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最新版 >> 【雪漠禅坛】动态 >> 正文

关于图书展柜,你想了解的在这里——北京王府井书店雪漠图书专柜活动筹办者专访

2021-08-12 09:42 来源:www.xuemo.cn 作者:卓超 浏览:643086

 

关于图书展柜,你想了解的在这里……

——北京王府井书店雪漠图书专柜活动筹办者专访

受访者:徐玉娇、宋丽欣、宝姐姐

采访者:卓超

如果有幸打开了这篇文章,并且进一步展开阅读了,您可能对当前读书和图书的现状是有所了解的;尤其是书店经营的艰难处境。而同时,许多读却者争相在各地开办了作家雪漠图书专柜,可能是咖啡馆、书店、酒店、学校,甚至眼镜专卖店等等。而作为图书市场标杆的首都北京,几个大型书店的作品专柜却一直没有成功启动。

20217月,几位北京读者又进行了新一轮的尝试,并在位于热点商业区、历史最悠久的王府井书店打开了局面。

北京王府井书店的雪漠图书专柜到底是什么样的、她们经历了哪些困难、获得了哪些经验、未来有哪些畅想?不如直接听听她们怎么说。

卓超:什么是雪漠作品展柜?最近在北京王府井书店正在筹办雪漠图书展柜。大家都非常高兴,同时也有很多问题想请教。首先,请问什么是书店的专柜或展柜?

徐玉娇:在书店里,图书按照某一个主题将相关的图书摆放在一起,方便对这个主题感兴趣的读者集中地看到这些图书,这就是专柜或者展柜的最基本形式。

卓超:我看到在书店里面有两种摆放的形式,一种是沿着墙边的常规的书柜,另外一种是楼层中间的类似摊位的形式——这种叫展柜,是么?

●徐玉娇:对。沿着墙边摆放的是专柜,在中间过道附近摆放的是展柜。

卓超:那雪漠老师的作品两种摆放形式都有么?

宋丽欣:目前设立的是展柜。

首先,雪漠老师的作品有突出的文化和思想内涵,我们认为展柜的形式能够凸显出它们应有的价值,所以我们首选展柜,它的宣传效果更佳。同时,展柜一般是阶段性的,而专柜是长期的,我们都会兼顾,利用暑期学生读者流量大的特点从展柜开始,未来也会开发专柜的形式。

此外,王府井书店目前还没有引进雪漠老师全部作品。我们希望通过展柜和专柜促进雪漠作品的销售增强书店的信心,以后可以配置更多雪漠老师的作品。

王府井书店雪漠作品展柜

卓超:目前展柜有多少种书呢?

●徐玉娇:王府井书店图书销售有五层,配置的雪漠作品以文学类作品为主,集中在四楼。

目前,书店四楼有雪漠老师二十多种书,在展柜上都已经摆上了。其他楼层也有一些雪漠老师的其他作品,但是,四楼的展柜不能放其他楼层的书,所以这些作品并不包含在展柜里。这也是大书店的限制——小一些的书店没有分楼层的管理,因此也没有相应的限制。这可以说是一个幸福的烦恼。

卓超:我看到在书店里有一些其他的展柜。那么,我们的展柜特点是什么呢?

●徐玉娇:我们这个展柜是以雪漠这个作家为主题向书店申请的展位。今天也听楼层经理讲到有个读者来书店专门要找雪漠老师的书,那么这个展柜通过对雪漠老师作品的统一展示,方便了这位读者翻阅他的书。

卓超:我理解展柜可以有不同的主题,对么?比如我看到除了作家,还有推理小说。反过来看,如果不做展柜会怎么样,做和不做有什么区别?

●徐玉娇:任何产品的营销都很重要,一个产品不做市场推广是不可想象的。

■宋丽欣:除了商品营销的必要性,我们还有重要的理由去做展柜。首先,我们是作家雪漠系列作品的读者,我们都在书里收获了快乐和智慧,我们愿意去分享这些好书给更多人。

同时,大家都知道现在网络营销发展非常迅速,但是同时也挤压了实体书店的空间,甚至我们自己也很自然地忽略了它。但是书店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一方面,显而易见的是,各种商品的厂商其实都会线上线下并重,互为补充;另一方面,纸质书对一个爱书人尤为重要,他永远希望能看到书、摸到书、闻到书的墨香。图书馆,虽然是一个看似很自然的场所去看书,但是它给人的体验是手续繁琐、而且新书普遍不足,很多新书都以电子书为主。因此图书馆远远没有书店能提供的与书接触的沉浸式体验。

其实,最重要的是我们自己,通过图书推广活动,直面挑战,解决问题,成长我们自己。

卓超:经验和教训就您所知,以前雪漠老师的作品做过展柜么?

●徐玉娇:有啊,其他许多城市都有,我知道的比如在青岛、湛江;而且他们做的很早,发展也不错。比如湛江,当地的销量非常好,业务成熟,而且经常开读书会,有显著的影响力,甚至有官方媒体主动宣传他们的活动。

■宋丽欣:雪漠图书专柜我之前也办过,但不是在书店,是在我家附近的一个眼镜专卖店。

卓超:眼镜店?

