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雪漠禅坛 >> 雪漠禅坛 >> 正文

升华人格,实现造命——忆冯宗夷真人

2019-03-09 17:42 来源:www.xuemo.cn 作者:李家学 浏览:2728593
内容提要:本文,除了记载冯道长在凉州时的一些经历外,也有对道家某些法门的误解的一点澄清和一份对道家文化传承的思考。

 

升华人格,实现造命——忆冯夷宗真人

\李家学

 

 缘起

本文陆陆续续前后经历二个多月的时间,在秦汉的多次催促下才算完成。

一来,在道长住世的九十多个岁月里,我亲近他的时间极少,仅在和几位同事照顾他期间有一些接触,而道长自己也很少讲述过往的经历,所以,对道长的生平了解甚少。

二来,对道长的传承脉络所知甚少。道长精通山、医、命、相、卜等法门,但具体的师承,除了知道丹道上的师父是杨理明真人之外,在医术、风水、命理、祝由上的传承出自哪里,并不可考。这些经历,都随着道长的羽化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三来,自己才疏学浅,对道家思想、修证体系、济世法门等了解并不算深入,和冯道长的交往中也没有及时录音、整理。

因此,总觉得现有的资料考证不够详实,难以把冯真人的功德、事迹写全面,就像冯道长遗留在世的传承一样,除邵子神数、神宵雷法、祝由术外,很多东西没有完整地保留下来。

事实就是这样的残酷,有太多的文化瑰宝遗失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

本文,除了记载冯道长在凉州时的一些经历外,也有对道家某些法门的误解的一点澄清和一份对道家文化传承的思考。如有不当之处,敬请批评指正。

 初次拜访

2018年正月二十四,接到研究院工作调动通知,让我和另两位同学前往雪漠老师的故乡凉州工作。

凉州,这块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魂牵梦绕在心头已多年。

这里,是雪漠老师生活了四十多年的故乡。在这里,雪漠老师完成了小学老师到知名作家的升华。留下了“大漠三部曲”、《西夏咒》《无死的金刚心》等名作。沙湾“老顺一家”人的形象、沙漠中拜月的狐儿、亥母洞里的图腾、“大漠孤烟直,长烟落日圆”的千古名句……老顺、孟八爷、兰兰、雪羽儿、石和尚等等人物,早已腌透了灵魂,进入内心深处。

到了凉州后,自然要去拜访一些曾经与雪漠老师交流的人,而冯道长,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位。

刚到武威时,我暂借住在秦汉家里,他家和雷台仅隔着一条马路。住下没几天,碰巧张掖的孙老师来武威出差,于是我有幸和他一道前往雷台观参观。从雷台出来后,孙老师说,雪漠老师有一位道长的师父你知道不?我说,雪漠老师在《一个人的西部》里面写过一位冯道长,不知是不是他?孙老师确认后,我便买上礼物去拜访道长。

道长在雷台景区南门处租了一门面,过去时已经关门,牌匾已拆掉,搬到别处了。正准备回去的时候,我注意到门右侧放了一个不起眼的纸片:知足乐搬迁到东面第二个巷子口,遂往东走了约百米便到了。一个临街的平房侧墙上,印着八卦图及“知足乐”的招牌挂,隔着很远都能看见。

进门后,孙老师把我介绍给冯道长。道长年近九旬,头发乌黑,双目有神,胡须黑白间,声音清亮,精神矍铄,是全真龙门派宗字辈传人,按龙门百字谱:“道德通玄静,真常守太清。一阳来复本,合教永圆明。至理宗诚信,崇高嗣法兴”,排在第二十三代。

全真道教由北宋时期“北五祖”之一王重阳真人创立,主张三教平等,认为“儒门释户道相通,三教从来一祖风”。在宗教组织的建立上吸收了佛教的很多精华,其戒律和佛家有很多相通之处。重阳祖师得道后,在山东传道,度化了七位弟子,史称“全真七子”。龙门派由“全真七子”之一的长春子丘处机真人创立,在继承了传统道家思想以外,更将科仪、戒律、符箓、丹药等道家文化瑰宝重新整理。明清时期道家其他门派逐渐衰落,而龙门派则一度中兴,传承至今。而冯道长则是全真龙门派的传承人,从道长的身体状态就可以看出他在内丹上一定下过一翻苦功夫。

我早年曾接触过道家的几位道长,学习和实践过道家一些入学的法门,在身体的训练、预测、治病上得到过一些证验。后来遇到雪漠老师后,便将这些放下了。没想到几年后在雪漠老师的家乡凉州,再次遇到道家的高人,心中甚喜。

