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最新版 >> 书友会 >> 小说世界 >> 正文

莫泊桑:在河上

2022-03-24 10:45 来源:www.xuemo.cn 作者:莫泊桑 浏览:1706565
内容提要:水中的小动物全都醒了:青蛙撒欢地呱呱叫着,声如洪钟的蟾蜍忽而在我左边,忽而在我右边,时不时地朝着星星发出一个短促、单调而又凄厉的低音。

 

莫泊桑:在河上

去年夏天,我在离巴黎几法里的地方租了一个濒临塞纳河的小小的乡间住宅,每晚都去那里睡觉。几天以后,我就结识了一个邻居,一个三四十岁的男子,此人确实是我所见过的最奇特的人物。他岂止是个划船老手,简直就是个划船狂,一年到头都在河边,一年到头都在河上,一年到头都在河里。他想必是在船上出生,而且肯定会在最后一次划船的时候死去。

一天晚上我们在塞纳河边散步,我要他讲几段他水上生活的轶闻趣事。这个老好人顿时兴奋起来,神采飞扬,变得能言善语,几乎成了诗人。因为他心怀一股强烈的激情,一股令他如醉如痴的不可抗拒的激情,那就是——河。他说:

啊!提起您此刻看着的在我们身边渡过的这条河,我不知有多少回忆啊!你们这些住在街市里的人,你们不知道河是什么。那就去听听一个渔夫是怎么说道这个词吧。在他看来,河是神秘、深邃、未知的事物,充满幻象奇境的世界;在那里,夜晚可以看到并不存在的事物,听到从未听过的声响,会像穿过一片墓地一样莫名其妙地令人颤栗:实际上河就是最阴森的墓地,只不过这墓地里没有坟而已。

在渔夫们看来,陆地是有边有沿的,而在黑暗中,没有月亮的时候,河是无限的。一个海员对海的感受就完全不是一码事了。不错,大海经常是无情的、凶恶的,但是,大海啊,它呐喊,它呼唤,它光明正大;而河却是静悄悄地,十分阴险。它从不咆哮,它永远无声地流淌。可是在我看来,河水这一成不变的运动比大西洋上的惊涛骇浪更可怕。

一些善于幻想的人声称:大海的怀抱里隐藏着许多近乎蓝色的广袤无垠的境界,在那里,淹死的人和大鱼一起在奇异的森林和水晶般的洞穴里翻滚;而河底只有漆黑的深渊,他们只能在淤泥里腐烂。不过当朝阳映照,波光闪耀,河水轻拍着瑟瑟的芦苇覆盖着的河岸时,河是很美的。

谈起大西洋,曾有诗人写道:

波涛啊,你们知道的悲惨故事真多!

跪着的慈母们畏惧的深深的波涛,

涨潮时你们把那些故事互相转告,

正因此,当你们傍晚时向我们涌来,

阵阵涛声里就像充满绝望的哀号。

不过,我却认为纤细的芦苇用它们的轻声慢语娓娓叙说的故事,要比咆哮的浪涛所讲述的悲剧更凄惨。

既然您要我讲几段往事,我就给您说说大约十年前我的一段奇怪的遭遇吧,那件事就发生在这里。

那时我就像今天一样住在拉封大妈的房子里。我有个最要好的伙伴,此人名叫路易·贝尔奈,现在已经放弃划船运动,也改变了夸夸其谈、不修边幅的习惯,进最高行政法院做事了。我俩当时都住在下游两法里远的C村。我们每天都在一起吃晚饭,不是在他那儿,就是在我这儿。

一天晚上,我独自回家,比较累了,吃力地划着我的大船,慢腾腾地前进。那是一条十二法尺长的帆船,我夜晚总是使用那条船。我划到一个长满芦苇的滩角附近停下来,想歇一会儿,就是那边,铁路桥前面二百米的地方。天气好极了,明月高照,河水粼粼,空气宁静而又温和。这样祥和的气氛引发了我的兴致,我想:在这个地方抽一斗烟一定很惬意。想到就做;我拎起铁锚把它抛到河里。

船顺流往下漂,直到锚链放完才停住。我在船后身的一张羊皮垫子上尽可能舒坦地坐下来。没有一点儿声响,只偶尔听到河水拍岸发出的汩汩声,轻微得几乎觉察不到。我远远看见那一簇簇更高出一头的芦苇,形状很怪异,似乎还不时地骚动。

河面非常平静,但是周围异乎寻常的死寂让我感到心慌。小动物们,就连青蛙和蟾蜍这些泥塘里的夜间歌手,全都哑然无声。突然,在我右边,紧挨着我,一只青蛙呱呱叫起来。我打了个哆嗦。那只青蛙静下来,又听不到任何声响了。于是我决定抽几口烟让自己分一分心。可是,尽管我的烟瘾是出了名的,我却抽不下去。刚抽第二口,我就恶心,只好作罢。我哼起曲子来,可是我嗓子里发出的声音让我受不了。无奈,我在船底板上躺下,仰望天空,过了一会儿,倒也平静无事。但是不久,船身轻轻晃动起来,引起我的不安。我感到它似乎在急剧地偏转,一会儿向左,一会儿向右,轮番地碰撞着两岸。接着,我觉得仿佛有一个人,或者一种看不见的力量,把船缓缓地向河底拽,然后又将它托起来,让它重新跌落。我就像在风暴里一样颠簸,四周声音嘈杂。我猛地站起来,只见河水闪烁,一切静悄悄。

