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大千世界 >> 正文

研讨会:皇帝新装与气节操守

2014-07-11 07:38 来源:www.xuemo.cn 作者:赵国品​ 浏览:19825317

 

研讨会:皇帝新装与气节操守

现在研讨会成了家常便饭,但切实的研讨甚少,大多是借“研讨”之名行吹捧之实,有些变质了。

我们需要重构各类研讨会的自由“会风”和学术品格,需要“好处说好,坏处说坏”,不能违心附和、草率结论。

研讨会?吹讨会! 赵国品

我曾应邀参加过一个作品研讨会,听着与会专家学者对主创人员过分的褒奖,总觉得如鲠在喉,不吐不快,轮到我发言时便谈了一些作品的问题和不足。主办方工作人员铁青着脸,一言不发,主创人员抢过话头对我进行猛烈反击,将研讨会所披的“皇帝的新装”戳破了,露出了“不能研讨,只准捧场”的真相。

曾经有一位诗友,把他的一本新著赠送给我,并通过QQ留言发来一封信,介绍他获得的各种文学奖项以及许多作家诗人对他的褒评,并请我抽时间为他的新著写一篇书评。我认真看了他的著作,无论语言文采还是思想深度,都没有多少值得欣赏的地方,很难勾起我写评论的欲望。我把自己的真实看法和中肯建议回复给他,希望他能够深入生活,潜心创作。谁知他因此耿耿于怀,最后从我的QQ里消失了。

类似的事件我还遇到过几次。后来我明白了,他们也同研讨会上的主办方和主创人员一样,不是要我去谈论其著作的缺点,而是要我大力吹捧之。请我为其新著写书评,只不过是他们的幌子而已。

中国知识分子向来重视“节操”。有一则公益广告说得好:“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同理,没有失去节操的领导、专家和学者,就没有各类研讨会上的假话、好话、吹捧话成风。巴金主张“讲真话”,毛泽东强调“批评和自我批评”。能否“讲真话”,是否“勇于批评和自我批评”,可见证专家、学者的品格和良心。

然而,自从研讨会之风兴起,评论界就出现“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的现象,而且愈演愈烈,甚至出现了这类研讨会的“承包者”——这些人忙于到各地“赶场”,在没有读作品原著的情况下就在研讨会上大发议论,对某些作品大加吹捧,有些作品还因此拿了全国大奖。这也是为什么有的文化商人热衷于举办个人诗歌研讨会,每次都是名家汇集,以至于其诗歌虽写得差,经过“跑奖”,“诗集”依然能够被推荐参评国家重要文学奖项的根本原因。这不能不引起我们对这些变质了的研讨会的深入反思。

的争论和争鸣,都是正常的。过去很少有研讨会,相关评论照样健康进行。现在研讨会成了家常便饭,但切实的研讨甚少,大多是借“研讨”之名行吹捧之实,有些变质了。在许多研讨会上,会场越来越豪华,宴会越来越上档次,红包也越来越厚重,主办方和主创人员希望借此“钓”住一些领导、专家、学者,为他们抬轿子、吹喇叭。于是,会上多的是表扬和假话,少的是批评和真话,硬生生地把研讨会变成了吹捧会、炒作会和推广会。

有些地方领导为了在全国媒体上“露露脸”,还不惜花公家的钱大搞“排场”,或者出面找企业老板“赞助”并允诺“投桃报李”。即便是社会上的各类研讨会,也效仿“官场做法”,座签严格按照出席人员的等级排序,摆放得端端正正:大红会标下的主席台是上级或当地党政军在职及离休领导、行业协会主要负责人等的座位,清一色的领导干部;主席台左首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有一定职务的专家学者等,右首是本地的专家学者和其他友好人士等,主角自然是主办方工作人员及主创人员。

另外,研讨会的发言顺序也颇有讲究:第一时段是领导讲话。主席台上的各位领导,按职位从高到低依次讲话,有的简短,有的冗长,常常是耗去了几乎一半时间,研讨还未入题。剩下的时间才是第二时段的专家发言,也是按顺序讲话。

由于时间关系,更由于领导讲话定下的基调和主办方事先画好的框架,有的专家照本宣科,有的专家只简略讲了自己的主要观点,有的专家临时改变了自己的见解,而许多准备发言的专家已没有了机会,真正需要深入研讨的话题只能浅尝辄止、中途打住。如果事先有作品集出版,再来个签名仪式,然后盛宴款待、旅游采风,于是大功告成、胜利谢幕。最后整理完善成《研讨会纪要》,作为研讨会的成果,通过某种方式公布于众,达到推广和炒作研讨对象的目的。这种一无“研”二无“讨”、华而不实、皆大欢喜的“研讨会方式”,已经成为当今社会的通用模式和一大奇观。

陈寅恪1953年在《对科学院的答复》中写到:“我认为研究学术,最重要的是要具有自由的意志和独立的精神……必须脱掉俗谛之桎梏,真理才能发扬。受俗谛之桎梏,没有自由思想,没有独立精神,即不能发扬真理,即不能研究学术。”这表达了一个知识分子的学术良知和信念。而官场化、功利化的各类研讨会,正是束缚自由思想的桎梏和侵蚀学术自主的利器。

当前,我们需要重构各类研讨会的自由“会风”和学术品格,需要“好处说好,坏处说坏”,不能违心附和、草率结论。只有各抒己见、深入对话、相互碰撞,才能激发出思想和艺术的火花;只有创造性地把握研讨对象,并在自由而真诚的“研讨”中达到灵感迸发、思想裂变,才能真正实现开研讨会的目的。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2015-10-28 13:18
2015-12-22 13:45
2012-06-28 07:39
2013-02-03 08:27
2014-07-03 06:55
2014-11-26 08:10
2016-11-16 20:51
2016-02-02 14:49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