雪漠老师曾说,道家在济世的方便法门比佛家有过人之处。的确,山医命相卜任何一项拿出来都足以济世度人,而冯道长这些法门上均有所成。

道长普通话略带天水方言,一开始只能听个大概,所以初次交谈,还不时需要孙老师做翻译。道长非常健谈,对武威地名在各朝各代的变化、武威的风土人情、地理地貌都了如指掌,对各种典故也如数家珍,称得上是一个活字典。

在来前我得知,道长一生曾在多处地方修道,晚年游历了不少名山洞府。在武威定居前,曾用数月的时间考察武威的风水,对武威的河道和山脉的走向更是摸得一清二楚,并且自带干粮,花数天的时间在当地老百姓的引领下,深入老爷山(属于祁连山山脉)、莲花山、杨家山等山脉腹地,一路上不仅见过孤狼,还见到很多被盗墓后留下的汉墓遗迹。考察后,道长认为武威是一块难得的风水宝地,于是,在老爷山和雷台观一待就是二十年,修道于此,成道于此。

记得,道长的口头禅是:好好好!说到什么都是好好好,即有过来人的豁达、开朗,又透出一份淡定和从容。

因为下午还有工作安排,所以初次见面只有半个多小时。

 道医绝学

几天后,我利用休息时再去拜访道长,一是为了送烟;二是为了求医问药。

初次拜访时,冯道长提到他只抽工字牌雪茄。工字牌雪茄是由中烟集团生产,生产基地只有一个,在四川什邡。什邡雪茄是中式雪茄的代表,与古巴雪茄产地同处北纬30度的“烟草黄金带”,武威本地根本没有这个牌子的香烟卖。

恰好我有一位好友龙先生是什邡人,我便委托龙先生代为购买工字牌雪茄,以优惠价购买了十条邮寄过来,此次送上。

再次见到道长的时候,道长在喝茶。甘肃天水一带人喜欢喝罐罐茶,巴掌大的玻璃杯内放上绿茶,再放到电磁炉上煮,比泡出来的茶味道更香浓。我对茶略知一二,早年花费很多时间、精力和金钱在茶事上。看见玻璃杯内经过冲泡的茶叶叶底宽厚、肥大,一眼便知是云南大叶种的茶。一问,果然是。

道长每年都要到天水老家的一个老乡那里买茶,这几年一直喝云南绿茶,而且一买便是数斤,刚好够一年喝。说起茶时,正值今年茶叶快上市前夕,准备订火车票去买茶叶。我说,云南绿茶首推马邓,汤色翠绿,香味浓郁,回味甜爽,杯不上垢,因有几个朋友在云南做茶叶生意,可以拖朋友寄来。道长摆摆手,指着木碗里的茶说:“我就认这个,喝了好多年了。”也是,茶叶这东西如饮食一样,酸甜苦辣各有所爱。我认为好的,别人不一定认可,于是便不再多说。

近年来,因为长期坐禅,天性又不喜欢运动,我的脂肪肝一直没有好转,正准备伸出手请道长把脉,道长再次摆摆手,说道:“不用把脉,你的病我知道了”。然后,对坐在炉子旁边的干孙女说:“丫头,你闻到他身上的味道了吗?”我心想,果然是高人。我身上有味道,自己却闻不出,道长医术到了这个层面一定是会望气的。说完便拿出纸和笔开方,只有简单的几味药,嘱咐连续喝十五天,脂肪肝就好了。

之后,我到德生堂购药,一划价十五幅药只要八十七元钱。服用后,右肋通畅了许多,即使吃一些肉,也不觉得涨疼。

随后,我非常兴奋地向五舅说了这事。五舅原是精细化工专业毕业,比我大一轮,是同一个属相,近年迷上中医,曾遍访名师学习中医。早年曾拜四川药方宫杨道长为师学医,近年杨道长在深山闭关,难有机会事师抄方,想在医术上要更上一层楼,需要明师指点!道医更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能将其继承和发扬也是五舅一生的心愿。

无巧不成书,刚向五舅介绍完冯道长。舅舅便说,前段时间在火车上遇到一个人晕倒,用针灸扎下去不久便起身。这一过程被同坐的一个乘客看到,然后攀谈起来。交流中那位乘客的家乡在崆峒山的某镇上,一年前得了一个怪病久治无效,经多方打听得知崆峒山有一位姓冯的道长道医了得,常为人治病施药,便找到这位道长,也是几副药后,病除根祛,到现在也没有复发过。后来,当地的百姓遇到大病小病都去找这位道长,导致当地卫生院都收不到病人。卫生院的领导就将这位道长告到县卫生部门,从此,道长便不知所踪。

