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雪漠禅坛 >> 雪漠禅坛 >> 正文

彩笔描空 命由心造——参加“雪漠禅坛”后记

2012-03-27 08:28 来源:雪漠文化网 作者:常心 浏览:41308316

彩笔描空 命由心造

——参加“雪漠禅坛”后记

\常心

首先,我想讲讲和禅坛的缘分。有时候想,人生如剧场,一个情节不断触发下一个情节,缘分也是一步步积累产生的。因为昨天的因,导致今天的果;今天的因,导致明天的果。

2008年起,我开始对中医产生浓厚的兴趣。说来也奇怪,从小我就和医生药材打交道,我爸就是医生,而且家族成员从事医生、护士、药剂师职业的很多。可我大学报考志愿的时候压根没考虑学医,也许过于习以为常,反而有种抵触心理,觉得家里从医的人太多了,也了解制度缺陷导致的医患压力和一些不好的内幕,不愿意从事医生这个行业,更谈不上兴趣。

或许是工作透支的厉害,从08年起,虽然身体没有生大病,可是总有说不出来的不痛快。现在回想起来,身体也是我的老师,发出信号让我一步步走上修行之路。

那时我想从中医找到解决的办法。市面上流行的畅销医书我基本都买过,《人体使用手册》、《求医不如求己》、《从头到脚说健康》等等书籍,深信中医的博大精深,开始明白天人相应和身体是系统的道理。后来觉得看地不够过瘾,这些书普及有余,深度不足。于是翻阅《黄帝内经》《本草纲目》等古人著作,发现医易同源,但能明白的凤毛麟爪,尤其是讲易数的部分。于是又对易经风水产生了兴趣,想明白它的神奇之处在哪。只是过于繁复,对此只是蜻蜓点水般浅尝辄止。

后来,我找到一个民间中医调理身体一年时间,主要进行经络疏通和吃药补充元气。她继承家族医学,从小练功,治疗方法与众不同。她说学医首先是懂医理,其次是病理,再次是药理,而现在很多人本末倒置。我喜欢在她那治病,除了身体有了好转之外,也因她相貌气场祥和,与其聊天很有收获,感觉其思想有见地,和周边人不一样。从她那里我知道很多冲击几十年教育体系和生活经历的知识,比如人体辉光、内证和圣人敬而远之的东西等。

后来身体开始修复,感觉逐渐灵敏,似乎生活往好的方向不断发展。我的生活重心主要围绕养生进行,身体舒服心情好,身体不舒服天塌了一般,觉得身体健康是第一要事,其它都是次要。当时自以为比较超脱,比起追求物质的其他现代人,境界似乎高出一筹。

其实执著身体也是一种欲望,也是妄心。世界都是成住坏空,何况身体呢。“心无挂碍,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换过来说,任何的执著带来的都是痛苦,所以要万缘放下。在修行的过程中,身体也会有反应,雪漠老师说的最多的是,不要管它。万物由心,真心始终如如不动,要用这个真心时时观照妄心。但不是说身体不重要,人身难得,佛法难闻,要让身体成为法器,承载修行利众的任务。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物质空前的丰富,但是全民焦虑,所以才有所谓2012的预言席卷全球。焦虑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现代人欲望太多,所以过得很痛苦。

正如《好了歌》所说:

“世人都晓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唯有娇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焦虑还有一个原因,是来自对未来的不确定性。电脑控、手机控、微博控,哪个不是生怕错过什么,惶惶不可终日。不知道活着为了什么,也不明白死去又是为了什么,生命的意义到底在哪里?既然生死是必经之路,这一辈子有什么用?于是我急切地希望明了生死,开始接触佛家和道家的书籍。一看相见恨晚,很有一种读经以后不愿再读人间糟粕书的感觉,慢慢理解知识和智慧是两码事。六祖慧能虽大字不识,可是讲的《坛经》字字珠玑,慧透纸背。而现代社会许多高学历者的为人处事却令人汗颜,读的书多并不见得智慧有多高,反而可能造成所知障。

