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最新版 >> 书友会 >> 禅心诗意 >> 正文

风中的蝴蝶——读《爱不落下》随感

2021-08-21 09:04 来源:www.xuemo.cn 作者:志新 浏览:1871240
内容提要:忽听得牧童在吟唱: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风中的蝴蝶——读《爱不落下》随感

\志新

 

风儿舔绿了大地时,

我来到了声色绚烂的原野,

脆嫩的花草,

妆点了生命的世界。

秋婵用尽最后的气力,

唱响无奈的挽歌时,

我又该随着片片黄叶,

埋在层层叠叠的尘埃里,

期许着又一轮生命的相遇。

风尘中的蛹,

本是生命的雏形,

化蝶的梦,

只为挣脱尘累,

翱翔自由的天空。

遗憾的是,

这过程太过短暂,

没来得及回味、跃进,

便匆匆地漂游到未知的黑里。

百转千回,

却又换了装容,

你不认得我,

我也不记得你,

尚在依稀的形容中,

似曾相识。

风是生命的音符,

又何尝不是生活的旋律?

当我扇动翅膀的时候,

整个世界便随着风的流动,

或轻柔、或热烈地,

上演了鲜活的生命剧情。

奈何的是,

那剧情太过跌宕,

时而柔情似水,

时而如巨石压顶;

时而情歌靡靡,

时而恶兽般狰狞。

总让你爱切痛着、笑切哭着,

本该斩断这恼人的情丝,

又不忍心放手,

于是,

便有了剪不断理还乱的恩仇。

草尖上的晨露温润而又清列,

但还是忍俊不住它的晶莹,

悄悄地偷猎 它的甘醇。

花儿自在地绽放,

挥洒着本有的芬芳,

我却视而不懂它的纯情,

贪婪的直扑它的心蕊,

饱尝它撩人地甘醇。

偷猎,

是生命的本能,

却消解了爱的本真;

猎奇,

是人性的贪心,

却被满足所困。

在饱尝了醉心的美味后,

依然倍感饥渴难耐。

是欲壑的无底,

还是灵魂的空虚?

在这无边无际的猎原上,

信马由缰,

而又困顿彷徨。

花的世界里,

你我都在索取着周遭的缘分。

只是,这贪取得伎俩

早已被魔王识破,

它唱诵着迷人的咒语,

挑动着你的妄想,

诱惑着你一次次前往,

直到遍体鳞伤,

骨碎心亡。

苦厄由此来临,

你哪里知晓,

那贪婪的满足欲会撑破肚肠,

那蜜中的利刃早已虎视眈眈,

让你骨断筋残、病入膏肓;

腐败的妄想,

恰似七月的毒蛊,

浊噬了良知,

智残德亡,

在滚滚的尘烟里,

把慧命埋葬。

慈师说:

“在生命的猎原上,

你我都是猎物。”

诚然,

那真正的猎手,

总是在阴幽的黑里偷窥着时机,

时时地奉上醉人的安逸,

消解你的睿智,

鼓荡着你的沉迷

在看不见尽头的庸碌里,

忽而亢奋、忽而悲涕。

身在尘世,

心已在魔坑。

那猎手的名字你或许知晓。

人儿呀!

为啥非要等到大难临头,

才想起寻一根救命的稻草,

才想起自己的灵魂需要打捞?

却在庸常的琐碎中自慰、欢笑,

把黄金般的岁月,

消磨在四季的轮回中。

因为那风沙太浓,

淹没了你清澈的眸子;

澄明的心智,

灰蒙的只看到满目的尘埃,

折射出的五颜六色的风景。

还以为那是美丽的彩翼,

还以为那是自己的妩媚,

还以为那就是最真实的生命,

还以为那就是世上的唯一。

你哪里知道,

那不过是荒诞的念头幻化的情绪,

瞬息万变、来了又去,

你想抓住它的尾巴,

却发现,

它早已灰飞烟灭,

消失在茫茫的虚空,

不见了踪迹。

你不知道它还有另一个名字,

——“客尘烦恼”。

客尘就客尘吧,

反正世界就是尘积的真身,

你我何尝不是芸芸中的风尘?

只是,

这一波波风尘无穷无尽,

演绎不尽飘摇无奈的人心。

一旦片刻的小憩,

那搅天的失落就会如魔鬼,

变幻成狰狞的恐惧。

师尊说:

尘劳即烦恼,

烦恼即菩提。

怎奈,

总喜欢在尘劳中快乐地游戏,

总喜欢妄想着苦痛不会来临,

总喜欢幻想下一刻的称心,

总喜欢用努力换来想要的命运。

直到磨难不期而至,

绝望的泪水洒满衣襟。

昔日的矫情和聪明,

也参不透烦恼中的消息。

所有的自以为是,

挣不脱痛苦的呻吟。

所有的个人成见,

掩藏了生命的至纯,

让你云里雾里,如梦如昏。

你听,

清凉的梵唱总在明空中回荡,

怎奈被咧咧的风声,

叫嚣得变了模样。

只听到啸卷天地的情歌,

只看到七情六欲的风车,

卷起千重浪,

似滚滚洪流一泻千里,

奔涌而去

从不不回头……

忽听得牧童在吟唱:

滚滚长江东逝水

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

寂兮廖兮,

何处是家乡?

归去来兮,

几时回故乡?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