我知道,冯道长早此年也在崆峒山待过,但不知是不是同个人。再去冯道长处的时候谈到此事,道长说确实在崆峒山住过一段时间,可对在当地看病一事没有多提。于是,我问道长可否收徒弟,并介绍了我五舅的情况。看过五舅的八字后,道长说,人聪明的很、有悟性、有向道之心、能学成。随即,我就把这一好消息告诉五舅,让他择日过来学艺。

道长翻出他的老年手机找一条消息,说秦汉前段时间给他编辑了一个简介,要找出来发给我,找了半天没找到。我拿出来一看,手机确实很老了,便说想送一部智能手机吧。道长摇摇手,说那个用不来。我说,可以用手写的,比你这个好用,您可以给人发消息,方便得很。道长说,好,你得教我。

几天后,道长打电话来说手机收到了,但电话卡不知怎么装。我过去一看,老人用的卡还是大SIM卡,需要剪卡,才能适应新的手机。把新手机拿出来开机,安装上几个软件教道长使用。道长学的很快,演示几次便会了。后来,还学会使用微信。在道长最后的生命时光中,很多好友通过微信转帐的方式给道长带来一份帮助,让道长在最后的日子里心中充满了温暖。

不久后,五舅来到武威,我代为引荐。求学期间,舅舅请教了一些疑难杂症的问题,道长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老人一生行医数十年,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医术高超,更难得可贵的是道长从来没有停止学习,空闲的时候也会看一些医药类的电视节目。对一个病症,会从中医和西医两个方面来辩证分析。舅舅问到的一些病例,道长有时想不起来,也从不糊弄,并如实相告:这个方子我一时想不起来了,想起来后我再跟你说。

因为工作繁忙,我没有参加他的拜师仪式。

五舅拜师时,作为回礼,冯道长将治疗男女不孕不育的方子传授给他。道长说此方有奇效,帮助很多家庭求到了子嗣,也让很多面临支离破碎的家庭重获温暖。五舅在此之前,就遇到过一位不孕的病人,结了三次婚都因为无法生育而离婚。随后,道长又细心地教授了男女不孕不育的病理机制、脉相变化,传授了专门治这种病的秘方和艾灸的灸法,并再三嘱咐五舅,一定要把人找过来,免费给她治,一定要把人治好。五舅在跟我讲这件事的时候,心里感觉非常的温暖。医者仁心,此言不虚。

后来,在道长生病的期间,雪漠老师嘱咐书院筹备组的工作人员,照顾他的日常起居,,也是在这个过程中,我留心记下了一些“医案”,见证了老人的医术。其医案部分如下:

某日,一位武威本地的病患来问药,长期患有鼻炎,晚上鼻腔难受,睡眠质量极差。道长点点头,让我抄方子,随后张口即说:细辛白芷与防风,羌活当归半夏芎。桔梗陈皮茯苓辈,十般等分锉和同。十几味药一气说完,让我甚是佩服,一个年近九旬的老人记性还能这么好。遂向其请教此中秘密,道长说,都烂肚子里了。现代科技带来了许多方便,让人生出许多的懒病。一部联网的手机便可查到无数的资料,但能够将所学烂熟于心,此中花费的时间和精力绝不是我们可以比的。

我从东南沿海的江浙,刚到西部的武威时,很不适应这里的气候。一是因为西部缺少雨水,天气干燥。二是因为海拔的问题,此处与家乡海拔高度差了1400多米。约半年的时间,或是清晨洗漱刷牙的时候,或是上厕蹲马桶的时候,或是吃饭的时候,鼻血总会在不经意之间往下流。

一天,我又到道长的住处向阳小区照顾道长,刚坐下没多久,鼻子又“自然”地流出了血。道长视力很好,嗅觉也很灵敏,见我找纸塞鼻孔。就说:仰起头,拍拍额头,血止得快。我说了此事后,道长让我从电视柜里取出一个塑料袋,里面有一些根状的草药,再用道长喝罐罐茶的罐子煮了水喝下去,喝了四天,后来再也没有流过鼻血。

我问道长这是什么药,道长一时也说不出这味药的学名,只说这是他老家天水一带,在山水中生长的某种植物,以前人们会用这种植物的茎叶来染布,俗名叫什么我也没听清。

一位广州的朋友患有糖尿病,托我问药。道长说:没问题,这个病我冶好的多了。小李(冯爷晚年认的干孙女)父亲是这个病,吃了我的药好了。凉州某幼儿园园长也是这个病,吃了二个月也好了,也没有再复发过……老人家记性颇好,对以往治疗过的案例如数家珍。我的父亲也有此病,问能不能用这个方子。随即打电话给父亲,父亲在电话中将症状问清楚之后,老人家说,完全没问题!由此机缘将这个方子也传给了我。

托秦汉找人买到了这种药,寄回老家。父亲在吃第一次药的当晚,身上便发出很多汗,排出来的汗液的味道如同小便一样骚臭。服药约五六天后,原本每天都要如厕数次尿频尿急的毛病,也恢复如同常人一般正常。

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道长不仅能对亲自来求医问药的病人有求必应,对不能亲自到场的病人,仅通过电话问询病情、症状,通过分析八字也能为其诊病开方。有一位山东的朋友患了急性肠胃炎,胆囊炎,托我问药。道长看了八字之后,结合病人的反馈诊断为脾肾阳虚,水湿内停,气血郁结。开了二个方子,四五天后,病就就痊愈了。道长用药之准确,可以称得上是药到病除,堪称一绝!