在这期间尝试念经、静坐、放生、持咒,也有一些体验。有段时间有了强烈的出离心,很向往出家隐居的生活,如《空谷幽兰》中的终南山,可以远离红尘闭关修炼,渴望尽早实现梦想。

其实身出家,而心未出家,只是自我欺骗。俗世虽俗,却是好的历练地,心若不清净躲到深山又有何用。雪漠老师在书中写到:“禅宗二祖把法位传给三祖,就出去云游了。他整日进出于屠门妓院,就有人骂:你一个老出家人,咋老是待在这样的地方?二祖说,我自调心,关你何事?”心若清净,四处皆净土,红尘即空门,俗女即素女。正如苏东坡和佛印的故事一般,苏东坡见佛印是牛屎,佛印见苏东坡是佛,心生万物,佛由心生,心中是牛屎,所见皆化为牛屎。心中有佛,万物皆是佛。

因为发心不对,心性未开,主要围绕身体作文章,在乎单盘双盘等身体反应,所以还是烦恼多多,离追求自由和快乐还是关山路迢迢。看书不究竟,知道、悟道、证道不是一码事。如同盲人苦苦摸索寻找光明,我渴望能有善知识指导修行,于是发愿能拜得一位明师学习佛法。

因缘际会,我购买了《光明大手印:实修顿入》和《光明大手印:实修心髄》,期间还有个小插曲,当当网两次发少了书,先是实修顿入,后是实修心髄。因不愿错过这么好的书,坚持不信邪,第三次才买全,如获至宝,从此“一进侯门深似海,奔流到海不复回”。

上医医心,中医医人,下医医病。会修行的人不一定会写书,写书的人不一定能修行。知行合一的书让我惊喜不已,难得的是书将不易看懂的经典写成通俗易懂,真是“大印融诸法,普被三根人”。很多以前不明白的或觉得没有联系的知识串了起来,使我知道症结所在,心外求佛,舍本逐末。看书时心真是清清凉凉,心里好像有些什么东西打开了一样,让人茅塞顿开。这种清凉的感觉,我不知该如何形容?打个比方,就如同秋日里风轻云淡的蓝天,心清清爽爽,和缓的凉风从林间吹过,穿过五脏六腑,心底涌出清凉的泉水,身体似琉璃般通透。看书的时刻让人清凉,我也渐渐在现实中运用吸收的道理,比如学习不执著,如彩笔描空般做时专注,做后放下;做前不担心,做后不后悔;做好本分,安住当下。何况“昨日之心不可得,今日之心不可得,明日之心不可得”,不执著过去、现在、未来。万物无常,放下,才能轻松,自在。

还有就是减少了嗔心,曾与某个同事因某件小事闹得不是很痛快,事后也很后悔为什么逞强,但是始终拉不下面子。某日她将我移除某QQ群,当时没有恼怒之意,观照自心只有虚幻的感觉,这件事情如飞羽般散开。原来嗔怒这个情绪就是妄心,不执著这个妄心自然能守得云开现月明。

因为心性收益良多,于是,我接着在淘宝购买了《西夏咒》和《西夏的苍狼》,了解到雪漠老师的网站,并加入QQ群,才知道原来还有这么多的活动。于是周二报名参加“雪漠禅坛”,第二天就接到通知同意参加,事后才知道机会多难得。原本我是想周四才递交申请表,想着或许没有那么快,感谢缘分让我赶上了这难得的机遇。

周五下午抵达“禅坛”所在地,赶上建新带着诸师兄外出吃饭,吃饭间隙听师兄们聊及逸事,感觉终于找到了,但也有些忐忑,感觉错失了许多东西,如同小学生没做完作业般后悔。

“禅坛”开讲前,当坐在蒲团上,第一次详看奶格玛祖师画像时,感觉很熟悉,想脱口而出说这不是我吗?我也被自己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后来雪漠老师来了,因见过他的相片、视频多次,没有陌生和距离感。老师的眼睛很深邃,全身散发出智慧和慈悲的沉稳气场。“禅坛”内容解读了成就者的故事,不知为何,鼻子发酸,眼眶湿润。大家都听得很入神,我努力控制身体不影响大家听讲。从过往的宗教体验中,我知道这是相应。课程结束后,我突然放声大哭。因为没有参加头一天的禅修课程,课后老师又特意叮嘱万家绫和陈尚祺晚上教我。家绫和尚祺人很亲切,让人一见如故,手把手教会我,而且很坦诚地分享了许多禅修的经验和故事。隔日,耐心平和的建新再教导我有关大手印瑜伽禅修的要领,在此非常感谢他们的友谊和付出。

