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小说世界 >> 正文

卡尔维诺:靠喝风活着的新娘

2019-10-22 09:55 来源:www.xuemo.cn 作者:卡尔维诺 浏览:289163
内容提要:从前在墨西拿,有一个富有而吝啬的亲王,他每天只吃两顿饭,每餐也只是一片面包、一片薄得像纸一样的香肠和一杯水。

 

卡尔维诺:靠喝风活着的新娘

从前在墨西拿,有一个富有而吝啬的亲王,他每天只吃两顿饭,每餐也只是一片面包、一片薄得像纸一样的香肠和一杯水。他只用一个仆人,每天只给他的仆人两个塔里、一个鸡蛋和一块比鸡蛋还小的面包。这样,没有一个仆人能在他家待过一个星期,总是干上几天便自动辞职了。一次,他偶然雇了一个仆人,这人是远近闻名的无赖,即便主人对他了如指掌,他也能在主人眼皮底下为所欲为。

这个仆人人称朱塞佩师傅。当他看清了亲王的处世之道后,便来到了王宫附近的一家煤炭铺,找老板娘,对这个既有钱又有一个漂亮女儿的女人说:“老姐姐,您想把女儿嫁出去吗?”

“上帝保佑,我想让她嫁一个机灵能干的小伙子,朱塞佩师傅。”老板娘回答说。

“您觉得亲王怎么样?”

“亲王?你不知道他是个吝啬鬼吗?他宁愿让人挖走一个眼珠,也不愿花一个索尔多。”

“老姐姐,要是您按我的主意办,我敢保证这门婚事成功。您只要说您的女儿靠喝风活着就行了。”

朱塞佩师傅回到亲王那里说:“我的主人,您老人家为什么不成家呀?您已经这么大岁数了,而且时间一去不复返啊……”

“哼!你想要我的命啊!”亲王说,“难道你不知道养活一个老婆就要像流水一样花钱吗?买帽子、丝绸的衣服、鸭绒被、披风、坐马车、看戏……不,朱塞佩,我不干!”

“可殿下您不知道吗?煤炭铺老板娘有个女儿,这个漂亮姑娘只靠喝风活着,钱她一点也不缺,有自己的积蓄,而且不爱奢侈,不爱消遣,也不爱看戏。”

“什么?人怎么能靠喝风活着呢?”

“她拿着把扇子,每天扇三次,这样就能把胃口扇没。人们看到她那张圆圆的脸,还以为她老吃牛排呢。”

“好,把她叫来让我看看。”

朱塞佩师傅料理好了一切,八天之后举行婚礼,卖木炭的姑娘成了王妃。

每天一坐到餐桌前,她就扇起扇子,她的丈夫满心欢喜地看着她。过后,她的妈妈暗地里送来烤鸡和牛排,王妃和仆人再风卷残云般吃上一顿。一个月过去了,卖木炭的老板娘开始活动心眼了,因为总是让她掏腰包,她埋怨仆人道:“我说老弟,我自己掏腰包的日子还要过多久啊?也该让你们那位小气鬼亲王花点钱了吧!”

朱塞佩师傅对王妃说:“知道你该做什么吗?”他在别人面前称她“王妃”,总是王妃长,王妃短的,但私下里却以“你”相称,“去告诉亲王你想看看他的财宝,只是想满足一下好奇心。要是他说怕你鞋底粘出几枚金币,你就说你愿意光着脚进去。”

王妃开始去向亲王提这事,可他总是闭口不应,实在无法说服他。王妃一再坚持,并说她可以光着脚进去,最后终于得到了同意。于是,朱塞佩师傅又对她说:“快,把你衬裙的边缘都涂上胶!”王妃照他说的做了。

亲王撬起地上的一块木板,打开活板门,让她下去。这个年轻姑娘顿时目瞪口呆,那里的金币堆积如山,世界上最有钱的国王的财产也不及这里的一半。她一面大声赞叹着,一面若无其事地摆动着裙子,金币一个一个地粘了上去。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把金币取下来,堆了不小的一堆,朱塞佩师傅把这些钱给了她的母亲。这样,他们继续大吃大喝,而每当亲王看见她摇着扇子时,还总为自己有一位只靠喝风活着的妻子而感到幸福。

有一次,亲王和王妃一起散步,遇见了一个他从未见过面的侄子。“皮皮努,”他对侄子说,“你认识这位太太吗?她就是王妃。”

“是嘛,叔叔,我还不知道您已经成家了呢!”

“你不知道吗?现在你知道了吧。八天之后我们邀请你到家里来吃饭。”

发下这个邀请之后,亲王转念一想,又后悔起来。“这下天知道我们要花多少钱!我这个主意简直蠢透了!”但事已至此,毫无办法:必须考虑准备一顿午餐。

亲王想出了一个主意:“知道我怎么打算的吗,夫人?肉实在太贵了,买肉就等于倾家荡产!我们不买肉,但是我可以去打猎。我得拿着猎枪出去转上五六天,给你带回好多的野味,一个钱也不用花。”

“好,好,亲王殿下,但愿快去快回。”王妃对亲王说。

亲王前脚刚出门去打猎,王妃后脚就让朱塞佩去找来了一个铁匠。“师傅,”她对铁匠说,“马上给我配一把这个活板门的钥匙。我的那一把丢了,我无法把门打开。”

不多时,她就得到了一把能顺利打开锁的钥匙,她走进地下室,搬上来几袋金币。她用这笔钱把所有房间的墙面糊上了绸缎的墙纸,还添置了家具、吊灯,更换了大门,买来了穿衣镜、地毯以及所有王宫里要用的东西,最后还雇来了一个身着制服、手持金头哨棒的门卫。

亲王回来了:“怎么回事?这不是我的家了吗?”他揉了揉眼睛,四下张望了一下,又倒退了回去。“我的家究竟到哪里去了?”他仍在门口转来转去。

“殿下,”门卫对他说,“您在找什么,为什么还不进来?”

“这会是我的家吗?”

“不是您家是谁家呢?请进,殿下。”

“噫!”亲王拍着前额大叫了一声,“上帝啊!这些全都是用我的钱买的,我的老婆……”

他跑进王宫:看见了白色大理石的楼梯和贴着壁纸的墙:“噫!全是,全是,我的老婆!”

他又看见了穿衣镜和镜架、沙发、软床和躺椅。“噫!全是,我的老婆!”

他跑进自己的房间,一头扑倒在床上,半天没有起来。“怎么了,亲王殿下?”妻子问他。

“噫……”他有气无力地说,“全是,我的老婆……”

他的妻子马上派人找来公证员和四名证人。公证员来了问:“亲王殿下,您这是怎么了?您想立遗嘱吗?请告诉我……”

“全是……我的老婆……”

“什么?您说什么?”

“全是……我的老婆……”

“您想把全部财产留给您妻子?好,我明白了。这样可以了吗?”

“全是……我的老婆……”

当公证员书写遗嘱时,亲王张嘴哼哼了几句,便一命呜呼了。

王妃成了财产的惟一继承人,料理完后事之后,她便和朱塞佩师傅结婚了。就这样,吝啬鬼的钱财被骗子侵吞了。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2015-11-22 06:42
2015-08-19 05:44
2014-01-12 07:46
2018-12-26 11:03
2019-05-01 10:32
2013-10-17 08:55
2011-03-17 13:27
2017-12-17 10:26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