 神奇祝由

“祝由”一词出自《素问•移精变气论》,书云:“黄帝问曰:余闻古之治病,惟其移精变气,可祝由而已。“

“祝”者咒也,“由”者病的原由也。“祝由”的概念很广,包括禁法、咒法、祝法、符法,以及暗示疗法、心理疗法、催眠疗法、音乐疗法等,并非仅仅祝其病由而愈其病。近代有学者考证,“祝”是“断绝” 之义, “由”是根“由”,“祝由”即“断绝患病的根由”。

“祝由”多在民间应用、流传,元代列入太医院编制,称“祝由科”,涵盖十三类科目(注1),又称“祝由十三科”。后人认为是“祝由科”是太医院的第十三科,实为误解。

还有一种说法,认为祝由是一人,是湘西辰州(即今沅陵)人,后世称为“辰州术”。此术神通广大,有妙手回春、起死回生之能。据说,湘西有名的“赶尸”也靠这门法术来操控。

祝由术从古时传承至今,因为有切实可行的操作方法和功效,在民间流传至今,如要问其中的原理是什么,师父往往也说不出所以然。引用雪漠老师的著作《雪煮〈道德经〉第一辑》中有一段话,或许对我们理解祝由术有帮助。“西部有很多类似的故事,听起来很神奇,但当地的老百姓都觉得很正常。科学家既然证明了暗物质、暗能量的存在,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也会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或许,我们现在觉得神奇的很多故事,都会成为科学家探索宇宙奥秘的线索。……的故事当作一种象征,这至少说明,人和自然之间有着一种神秘的、说不清的联系。”

祝由有多家传承,我在2010年曾得祝由某一脉的传承,与冯道长所教授的祝由有很大区别,除了传统的存想、符箓之外,道长所授祝由在训练时,还将呼吸、吐纳等功法融入其中。用祝由术会有反噬,在施治的时候,病人的病气或多或少会返入到医者的身体。冯道长传承的这一脉祝由术,注意先内修,使用时需配合护身法,治疗结束后还需要排病。

2018年年中,著名道长学者陈全林老师到西北访道时,秦汉曾安排他与冯道长见面。陈老师对道长评价很高,说他真如古仙所形容的,隐身于医卜之间,在雷台边的小巷里租房卖卜,医道极高,数术通神,懂很多道术,懂丹法,懂得观星象的道法……

内丹的修炼,是龙门派的主要修证方法。冯道长在老爷山修道期间曾下过苦功,有多人亲见道长打坐时,时而腾空而起,时而坐在垫子上。被当地人称为“活神仙”。

雪漠老师说,那是气入了中脉了。

我和秦汉曾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得到道长在呼吸上的指点,在此不赘述。

我想,道长在祝由术上的成就,必然也跟他在丹道上的成就密切相关。

《黄帝内以》中还记载一句话:今世治病,毒药治其内,针石治其外,或愈或不愈,何也?岐伯对曰:往古人居禽兽之间,动作以避寒,阴居以避暑,内无眷慕之累,外无伸宦之形,此恬淡之世,邪不能深入也。故毒药不能治其内,针石不能治其外,故可移精祝由而已。当今之世不然,忧患缘其内,苦形伤其外,又失四时之从,逆寒暑之宜,贼风数至,虚邪朝夕,内至五脏骨髓,外伤空窍肌肤;所以小病必甚,大病必死,故祝由不能已也。

那么,祝由术是不是能包治百病?从上面一段话中我们也可以得到否定的答案。随着医学技术的不断发展和进步,有很多种病已经攻克,但有些病仍未找到合适的治疗方法。

近代大学者钱穆在自述说:“少年时曾目睹其事,谓,某人腿肿,求巫师治病,巫师在墙上画了几道,然后持刀划壁,即有鲜血从壁上流出,及血流尽,患者腿肿亦登时消除。“又说“其理为人所不知,却不得谓之是邪术”。

在接触冯道长的过程中,我没有亲自见过道长使用祝由术。不过,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想到当年在学祝由科时的几个小故事,可以写出来做为一个证验的案例,以雍读者。

2010年某日上午,工作室来了一个约三十岁左右的王女士,说是朋友介绍,脚面上长了一种皮肤病,如掌心大小,颜色发青,如同受过外伤后的淤青一样的斑。找到很多大医院治疗皮肤病专家治疗多年仍然没有效果。虽然不是经常发痒,但总影响美观。用手按压,此处的皮肤比别处略硬之外,但不红肿。祝由科中一种类似“移花接木”的方法,能将病转移。师父便带王女士到室外,找到一棵大树,存息观想,默用某法将“斑”转移到树上。几秒后,王女士大呼:不见了,不见了!