此次“禅坛”上,雪漠老师回答了许多问题,答案非常睿智、简明、直指心地。雪漠老师说他讲的内容虽是一样的,可是每个人听到的、吸收的并不一样。对我而言,我的最大感受有三点:

一是坚定信心。懒汉阿佑吉生活都无法自理,被家人抛弃在坟场。但是遇到他的上师后精进修行,对上师的教导全心全意去实践,心住此境无散乱。因为信心坚定,所以能和上师相应并成就。命由心造,心外求佛如缘木求鱼,功德来自清净心。

二是一门深入。上师根据阿佑吉的根器教其观修鼻尖的法门,阿佑吉九年修一法,专心致志心无旁骛,才能最终成就。条条大路通罗马,法门众多,是因为有不一样的病人,所以有不一样的药方,如果今天吃这个药,明天换那个药,只会越治越乱,更别提药到病除。

三是发心利众。每个人到世界都有使命,生命的意义在于利益众生,衡量行为的标准就是看能否自觉和觉他,行住坐卧不离此心。无垢无净,有些看似肮脏的事情其实也是可以利众,要减少分别心。

“我非有大慧,俱足平常心。此心如朗月,遍照天下人。”我很喜欢雪漠老师偈颂里的这段话,以此自勉,希望理上明白,事上妙用,自度亦度人。

附:我的宗教体验

从禅坛回来已一个星期,按时完成每天的禅修,期间有许多殊胜的感受,每个人的宗教体验或许不一样,简要记录之。

一、319日。全身不受控制大动,心先有些慌乱,后来想也许是气机发生变化,也看过雪漠老师书中的类似描写,心不动就好,继续持咒。发现嘴中能发出奇怪的动物般的声音;舌头或是舔牙齿,或是向上向下够鼻尖和下巴;双手变换不同姿势,有意思的是因为还在上班,起心动念有旁人要收敛点时,双手动作变为甩手或放在后背等不突兀的姿势;单独一人时,全身大动,心却清明,似乎看另一人掌控身体,双手好像在看病,左右手轮流来,也会双手配合,找出身体很多痛点,而且下手挺狠,一抓一个准,累的时候还会中途暂时停歇再继续。

二、320日。以前打坐练腿不练心,有点声音就觉得很受干扰,杂念乱纷纷。今日念完功课后稍事打坐,仿佛世界变的很幽深静谧。突然觉得世界是一体的,我和声音是一体,我和外界是一体,我与光明是一体,无我无分别,子母光明会。

三、322日。给路人甲布施。感觉无所谓布施一说,路人甲忽你,忽我,忽他,只是角色需要,从自己的一个口袋到另外一个口袋能叫布施吗?其实无差别,万物皆一体。

四、323日。从下午开始头顶中心一直涨涨麻麻,好象是脑袋烧坑的感觉,鼻子一呼吸好象气就到了额头和头顶坑上,头顶坑很敏感。

五、325日。读偈颂,感觉心融化,上身轻飘飘后消失融为一体,小腹热。持咒时,头自向后仰,并左右摇晃,大概是脖子颈椎有问题,可能在修复。

以上只是个人宗教体验,录在这里,只是想告诉朋友们我的一段经历而己,或能为一些学术的研究提供一点鲜活的资料。目前在国内禅修方面,原汁原味的真正的个人宗教体验资料是稀缺的。

附:

●雪漠作品专卖:http://shop35991997.taobao.com/

●雪漠墨宝义卖:http://www.xuemo.cn/list.asp?id=89

 

  相关文章
2016-02-14 08:38
2011-11-27 01:34
2015-02-15 05:04
2017-11-03 22:29
2016-01-24 10:52
2016-12-26 20:34
2015-03-09 04:07
2014-09-05 03:19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