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雪漠禅坛 >> 雪漠禅坛 >> 正文

要建立自己的规则——《无死的金刚心》(代后记5、6)

2012-05-05 02:41 来源:《无死的金刚心》 作者:雪漠 浏览:53000691

要建立自己的规则

——《无死的金刚心》(代后记)

5

正是因为大手印智慧能打碎概念对人的束缚,所以,在创作中,我从来不在乎啥“主义”。我不想让任何枷锁,束缚住我真心的光明。

怪的是,我不要主义,反倒像是有了许多“主义”。比如,对我的《白虎关》一书,不同的专家有不同的看法:复旦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著名评论家陈思和认为是它是象征主义小说;雷达老师称之为现实主义小说;《文艺报》副总编木弓先生认为是浪漫主义小说。在第三届“甘肃小说八骏”北京论坛上,中国作协副主席高洪波先生说我是“神性写作”,李建军说我是“咒语叙事”,还有人说是“通灵叙事”。一些批评家也针对我创作的巨大变化发表了不同看法,艾克拜尔、胡平等先生也为我出谋划策,期待我有新的突破。选载于《中国作家》杂志上的《无死的金刚心》成了那次研讨的热点话题,评论家们或褒或贬,争论不休。而在中国作协创研部举办的《白虎关》、《西夏咒》研讨会上,评论家也分为几派,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晓明先生,说我是被“严重低估”的大作家,有人却说我“文化犯罪”,其争论的激烈程度,充满火药味,为近年来少见。

在一次火药味十足的研讨之后,甘肃文联的马少青先生对我说:“雪漠,创作上要认准自己的路,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光明总是会出现的。不要人云亦云,文学的价值在于创造,在于另辟蹊径。许多时候,成功的探索者,就是世界第一。”

是的。我虽然不一定要当世界第一,但我一定要当那个“另类”。若是我写的东西,别人也能写,我何必再浪费生命?

虽然我会一如既往地坚守我自己,但我还是感激所有对我的批评。前不久,《文学报》连篇累牍地发了批评我的文章。我真诚地向《文学报》社长陈歆耕道了谢,感谢他和读者对我的关注。后来,他在《新民晚报》上著文称:“有的作家甚至对批评他的文章表示欢迎和称道呢!比如甘肃小说家雪漠,《新批评》发过李建军批评他长篇小说《西夏咒》的文章,新近又发过批评他一篇短篇小说的文章。近日,笔者去京参加‘甘肃小说八骏’研讨会,雪漠也是‘八骏’之一。‘狭路相逢’,我原以为雪漠会做出类似‘反唇相讥’、‘冷脸相对’甚至更激烈的情绪反应,没料到他却笑呵呵地主动跟我提起最近批评他的那篇文章,连说‘写得好,写得好!’接着又说:‘这是有效传播。批评是现代传播学中有效手段之一。因为现在说好话的文章没人看,批评更能吸引读者眼球,扩大作品影响。’雪漠能如此大度地允许别人对自己创作说三道四,难能可贵。”

看到此文后,我这样回复陈社长:“我仍然欢迎所有对我的批评!不仅仅是传播的需要,还因为许多时候,批评也是一种善心!我们要随喜所有的善心!我会永远感激《文学报》和那些批评我的朋友的善心!也愿意继续充当一个标本,供人们解剖批评,这定然会有益于当代文坛。”

我知道,善心的批评和理解的认可同样值得我珍惜。

其实,这世上最值得珍惜的,便是那份善心。

6

虽然我理解并感谢那些批评我的人,也明白他们主观上是为我好,但我还是不想轻易放弃自己的追求。

因为我明白,一切规则、一切话语的本质都是游戏。游戏短命,真心永存。世界本来就是一个戏论。所以,我并不在乎世界的价值体系——当我们在乎世上流行的价值体系时,就会被它所“控”。当我们洞悉那些游戏、并能保持心灵独立时,就能远离戏论,得到自由。我有两句话表达了这种远离:“静处观物动,闲里看人忙。”我的所有作品,也是为了享受和传递那份快乐和明白。

陈彦瑾在发表于《中华英才》的那篇文章中写道:

正是这份“不合时宜”,使雪漠略显孤独的写作姿态,成为了当今文坛不可忽视的一种存在。“不合时宜”的当然不仅仅指题材和写法,其背后,是雪漠自踏上文学道路以来从未更改的文学信念。……雪漠的写作从不考虑世界的脸色,他只想贡献出他的所有,唱出最美的歌——他说,“世界,我不迎合你”,因为,“在乎世界的人,就会被世界所束缚”。而当他不管别人的脸色写作,只在乎自己是否给世界带来了明白和清凉的时候,他反而赢得了世界。雪漠作品不但在文学评论界日益受到重视,更赢得了他生活的那块土地的尊重、认可,赢得了一大批铁杆粉丝。在凉州,《大漠祭》家喻户晓。当时,他年少的儿子和同学上街的时候,好多次,同学一说他是《大漠祭》的儿子,开车的、卖冰棍的就不收他的钱。雪漠也是中国作家里拥有网页最多的作家,这些都是铁杆粉丝们自发建立的。在这些读者看来,读雪漠作品也是一种“救心”之举,许多人的心灵、灵魂,人生、命运,都因为雪漠作品而升华、而改变、而获救,他们想让更多的人与雪漠作品相遇,于是建网页、办读书会,还自愿购买所有雪漠作品,捐赠给全国各大图书馆。所以,有学者叹道:雪漠的影响,不仅仅在西部,也不仅仅在文学,“雪漠”已成为一个文化现象,他影响的是世道人心。正如《百年孤独》的作者马尔克斯所说:“一个作家能起到的真正的、重要的影响是他的作品能够深入人心,改变读者对世界和生活的某些观念。”雪漠作品的确超越了一般文学意义上的影响。在价值观混乱、写作过度商品化的今天,在大多数作家都为经济利益驱动而写作的时候,雪漠坚持的“救心”的写作,无异于在文坛高唱“灵魂的清凉”之歌。

信然。

我确实想走一条我想走也定然能走通的路。

(续)

(《无死的金刚心》  雪漠著  中央编译出版社2012年初版)

 

附:

●雪漠(XueMo)作品专卖:http://shop35991997.taobao.com/

●雪漠(XueMo)墨宝义卖:http://www.xuemo.cn/list.asp?id=89

●《无死的金刚心》卓越网专卖:http://www.amazon.cn/%E6%97%A0%E6%AD%BB%E7%9A%84%E9%87%91%E5%88%9A%E5%BF%83-%E9%9B%AA%E6%BC%A0/dp/B007VX0VSU/ref=sr_1_1?ie=UTF8&qid=1335400266&sr=8-1

●《无死的金刚心》当当网专卖: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726918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