回到工作室,我问她当时什么感觉,王女士说,感觉有个东西从脚上飞出去一般。

某日,在做饭时不幸被菜刀伤切到手指尖,顿时血流不止。遂用到祝由科中“止血”一法,见效非常迅速,不但止血速度快,伤口恢复的速度也比平时快了很多。

还有一次坐火车时,听到不远处一个陌生的孩子在低声哭泣。近前一看,孩子正抱着脚坐在椅子上,袜子上沾了不少血渍。问受伤原因,说是刚上火车时太挤了,被人踩到脚受伤了。看到孩子脸带泪痕,父母又不在身边,无人照顾,心中不免生起悲悯之心。想到祝由科中有止痛一法,存息观想,默用止痛法,几分钟后孩子便不觉得疼了。

那么,祝由科在当代又有什么意义?个人认为,一是救急。如上面说到两个案例一样,在一时没有医护人员在场的情况下可以立即缓解痛苦;二是救“虚”,对一些现代医学检测,查不出来有具体病变的患者,如上面引用钱穆先生的经历相若,不妨试一下祝由。

这也许是祝由科流传几千年仍未灭绝的原因。

 邵子神数

冯道长还是邵子神数的传人,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甚至不敢相信。直呼不可能!

从邵康节时期流传下来的很多证验案例,如同邵康节本人一样,让后世命理学界人士充满无限钦佩与敬仰,又望而兴叹。

邵雍,生于1011年,字尧夫,北宋著名理学家、数学家、道士、诗人,生于林县上杆庄(今河南林州市刘家街村邵康村,一说生于范阳,即今河北涿州大邵村),与周敦颐、张载、程颢、程颐并称“北宋五子”。 熙宁十年(1077年)病卒,终年六十七岁。宋哲宗元祐中赐谥康节。

相传邵雍自幼好学,引起共城县令李之才的注意,遂亲自去邵雍,问:“子亦闻物理性命之学乎?”邵雍回答道:“幸受教。”

这样邵雍就拜李之才为师,学习三圣八卦之学(易学三圣:伏羲、文王、孔子)。据说邵雍学习这些常人看来深奥晦涩的易理时,如有神助一般的能妙悟、洞彻其内涵。加上学识的渊博,闻一知十,融会贯通、很快明白了天地的运动变化、阴阳消长、世道变迁的规律,甚至对微小的走、飞行类动物和草本、木本植物的特性也一样了然于胸。

留存于世的著作有《皇极经世》《梅花易数》《观物内外篇》《渔樵问对》,诗有《伊川击壤集》等。在数千年的命理学发展史上,每一百年平均有二十本以上的命理学书籍产生。南宋时期曾超过五十部,受时代淘汰高达90%,而邵康节的书几乎保留甚今,可见其成就之精深,被后世喻为命理学界旷古第一人。

后来的几百年间,大家都只知道有这些书,但《邵子神数》和《黄极经世》只见其书,不知谁人会用。只留下《梅花易数》一书一直相传至今。

邵康节与《梅花易数》的故事:

据说某日邵康节和友人在外赏梅花时,见到两只麻雀在一个树枝上争斗。片刻,两只麻雀相继落地。邵康节认为不动不占,两鸟落地必有因,随即进行占卜。推断出次日有姑娘来此折花,园丁逐之,惊恐之下必坠地,股(大腿)骨伤。果然,第二天,有一个姑娘到花园采梅花,护园人以为是小偷便去追赶,姑娘受惊吓倒地大腿受伤。

通过故事可见邵康节易学水平之高。

我在学易之初,也听到过一个关于邵康节的故事:

某神仙听到人间有一奇人占卜水平出神入化,此人所在之地庙宇求签的人也少了很多,于是下凡化成一读书人去查验。

见到邵康节之后,便说:听说您断事如神?可否为在下占一卦?