我意识到是自己有点儿神经过敏了,便决定离开。我拉锚链,船却移动起来,这时我才感到有一股抗力。我使劲拉,锚仍不上来,它钩住河底的什么东西了,我才拉不动。我再拉,还是不行。于是,我挥起双桨,转动船身,把它划到上游,让锚变个位置。可是没用,锚坚定不移。我恼火了,疯狂地摇晃锚链。锚就是纹丝不动。我泄气了,坐下来,开始思考自己的处境。弄断锚链或者把它和船体分开,我想都不用想,因为锚链粗得很,而且固定在船头一个比我的胳膊还粗的木桩上。不过,天气依然非常好,我想大概不久就会遇到一个渔夫,他会来援助我的。事已如此,我反倒平静了。我坐下来,终于可以抽一斗烟了。我带着一瓶朗姆酒,两三杯下肚,居然觉得自己的处境很好玩。天气很热,大不了我在露天过一夜。

忽然,什么东西碰在船帮上轻轻响了一下。我吓了一跳,从头到脚出了一身冷汗。这声响大概是一块顺流而下木头发出的,但这就已经够受的了,我又感到莫名其妙的心慌意乱了。我抓起锚链,肌肉绷紧,拼命使劲。锚还是那么牢固。我精疲力竭,又坐下来。

这时,河正逐渐被一层紧贴水面漫延开的浓浓白雾覆盖,我站在那里已经看不到河,看不到我的脚,也看不到我的船,只能隐约看到芦苇梢,再远嘛,就是被月光照得煞白的平原,以及耸入天空的一些巨大黑影,那是几群意大利白杨。我就像齐腰陷在一大片白得异样的棉花里,古怪离奇的想像联翩而至。我仿佛看到有人企图爬上我已经看不清的船;浓雾笼罩下的河里满是怪物,在我周围游动。我紧张得要命,太阳穴胀痛,心跳得让我窒息。我失去了理智,竟想到游水逃命,不过这念头立刻让我恐惧得发抖。我想象自己迷失了方向,在浓雾中盲目地跋涉,在无法躲避的水草和芦苇丛里挣扎,吓得喘不过气来,看不见河岸,也找不到自己的船。我还感到被什么东西抓住两只脚,向黑洞洞的水底拽。

事实上,要想找到一个没有水草和芦苇、可以登岸的地方,我至少要逆水游上五百米;尽管我水性很好,但我十之八九会因无法在这大雾中辨明方向而淹死。

我试图让自己保持冷静。我自觉有无所畏惧的坚强意志,但是在我身上除了意志还有别的东西,这别的东西却畏惧。我自问有什么可怕呢;我身上的勇敢的“我”在嘲笑怯懦的“我”。我从来没有像那天那样洞悉我们身上有两个对立的存在:一个愿意,另一个抵制,二者轮流占据上风。

这无法解释的愚蠢的畏惧有增无已,正在变成恐怖。我一动不动,睁大眼睛,竖起耳朵等着。等什么呢?我也不知道,但一定很可怕。我相信,那时如果有一条鱼斗胆跳出水面,就像经常发生的那样,也会把我吓倒,身体僵直,不省人事。

不过,费了好大的劲,我终于多少恢复了失去的理智。我又拿起那瓶朗姆酒,大口喝起来。

这时我来了个主意,连续转身朝四个方向使足了力气呼喊。嗓子喊哑了,我就听——很远处,一条狗在叫。

我又喝了几口,便在船底板上伸直了身子躺下。这样待了也许一个小时,也许两个小时,两眼大睁,全无睡意,想像中周围尽是噩梦船的景象。我不敢站起来,虽然我很想。我一分钟又一分钟地捱着。我反复对自己说:“喂,起来!”我却连动一动都害怕。终于,就像弄出一点声响都会危及我的生命似的,我小心翼翼地抬起身,向船外张望。

我被世上能看到的最美妙最惊人的场面弄得眼花缭乱。那是仙女国的奇异的境界,远方归来的游子讲过而我们听了难以置信的景象。

两小时以前还漂浮在水面的雾逐渐后退,堆积在两岸。河面完全露了出来,河两岸各形成一道绵延无尽头的丘陵,有六七米高,在月光下像晶莹的白雪一样闪亮。其他的东西仿佛都不见了,只看到这条金光灿灿的河在两排白色山丘之间流淌。而在上方,在我的头顶上,又圆又大的月亮在淡蓝和乳白的天空中炫耀。

水中的小动物全都醒了:青蛙撒欢地呱呱叫着,声如洪钟的蟾蜍忽而在我左边,忽而在我右边,时不时地朝着星星发出一个短促、单调而又凄厉的低音。真是怪了,我不再害怕,在这里匪夷所思的景色里,再离奇古怪的事也不会让我吃惊了。

这种情景持续了多长时间,我不知道,因为我终于睡着了。等我睁开眼睛,月亮已经落了,满天乌云。河水凄凉地哗哗流着,风呼呼吹着,天很冷,一片漆黑。

我喝完剩下的朗姆酒,然后就打着哆嗦,听沙沙的芦苇声和凄惨的流水声。我瞪大眼睛看,但我看不清自己的船,甚至看不清举到眼前的手。

不过,浓厚的夜色渐渐消退。忽然,我似乎感到有个黑影在离我很近的地方移动,我呼喊一声,有个声音回答,是一个渔夫。我叫他,他靠了过来,我就向他诉说自己的倒霉遭遇。他于是把他的船和我的船并拢,我俩一起拉锚链。锚还是不动。白昼正在到来,阴沉沉,灰蒙蒙,雨绵绵,天寒地冻,一个通常会给你带来忧伤和不幸的白昼。我又远远看见另外一只船,我们向它呼叫。那划船的男子赶来和我们一起用力;于是锚渐渐松动了。它往上升,但是很慢很慢,好像拖着一个很沉的东西。我们终于看见一个黑乎乎的物体,便把它拉到我的船上。

原来是一个老妇人的尸体,脖子上还坠着一块大石头。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