■宋丽欣:是的。办了一年多时间,前段时间因为装修才暂停了。眼镜店其实也是个合适的地方,配眼镜的学生很多,他们多半会在店里等候验光、配镜。这时候按一般的习惯就是要刷手机了,无聊嘛。这时候专柜就放在等候区,正好随手拿来翻阅,这是免费的。如果他们愿意买,可以直接由店家销售。其实,是在店里买还是在网上买都随意,关键是有了对书的展示和直接的接触。这是纸质书的特点和优点。

◆宝姐姐:我就是通过雪漠图书专柜才第一次接触到雪漠老师的作品的。当时是陶子老师在我们化蝶汇设立了雪漠图书专柜,还送了很多雪漠作品。我是最大的受益者。

我当时以为雪漠图书专柜应该遍地都是了,但发现还没有,所以我想我也要尽量参加雪漠作品的推广,让更多的人受益。

卓超:那您参加过哪些活动呢

宝姐姐:在北京的各种书展我都参加了,一个没落,比如:BIBF(北京国际书展)、朝阳公园书展、前门书展、国际展览中心书展。我也参加过化蝶汇书屋的雪漠图书专柜设立。这次在王府井书店的雪漠图书专柜是一个大的突破。

化蝶汇雪漠专柜

卓超:既然一直有进行这样的活动,对于相关的经验和教训,可不可以分享一下要点?

●徐玉娇:如果在新华书店或者图书中心做个人展柜或专柜的话,首先要以出版社的名义和书店去谈。据我的了解,如果出版社出面和书店联系,他们通常会愿意配合的,这就要以出版社的名义去申请。除非是特殊的情况或限制,书店一般也愿意将一个作家的书放在一起展售。

卓超:教训方面呢?比如,遇到过什么障碍?

■宋丽欣:有一点可能是在北京,比如王府井书店办专柜比较独特的地方。北京是北方十省图书发行的集散地,而且王府井书店在新华书店体系里有着超然的地位,所以书店的自我规范非常严格。但同时也说明,如果我们在这里可以办成的话,在其他地方应该也能办成;而且我们的操作方式可以作为一个很高的标准供其他朋友学习。

卓超:我听说书店对图书的分门别类摆放是非常严格的,现在雪漠作品展柜是不是是已经突破了摆放限制么?为什么能做到呢?

■宋丽欣:王府井书店四楼主要是文学类图书,我们的展柜中摆放的也都是四楼在售的雪漠文学作品,并没有突破这个限制。就是说这是不允许的,比如放在一楼、二楼、三楼的书,其实现在就没有在四楼的展柜出现。

●徐玉娇:对的。其实并没有完全突破这个限制。只是对于楼层经理有这个权限做微调,可以对本楼层的书进行灵活处理。同时,不同楼层的管理仍然是完全分隔的。

卓超:现在我们在王府井书店的展柜的做法和其他地方有什么不一样么?

●徐玉娇:就我所知,比如湛江的书店就不大,只有一个楼层,没有我们遇到的这个问题。在北京,我们联系的西单图书大厦和王府井书店,他们都是国有大企业,管理起来规章制度也很严格。设立专柜的流程就更复杂。

所以说目前已经碰到了一个障碍,虽然这个障碍不是完全不能应对,但影响还是有的。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的困难么?目前为止最突出的。

●徐玉娇:我觉得首先是要找对人。

卓超:“找对人”?可不可以具体说一下,比如在王府井书店找什么人能直接地促成这件事?

●徐玉娇:这次我找到了楼层经理,他直接对口展柜设立的事务。我们协调出版社向他提出申请,书店就可以启动内部流程,这是成功的第一步。其实,设立展柜本来就是双赢的活动,有利于的图书销售,书店是有意愿促成的。

卓超:大家的力量现在做这件事也不是您一个人,是吧?

●徐玉娇:我们得到外地的读者朋友的热心帮助,一直在给我们提供有益的经验和建议。

卓超:那么,近期有哪几位花的精力比较多?分工是怎么样的?

●徐玉娇:在北京我们有五六位读者朋友一起促成这件事。

■宋丽欣:徐玉娇主要负责前期与书店和出版社的沟通;我和宝姐姐还有卓超配合她进行展柜的落地,例如,图书的准备、物料的制作和布展。针对长期的运营,我们成立了工作组,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分工。

卓超:是不是计划设置驻场导购和推销的人员呢?

●徐玉娇:是的。我们计划,在周末会有志愿者来现场做促销和介绍,这个做法王府井书店也非常欢迎。

卓超:所以说,因为大家都不是专职人员,时间的安排就是另一个挑战。

●徐玉娇:对。所以需要协调大家的时间与各自的工作和生活时间表配合起来。

■宋丽欣:人员和组织是最突出的困难。人的方面,我们都不是专业人员,所以对于专业的问题肯定需要逐步了解,这与进眼镜店是不一样的;大家都有不同的工作和单位背景,工作习惯各不相同。我们必须在活动过程中逐步摸索出大家可以一起有效进行协作的方式和流程。

展柜摆放完毕

卓超:大家其实都是非专业人士,但是我记得你曾经提到过陈老师——一位行内人,她给了我们哪方面的帮助呢?