邵康节说:我已经占好了,你把凳子翻过来看。

读书人起身把凳子反过来一看,只见上面一行字写道:某月某日某时,某神仙在此一坐。

神仙见被识破,化烟而去。

《系辞》曰:圣人设卦,观象系辞焉而明吉凶,刚柔相推面生变化。又曰:《易》与天地准,故能弥伦天地之道。仰以观于天文,俯以察于地理,是故知幽明之故。

能断得如此这般出神入化,可见邵康节对易学的领悟及应用之精深。

接下来,简单的说一说邵子神数:

相传《邵子神数》由道家陈抟老祖所传,邵康节整理著述。还有一种说法是吕洞宾传给陈抟。据考据,在明代以前紫薇斗数并未现身。紫微斗数之名,首见于明神宗万历35年(1607年)由第五十代正一道天师张国祥辑成的《续道藏》,其中收有《紫微斗数》三卷,作者佚其名,根据其内容来看,这三卷紫微斗数其实是“十八飞星”之术;清初编《四库全书》于子部术数累计收有术数五十种,不论是“十八飞星”或“紫微斗数”均为在内。也因此紫微斗数被认为来自《续道藏》里收录的“十八飞星”所改良。

著名学者、中州派紫薇斗数传人谈锡永先生(注7)说:《河洛理数》据说发明人亦是陈希夷(陈抟),一个人没必要去发明两种算命术。

亭老的见地,着实中肯。

古人著书,往往“尚古”,喜欢假托圣贤著书立说。如《孔子家语》及《孔丛子》,到乾隆中期考证发现是魏王肃伪撰。《古文尚书》在宋代就有对作者存疑,在清朝初期才找到确实可信的文献证实也是伪撰。

《一个人的西部》中也记载了一个故事:张万儒的父亲病时,找过道长,道长算出他父亲活不过那年正月十二的午时,果然,那天的十一点过三分,老人就落了气。

邵雍自己也曾用此术推算过自己的命数,曾对大儒程颐说过自己阳寿六十七,而且还推出了具体的时辰“七月四日五更卒”。后来邵雍果然死在这一天。

命理学界大多人认为“邵子神数”自邵康节后便已失传,江湖各种版本也是真假以辨。谁知,在西部凉州一个不起眼的平房内住着的老道长竟是邵子门派掌门人,真是造化弄人。说是邵子门派,不是说是邵子传承。如香巴噶举在前七代时,奶格玛五大金刚合修法只传一人,没有形成宗派。

“邵子神数”上断国运,下断自然变化,中通人事。据说能上断四代人,下断四代人,中断命主今生命运。能知命主本人格局、六亲;能断男女将来配偶是何地人、年纪、身高、长相甚至姓氏……

单就数术体系中,各家术理模型的变化而言。“奇门遁甲”由天盘、地盘、九星、八门、九官、八神等元素组成命局,约有5000多种组合。“子平八字”命局由十天干、十二地支、十神、六十甲子、十二生旺库、生克制化等元素成局,约有一百余万种组合。而“邵子神数”以八字命局按河洛数变为基数,综合九宫八卦,先后天八卦,形成一组特定数字对应一个重卦。将命、数、卦归合一体,根据人出生的命局,能极其准确的预测六十四类事。研究人一生运势之变化,祸福之端机。认数理定人之品位,以象理定人之吉凶,以人出生年、月、日、时入卦数推演运势之盛衰,形成独特的数术体系。

在照顾冯道长期间,曾就命理学界的千年难题,请教过道长:对同一时辰、同一地点、出生的双胞胎,多胞胎如何断?

道长说,邵子神数将年、月、日、时四柱在基础上,又把一个时辰分为四刻,同时考虑经纬度的时差问题。这就将数理模型推到了一个极为精确的高度,《邵子神数》一书中,已经涵盖常见的固定命局近九千种。实则,根据时代的发展变化,可以推演出无数种命局。

有一次,我和雪漠老师聊起邵子神数的特点,雪漠老师说,传统命理学如八字,都有一个显著的特色,一个人的八字让十个人批,往往有十种结果,而邵子神数避免了这些问题,有了相对标准的答案。

前几年,凉州有一位妇女向冯道长寻找帮助,孩子因迷恋网络经常离家出走,父母非常担心。以前出走有时会自己回家,有时会向警方求助帮助自己回家。这次出走的时间有些长,父母非常挂念。道长听完要了孩子的八字和姓名,让其父母第二天来。

第二天一早,孩子的父母来了,道长拿出一纸条,告诉孩子的父母,他们离家出走的孩子在某市某县某街道的某网吧。孩子父母赶过去后,找到了这个县区,可那个街道一直找不到。再打电话给冯道长,道长坚定地说肯定在,你们放心,可能是街道变了名字,并嘱咐孩子的父母问一下年长的老人,或许他们能记得这个街道的位置。后来,孩子的父母按照道长的嘱咐找到一位老年人,说街道在数年前改名了。按街道的新名字去寻,果然找到了孩子所在的网吧,与根据冯道长提供的信息丝毫不差。孩子的父母来致谢的时候,冯道长让他们把孩子一起带过来,并当面对孩子说:娃娃,你跑吧,只要你还在地球上,我就能把你找回来!

