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祝您成功 >> 正文

佩索阿:单调的生活如被奴役的生活,令人窒息

2019-12-17 20:16 来源:www.xuemo.cn 作者:佩索阿 浏览:389370

 

佩索阿单调的生活如被奴役的生活,令人窒息

一切事物的单调包围着我,就像我进了监狱。而今天是我狱中岁月中的一天。不过,那种单调只是我自己的单调。

其实,每一张即便是昨天与我们相逢的人面,在今天也有了完全不同之处,因为今天不是昨天。每一天都是特定的一天,世界上永远不会有另外的一天与之相似。

只有在心灵中,才会有绝对的同一(尽管是一种虚假的同一),使很多事物与很多事物相类聚并且被简化。

世界是由海角和尖峰组成的,我们的弱视症使我们只能看到四处弥漫的薄薄的迷雾而已。

我希望能够远走,逃离我的所知,逃离我的所有,逃离我的所爱。

我想要出发,不是去飘渺幻境中的西印度,不是去远离其他南大陆的巨大海岛,我只是想去任何地方,不论是村庄或者荒原,只要不是在这里就行。

我向往的只是不再见到这些人面,不再过这种没完没了的日子。我想做到的,是卸下我已成习惯的伪装,成为另一个我,以此得到喘息。

我想要睡意临近之感,这种睡眠是生活的期许而不是生活的休息。靠着海边的一个木棚甚至崎岖山脉边缘的一个山洞,对于我来说都够了。

不幸的是我在这些事上从来都是事与愿违。

奴役是生活的唯一法律。不会有其他的法律,因为这条法律必须被人们遵从,没有造反或者另求庇护的可能。

有一些人生来就是奴隶,还有一些人则是强制之下被迫为奴。

我们所有人对自由怯懦的爱,是无可辩驳的证据,证明我们的努力生活是如何与我们般配—因为一旦自由降临我们,我们全会将其当做一件太新鲜,太奇怪的东西避之不及。

甚至,我刚刚表达了我对一个木棚或山洞的愿望,希望在那里接触一切事物的单调,我真正有胆量动身去那个木棚或山洞么?

单调一直存在于我的内心,我知道并且理解这一点,我是否因此就再也不能从中解脱?

到哪里都是窒息,因为无论我在哪里都是我在哪里,当整个事情与空气无关而是肺出现了毛病的时候,我的呼吸还能在什么地方得到改善?

谁说我情不自禁的呼唤着纯净的太阳和空旷的田野,还有明亮的海洋和广阔的地平线,而不会再惦记我的床或者我的食品?

不会再走下八段楼梯来到街上?不再会拐进街角的烟草店?不再会对身边闲的无事的理发匠问候早安?

我们周围的一切成了我们的一部分,以它的血肉和生命的一切经验渗透着我们,就像巨大的蜘蛛之神布下的网,在我们轻摇于风中的地方,轻轻地缚住我们,用柔弱的陷阱诱惑我们,以便我们慢慢死去。

一切就是我们,而我们就是一切。但如果一切都是虚无,那么事情还有什么意义?

一道阳光暗去,一抹突然间阴沉逼人的乌云袭来,一阵微风轻轻吹起,寂静降临了,抹去了这些特定的面容,这些嗡嗡人语,还有谈话时的轻松微笑,然后星群在夜空中如同残缺难解的象形符号毫无意义的浮现。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2016-05-12 14:17
2014-01-26 08:35
2014-10-06 07:53
2014-04-14 08:21
2015-10-04 03:30
2015-06-21 08:54
2013-12-12 08:06
2016-02-28 04:55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