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创意写作 >> 正文

对人生意义的思考——读雪漠长篇小说《西夏咒》随感

2019-12-03 17:30 来源:www.xuemo.cn 作者:年东敏 浏览:1883039

 

对人生意义的思考——《西夏咒》随感

\年东敏(90  硕士研究生

或许由于原生家庭和性格原因,或许是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曾有过这感受,总之关于人生意义的疑惑时常伴随着我。但是我羞于去提,也不太敢轻易向他人交流,我的潜意识告诉我,若是和父母谈这个问题,他们会担心我“胡思乱想”,和长辈谈会被认为是“不务实”的年轻人,和多数朋友谈则多会被当作是“消极的悲观者”!

记得几年前我竟在一位老师的课堂上听到了有关于人生意义的思考:“人生的意义是要自己去赋予的”,那位老师的思考让我对自己时常涌出的意义怀疑有了一丝“释罪感”。但是当我终于有理由怯生生地问那位老师“那人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呢”,老师的回答是,有疑惑的话就去读书,找自己的答案。或许是自己读的书还太少,或许是还没有缘看到自己满意的答案。

读《西夏咒》一半时我是惊喜的,当我看到琼说:“没有意义。那过程,就是意义。”当琼问阿甲没有目的的路也算路吗?阿甲说:“当然是路。没有目的的路,才是真正的路。”,我觉得内心莫名的、浅浅地高兴了好多天。当我和一位可以随心去谈那些似乎毫无意义的问题的老师交谈时,我把我读到的这句如获珍宝的话有些激动和一丝自得地分享给他,他说这其实是蛮通常的回答。我是有一丝丝小失望的,我悄悄想,是我太迟钝而忽视了很多平常的意义吗?

然而,随后我明白,并不是的,因为《西夏咒》中关于人生意义看似平常的阐述,是在让我感到亲切的语境中的,同时我还读到了雪漠老师包容的不会令我压抑的宗教观,并确认意义的疑惑不是不好的事情。我不是一个无神论者,我也不是一个合格的教徒。我的家人多数是信奉佛教的,虽然并不完全排除心灵信仰,比如我的姥姥,但多数还是出于一种被“庇佑”的世俗情感,(虽不排除每个宗教都会有一些吧);我偏向信仰基督教的弟弟在家里是很聪明的稍稍“沉默的”。

我第一次在家里感到信仰的不自由,是在我随口说出自己当时感兴趣《圣经》的。我记得那是一次晚饭后的闲聊,那位亲戚不悦地说:“你不知道你如果信这个是对你姥姥的身体不好的吗?你不知道她上次回来为了你跑寺庙送还愿的锦旗跑了多远,你还是少接触为好吧……”我很不成熟的争论说自己还并未真正信,更何况信仰是随心的,并不能控制。虽然那位亲戚在愈加的不悦中停止了半呵斥的劝说,我内心却很难受,愧疚、不安、无力、压抑交融。此后,我也和弟弟一样稍微学“聪明”了。

但这篇融入深厚佛学文化的小说并没有给我信仰压抑的感觉,“我仅仅是个信仰者,我永远不会当教徒,永远不会把心灵局限于一个‘小小’的教派,或是‘多多’的宗教。”雪漠老师的宗教观我异常认同。毕竟宗教并不只是拿来谋求利益或者约束人的。关于人生意义的疑惑,我承认当在生活中、在书里找不到回答时,我自己本身是愿意接近宗教的,但我想寻求者很难和“专制”的宗教、信徒“交流”。就像身边有很多一起生活多年的信仰宗教的亲人,却并没有让我对佛教或者基督教产生任何一丝关注的欲望,甚至有了偏见。关于意义一直以来的疑惑却偶然中让我迅速地愿意去了解基督,甚至曾似乎有找到了心灵归处的感觉。我分不清是意义的回答,还是信仰的苦修,让我对这部小说产生亲切感,但至少它让我看到了不同我周边的佛教文化,让我知道我原来还有了解佛教的意愿。从前,我似乎知道它不是我看到的样子,但是我没有给予耐心去探寻深入了解它。就像对基督多了那么一点点的了解也只是出于我的一直悬而未决的疑惑而已。

我对佛教和基督的认识都是来自于自己生活中的感性体验,二十多年来佛教基督两者势均力敌,都不是令我很喜欢,还有一些小反感。记得小时候村子里有信基督的一家子,那个奶奶给我的印象是絮絮叨叨令人想远离的。记得有一次晚饭过后,天色抹黑,那位老奶奶在我爷爷小屋后不小心被一个小木茬绊倒了,她一路念叨着:“魔鬼呀,魔鬼呀,害人可恶的魔鬼……”于是,我们几个看到整个过程的孩子哈哈大笑,那件事无形中让我对基督产生了反感。没办法,人的偏见很容易形成,何况是小时候呀。关于佛教产生明显的反感大概是去年,当我考试失利时,妈妈强拉着我去烧香,并接二连三地去算命,就这样开始的。直到后来,遇见那位朋友和《西夏咒》这本书,让我有了重新认识它们的契机。

那位朋友有着远多于同龄人的由内而外散发的沉静,我觉得安心又舒服,它有着老家基督徒那一家儿媳妇的包容感与沉静,但没有她的过于急切的“传教”,并且是和我相仿的年龄。我知道她的性格气质是有多种因素的,但我却默认为是对神的坚定信仰给她的那种沉静,总之她远在大多数同龄人的浮躁之外。我连着几天迫不及待地怀着一大堆的问题去和她交流,她用比喻,用故事,用《圣经》语录娓娓讲述,因为同在一个地方兼职上课,持续几天的很多小时交流让我感到异常畅爽,因为从来没有人愿意一直听我无聊的问题,听我滔滔不绝而自认聪明的空话,而且她不“灌输”,当我有疑问,问她,她回答。即便她有想法,也完全是疑问的语气讨论地姿态问我,其实她心中有答案。她是我毫无担心被认为奇怪的可以聊“活着的意义的”极少数同龄朋友,我说“你是否会怀疑神的存在?”她说:“我认为神是存在的,就像天是蓝色的一样自然平常。”于是我又羡慕她稳定的信仰层面。因为我内心深处是漂浮状态的,没有坚定的信仰,常常又不能有稳定的心灵支撑,于是意义怀疑便油然而出。然而,我知道,意义怀疑是我和她必不可少的缘契,自然而然她让我打破儿时对基督徒的成见。

《西夏咒》则打破了我对佛学的潜在认识,世界上很多东西,或许我看到并不是它们真正的样子,我讨厌的或许也只是某个形式的它。真正的信仰应该是可以让人更好地活着的。但是,就像小说里“诸行无常,净土也无常?”的疑惑,那既然人生相对于永恒的天堂只是不值得留恋的一瞬,那人生为何还是走入天堂前必有的忏悔之路?或许只是因为人存在?一样没有答案。

     关于“人活着的真正意义”的疑惑,我自觉依旧没有找到完满的答案,但这疑惑足以让我好好活个十年几十年了吧,它让我不断认识不同的世界、用心不期而遇未知的感受,比如那位朋友和这本书,这大概是不完美中的美好吧,就像看到一株曼珠沙华。

  相关文章
2020-04-22 07:23
2015-10-23 13:10
2013-03-24 07:31
2020-02-23 20:25
2011-06-07 16:55
2015-06-17 08:50
2020-04-07 19:42
2014-06-16 16:49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