●徐玉娇:陈老师这次给我们的帮助非常关键。经陶子老师建议我们向人文出版社的陈老师请教设立展柜的事宜;陈老师很快联系了人文社相关的同事,并向王府井书店提出申请;接下来很快书店与我们主动联系,沟通展柜设立的具体流程。然后,我代表人文社承办具体的事务操作。

卓超:就是说,完全以读者的身份有些流程是走不通的,需要有出版社的授权和帮助才行?

●徐玉娇:是这样的。大型国营书店是不对接个人的,所以必须要借助出版社的帮助才可以。

卓超:至少在这次和王府井书店的接洽中是这样的。也许其他书店并没有这么严格。

●徐玉娇:据其他城市展柜设立的经验,国营书店都需要通过出版社。

卓超:展望今天这个展柜正在摆书,刚刚开始运作。接下来和展柜相关还有什么想法和计划么?

■宋丽欣:我们正在考虑,首先,需要进一步了解展柜运营的具体事项;其次,在符合书店规范的情况下,引入更多雪漠老师的作品,比如,原版图书。同时,要促进展柜图书的销售,这样逐步提升与书店的业务粘性。在此基础上,开展读书会和举办新书发售会。未来等我们积累了足够的经验,再开发其他书店的雪漠作品展柜,比如:西单图书大厦、中关村图书大厦、亚运村图书大厦。

●徐玉娇:这两个月正好是暑假,我们先把书摆好,然后在现场进行促销。后续,考虑请一些老师来进行分享和讲座。这方面,楼层经理答复他们非常欢迎这样的活动。

卓超:能不能展望一下王府井书店的雪漠作品展柜未来的发展?

■宋丽欣:打破楼层和图书分类界限,建立一个作家全品类图书专柜,逐步打造作品角,成为北京地区雪漠作品推广和宣传的旗舰店。

◆宝姐姐:我原本也没有固定的想法。但是现在展柜摆起来之后,我倒是有了很多想法,就是对未来的想象吧。比如说:书店的四层这么大,逛起来肯定累,很多人都坐在地上看,那能不能做个雪漠作品阅读角?

然后,四层除了卖图书,还有音像、期刊、外文书;这些形式,雪漠老师出版的作品都有啊,为什么不能引进呢。而且也可以大大地扩充专柜的内容和形式,对北京的读者绝对是一大福利。

另外,线下图书的销售萎缩得很快,所以线下店的价值是什么呢?我认为是展示和接触。尽量多的雪漠作品和形式,人与纸质书、人与有声书的接触,让读者更深度地体会书的魅力;人与人的接触,让读者之间直接沟通交流——我记得我见过一张照片,在三联书店里,读者在楼梯上挤成一堆读书,多么有温度。

真是个温暖的场景哦!

卓超:最后,对于雪漠老师的读者、志愿者和关注的人,有什么建议和想法?

●徐玉娇:我们需要多建立这样的基地,希望以后可以在西单图书大厦的专柜也很快建好,北京还有其他一些大型的书店,如果这些地面店都能建立专柜或展柜,我想这是很多人都会高兴看到的。

在这些阵地上,可以进一步办很多活动,这些活动能把我们凝聚起来,大家也有机会多聚,对于文化的宣传会更有利。可能更重要的是,雪漠作品的读者和志愿者们自然有他们的气质和魅力,参加活动的读者会非常强烈地感受到,这本身就是最好的宣传和展示。

■宋丽欣:其实每一个读者,无论是不是直接参与图书专柜活动,都可以是文化传播的载体,做最好的自己,自然可以随时随地将文化的力量辐射出去。

写到这里,不免觉得有点冗长,访谈的内容几乎是原生态的直接落于文字了。但是,志愿者们的所说所做本来就是最好的故事,并且许多正在或立志开设图书专柜的朋友能从中最真切地感其所感。若您觉得文字粗陋,请多包涵。

穿连衣裙的小读者谈话结束了,正好走来一位穿连衣裙戴眼镜的小姑娘。哦,现在是暑假啊。原来现在也还有学生逛书店的。我不禁想起多年前还是学生的时候,在周末呼朋唤友到王府井逛书店的时光,那可是要骑一小时自行车的呢。这个瘦瘦的身影多少显得有些独单,但又是坚定的。

宝姐姐于是走过去,欢迎她来到这个展柜。小姑娘说起,她其实已经在喜马拉雅上听过雪漠老师的几本书了,所以看到展柜就觉得非常亲近。宝姐姐也热情地向她介绍《一个人的西部》,说这是她接触雪漠作品的第一本书,也特别适合学生。

最后,我们请她给我们合影留念,另有一张也有她在里面。一个欢乐的开局。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