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历史档案 >> 正文

御厨藏技

2019-10-27 09:54 来源:www.xuemo.cn 作者:来源:《意林》 浏览:235712

 

御厨藏技

作者:水鬼

  咸丰帝大宴群臣,席上,一位老臣牙口不好,一粒坚硬的生豆子不知怎么混进一盘软烂的熟豆子里,这位老臣崩掉了一颗牙齿,糊了一嘴血。

  负责这道菜的御厨葛求图自知难逃责罚,当即溜出紫禁城。

  一路搭船、徒步,亲戚不敢投,也不知自己要去哪里,只知道要离皇城远一点。其时,太平军战乱,所到之处犹如蝗虫过界,路上走的游民个个眼珠子发绿,像一匹匹饿狼。

  葛求图在破庙遇到一个饿得发晕的人,他看不过,把口袋里的一点钱摸了又摸,终于下定决心,去市集上买了几样菜。

  那人见葛求图提菜回来,脸上立马有了精神。

  葛求图不着急做菜,在破庙外来回走,树枝草地上下看,寻找一些可以用的佐料。

  那人在破庙里喊,要他快些把菜做了,他要那人再等等,再等等。

  一锅菜做好,两人围着石头堆的灶,折了树枝当筷子,夹起来开吃。一口菜刚进嘴里,那人的肚子一阵痉挛,缓了半天才吃第二口。

  那人吃到一半,肚子已经没了饥饿感,才断定是真好吃。

  两人吃到最后,那人端起锅,罩在脸上,用舌头将残留的一点汤汁舔得干干净净。

  这将死前的菜可以说是盛宴,只是徒增那人对世间的留恋。毕竟身子早已饿坏,没多久,那人脸上现出死色,嘴巴动了几下,对葛求图说:“你没必要做得那么好吃,做得差一点,兴许我还能多活两天,不过也不重要了。我是熬不住了,吃饱了死总比饿死好。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葛求图把嘴巴贴在他耳朵上,说:“我叫葛求图。”又顿了一下:“原本是个御厨……”

  那人听到“御厨”两个字,嘴巴大张,“啊”了一声,苦笑着闭了眼睛,再没睁开。

  葛求图第二天走到码头,站在一家破旧的小饭馆前,看着招牌上写的几樣家常菜,走进去,点了两个,不紧不慢地吃。吃完,没钱结账,他说要留下来做厨子,老板不同意。他便走进厨房,捞起一块水豆腐,摆在案上,刀声不绝地响,声音停下来,用刀铲起豆腐,抛进水中,那豆腐渐渐散成一根根细丝。

  破旧的小饭馆挂着的招牌上经常变换菜名,口耳相传,来吃的人越来越多。偶有一些吃过酒楼大菜的人来到这里,专事品尝,连说可惜,有意介绍葛求图去大酒楼做厨子。葛求图一笑,连说:“这里蛮好,蛮好,我喜欢这个小地方。”老板还以为葛求图是个极重恩情的人,在做菜上任由他一人发挥想象,再不干涉。

  咸丰七年,连落十数日暴雨,大河决堤,地方大吏入奏请帑,并请拣发八名知县去监工治理河道。陈如海,五十岁中进士,一直闲在京中,这次被委任河监,他带了一个管家和自己的妻子,一路颠簸,途经葛求图的小饭馆,三个人坐下,看了招牌上的菜名,管家笑起来,说:“一个巴掌大的馆子,尽起些花哨的菜名。”

  三人点了五样菜,陈如海吃到其中的一道菜,只觉得味道独特,叫出厨子葛求图夸赞一番,又说:“你这道菜让我想到自己有幸蒙圣上皇恩,吃过的一次御宴。”三人走后,他瘫坐在凳子上。

  次日,他找到老板,说要走人,老板双手撑在膝盖上坐着,说:“也好,你已经帮了我不少,够了,这是我修来的福气。咱这个店小,我也没那个野心弄大,你有这样的手艺,早就该去别处了。”

  “不去,我再也不掌勺做菜。”这句话涌到喉咙,他自知别人不信,又隐忍下去,没有多说话,收拾完行李就走了。

  下了一场大雪,外边白得耀眼,老板想到葛求图,依稀有如大梦,只有这几年积累下来的不少银子让他确信,来过那么一个厨艺了得的人。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2015-03-30 08:40
2017-08-17 16:31
2014-01-19 07:44
2014-12-24 08:17
2017-10-22 11:00
2013-09-25 08:19
2015-04-23 08:17
2014-04-07 08:18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