以后,这孩子居然再也没有离家出走。

在照顾道长期间,也少不了请教了一些风水的核心问题。

冯道长一生曾在很多洞天福地修道,定居武威前,曾花数月时间考察河西的地形地貌、山水走向,对武威的风水形势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未央和秦汉在之前的文章中记录了一些冯道长在风水上的案例(注2、3、4),此处不再重复。以下记录一则我亲身经历的案列:

某日下午,一培训机构的校长见冯道长。进门后,只见这位校长满面愁容。一问方知,第二天该校长要签一个数千平方的写字楼的合同,一部分自己做为新学校来用,一部分装修成办公出租,地点在武威某处靠近法院附近,临街商铺的二楼。因合同金额很大,内心一直忐忑不安,没能下决定,特意来问道长。

道长问,旁边是不是某学校?得到答复后说:坚持不能签。

照顾到这位校长的情绪,道长特意指出,此地几个楼盘他看过的。这个楼盘的开发商是兄弟三人,跟冯道长很熟悉,而且他们一家人近几十年的变故道长也了然于胸。因此对该楼盘的特征做了详细的说明,并特意指出,以前该法院的公章曾多次被人偷回家用以镇宅化煞。

校长走后,我问道长,法院的公章都敢偷,想必有人给出主意。该地以前是不是坟堆就是菜市口。道长说是,此处以前确是衙门处决犯人的地方,怨气极重。还举了几个例子,说明此处不适合人居。

道长得知我曾涉猎过风水一学后,跟我淡了风水上的事情,以及武威当地风水格局、缺陷。我早年曾学习过八宅派、金锁玉关、杨公、三元等家风水,理气和形势均有涉及,但很多东西只知道用,并不知其所以然。

在谈到武威的风水格局时,道长说,武威在过去的许多朝代做城市规划的时候,也做过一些弥补,雷台、海藏寺、文庙等五处寺院选址就有风水上的考虑,但几处都因测量不准确,起到的效果有限。

武威地区地处黄土、青藏、蒙新三大高原之中心。河西走廊最东端,东临兰州,西通金昌,南依祁连山,北接腾格里沙漠,是河西走廊重要的交通隘口,也是新疆与内地联通的关键交通通道。在地势上,西部高山区地形高峻,山坡陡峭、海拔多在3000米以上。南高北低,由西南向东北倾斜。气候上,民勤及凉州的平川区年均气温在7~8℃,阴雨少,光照充足。大部地区全年降水稀少、干旱。祁连山高寒地区年降水量只有250~260mm,中部冷温带降水量年均150~250mm,北部沙漠干旱区降水量在150mm以下。武威东、北地势低洼。东面,按八卦上位上称为震卦,主行动力,卦德为奋励。北面,按八卦方位上看称为坎卦,民勤一带为武威的北方,又临近沙漠,多贫穷劳碌……武威人没有南方人的那种拼搏、创新精神,喜欢享受,不爱积蓄和武威整体的风水格局吻合的。道长通过武威的风水,解读了武威人的性格特点和风土人情,这与雪漠老师在多篇文章中提到的内容非常契合。

都说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此中孰轻孰重,又有几个知?

在亲近道长期间,对阴阳宅立向,纳气等存疑的问题向冯道长请教。道长将其一生风水心得倾囊以授。

当年谈锡永先生授香港《经济日报》邀请开设一《平淡》专栏时,将《沈氏玄空学》(注5)公诸于世,公开了蒋大鸿(注6)的一些秘诀。又有内地二位风水大师尤惜阴和谈养吾附和,《沈氏玄空》一派迅速火便大江南北。亭老说,沈氏实得诀未全,“三诀”(安星、排龙、收山出煞诀)仅得“一诀”。

后人普遍认为学习子平、风水各家都是易学难精,不容易探得其玄奥。雪漠老师在《老子的心事——雪煮<道德经>》第一辑中写道:“过去是传功不传窍,传窍不传诀,传诀不传火候的。为什么不传?不是不肯传,而没法传、很难传。没有修到那个层次,他没法给你传。所以,玄关是修道中非常重要的一关,过得了这一关,就有可能道成;过不了这一关,就成不了道。”

除了洞悉阴阳五行变化之理外,易学上的玄关,便是经过多代人验证过的规律性的经验形成的“诀”。得不到“诀”,便不算真正的入门。百二十家地理,得诀者甚少。

冯道长传承的这些“诀”后来纳入了“坛城风水”体系中,成为“香巴智库”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传承

