另外一种东西,需要一种关注整个人类、关注整个人类文化、关注人类灵魂的东西,它不再局限于哪个时代、哪个地域。之所以会发生这种变化,主要是因为我的心灵开始变化了。我的写作主要是为我自己而写的,为了自己的快乐,为了灵魂的安宁,为了自己活着的一种理由。所以,我的心灵发生变化之后,作品就自然随之发生了变化,虽然其中仍然会有西部的东西,也会加入岭南文化的元素,但更多的是讲述整个人类的文化与灵魂,而且其中的寓言色彩会越来越浓厚。实际上,我在《大漠祭》之后的作品,都带有一种寓言性。比如说《猎原》中就已经出现了寓言色彩,好多人认为,其中的“猪肚井”就象征了人类的命运;《白虎关》中,兰兰与莹儿有过九死一生的“沙漠之旅”,也是一个巨大的象征;《西夏咒》、《西夏的苍狼》、《无死的金刚心》以及我正在创作的小说,更是进入了完全的象征。

之所以我作品中的寓言色彩会越来越浓,是因为我感受到一种巨大的存在,这种存在超越地域、超越文化、超越时间、超越空间,当我感受到它的时候,已经没有办法用一个故事、一个人物或者一个地域将其表达出来。它就像是宽广无垠的海洋,我无论将目光集中在哪个局部区域,仍有许多东西是我无法尽述的,所以我只能用一种象征的手法,来表述那种巨大的存在。在《西夏咒》和《西夏的苍狼》中,我选择了西夏文化来象征人类文化中的许多东西。

西夏文化非常特别,因为,西夏出现的时候,正是中国历史上最为复杂的时候,北宋、辽国、西夏等多种文化、多种政治力量,都在历史舞台上上演着一幕又一幕非常惨烈的故事。所以,展示西夏文化,就能最大限度地让中国文化中的某一种东西格外鲜明地被展示出来。而且,西夏位于西部,是典型的西部人所建立的,是最具西部特色的一个王朝。它存在的时间不长,但这个王朝在许多方面都建设得比较完整,包括文化、政治、文字等。西夏的文化非常辉煌,尤其是佛教文化非常兴盛,现在的出土文物中,就有很多西夏文的佛经。

西夏文化中有诸多原始野性的东西,它具有一种生命本具的巨大活力,但是它同时也具有一种负面的东西,比如暴力。西夏人崇尚暴力,和宋朝打仗的时候,经常把大宋王朝揍得一塌糊涂,让一个堂堂大国不得不求和,还做了一些非常屈辱的事情。可是,即便西夏如此强大,却仍然被一个更为强大的蒙古给彻底灭了。所以说,崇尚暴力的文化必然会被暴力消灭,这既是一种历史的必然,也是一种自然规律。

在《西夏咒》中,我借琼的口诅咒了这种血腥与暴力,甚至不惜犯忌,直接对此进行了大段的议论。到了《西夏的苍狼》的时候,我则描写了一个西夏文化的标志性人物——黑将军。这个人物,历史上也是确有其人的,他就是历史上黑水国的统帅。我们常说“弱水三千”,那弱水,指的就是黑水。直到今天,黑水国遗址仍然存在。我用这个黑水国的黑将军,代表了西夏文化。西夏文化中的一种精神延续到今天,已经有了很大的转变,它的标志性人物,也已从当时的黑将军,变成了今天的黑歌手。

好多人看到这里的时候都问我,为什么当代的标志性人物不再是将军,而是歌手呢?我告诉他们,因为人类需要的不是战争,不是暴力,而是歌声,并且是一种承载了大爱、大善、大美的歌声。我宁愿人类多一点歌声和笑声,少一点暴力,哪怕这种暴力能让人感受到一种英雄气概,但所有的暴力最终都是人类的灾难。所以,在《西夏的苍狼》中,整个西夏文化到后来都演化为代表人物黑歌手所唱的歌——《娑萨朗》。“娑萨朗”代表心灵的、向往的、形而上的一种符号。人类需要这种超越物质和肉体的精神层面的东西,比如和平与倡导和平的理念,比如善文化等诸多的东西。没有暴力、战争、血腥,而且能给人类带来清凉、和平的文化,才是人类真正需要的。它是从心底里涌出的歌,是能够抚慰灵魂、消解烦恼的安详的爱。所以,这个世界不应该需要将军,世界需要的,应该是心中有天堂的歌手。只有当每一个孩子都成长为这样的歌手,并且齐声唱响心底最美的歌时,人类才能真正地被拯救,世界才会真正地被照亮,天堂才会真正地降临人间。

所以,即使武力能在短期内取得一种非常明显的效果,一切的血腥、暴力也仍然不是正确的答案,它无法带给我们任何幸福,即便它的出发点是善,也难免导致人类走向“自作自受”的一种结局。明白这一点的时候,我们真正应该做的,就是像黑歌手那样,用爱消解恨,用歌声取代枪炮,净化灵魂,修炼心灵,然后唱出心中最美的歌,这也是我们能够为世界所做出的最大贡献。

 

  相关文章
2015-02-06 08:59
2015-02-06 06:19
2015-02-06 08:59
2015-02-06 06:53
2015-02-06 08:53
2015-02-06 06:33
2015-02-06 08:54
2015-02-06 06:26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