在传统文化的传承中,非常注重师父对徒弟德行的考察,考察期从数年至数十年不等。

俗话说,考察其间是三年挑水,三年砍柴,三年洗脚的说法。看过《无死的金刚心》的朋友都知道,司卡史德为成就琼波浪觉的心性,先是将其卖入神庙当了一年的“神奴”,又经过现实、梦境、魔桶中的各种考验才有缘得见奶格玛。目的无非是磨炼和成熟求道者的心性。

我曾亲近过一位坤道——杨师。杨师法缘极好,早年在佛家寺院出家,后来师父观察到她和道家有大因缘,亲自将杨师送入道门。杨师先后拜过八位师父,均是经过考察数十年,在祖师父生命的最后的一二年的时间,才将自己一生的绝技传给她。

电影《百鸟朝凤》中,焦三爷在选择接班人的时候,选择了一个看似很笨的徒弟,拒绝了“聪明”的徒弟。可见,人品端正、德行才是考察的重点。

冯道长也曾发过毒誓,邵子神数只传予有德之人。此前,有多人愿意出数万元学费向他学习邵子神数,都被冯道长婉言拒绝了。而道长多年来一直在关注雪漠老师事业上的发展,对雪漠老师出版的书籍中承载的文化价值高度的认可,而且大有望尘莫及之感。

雪漠老师近年来著书立说,不遗余力地传播中国传统文化,将中国创痛文化推到了一个更高的生命纬度,是真正的中西文化集大成者,这些冯道长都看在眼,也曾对武威的糖僧居士说,邵子神数非雪漠不传。

其实,邵子神数也好,祝由、神宵雷法也罢,这些东西对雪漠老师来讲并不重要,难得可贵的是冯道长对传承人类文化的一片真心。

命理学自汉代兴起至今,已经有1800多年。虽不乏有徐子平、刘伯温、蒋大鸿、邵康节等易学大师出现,在民间影响至今。但由于传承和传播等诸多问题,加上各种骗子借数术之名故弄玄虚、装神弄鬼、骗人钱财……命理学一直都属于“三教九流”,难登大雅之堂。去想,非雪漠老师这样的文化大家,才能将命理学发展到文化的崭新高度,摆脱不入流的尴尬境地。

雪漠老师参加完冯道长的追悼会后,对我和几位志愿者说:“我将来一定要讲五行学说,要去除命理学中的糟粕的讲。我们不是教人算命,而是教人造命,让人人都能看得懂。让人一看自己的命局,就知道自己有什么样的基因缺陷,能对照自己的缺陷完善和升华人格、实现造命!”希望雪漠老师能够尽快将其研究的“五行哲学”文化出版,让优秀的中华传统文化能与时俱进,得以真正的传承!

注:

1、祝由十三科包含:一曰大方脉科,主治伤寒痰喘,及一切内症。 二曰诸风科,主治麻木痈痪,及一切中风。 三曰胎产科,主治胎前产後诸病,及一切妇科异症。 四曰眼目科,主治青盲白翳,及流行眼疾。 五曰小儿科,主治惊风潮热,及一切幼科杂症。 六曰口齿科,主治牙痛鱼鲠,及一切喉症。 七曰痘疹科,癰疽疔毒,及淋浊科。 八曰伤折科,主治压伤骨断,及跌打损伤。 九曰耳鼻科,主治耳聋鼻衄及一切耳鼻病。 十曰疮肿科,主治癞疥顽癣,及无名肿毒。 十一曰金簇科,主治箭伤枪伤,及刀斧铁器伤。 十二曰书禁科,主治镇邪驱鬼,及辟毒截疮。 十三曰砭针科,主治疯癫,及筋骨疼痛。

2、《文化命脉、心心相传—记冯宗夷真人》

http://xuemo.cn/show.asp?id=1977

 

3、《文化的弘扬,薪火相传》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ODE4OTA0Mg==&mid=2651833573&idx=1&sn=87c68f333dd6eb36ef08c5cce7daa9b1&chksm=bd35e6788a426f6e3934d5d75174b30a76b042dd34e9b54912933b36e04f837702e1a2e0b8f9&mpshare=1&scene=1&srcid=1128TfOkeQg0Xw6QVlxpX8Vj#rd

 

4、《这一场告别,任重道远——冯宗夷真人追悼会散记》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ODE4OTA0Mg==&mid=2651833593&idx=1&sn=1157494ab271e316868e8bba7e7a12aa&chksm=bd35e6648a426f72d2a36b88b6f6632245ca2151f4f95a5846c2aa349afb94cc201066cc91ce&scene=0#rd

 

5、沈竹礽,清末浙江钱塘人,生于道光年间。清末著名风水师、堪舆学家,玄空风水学重要人物。平生最恨蒋公(将大鸿)言多晦涩、秘而不传。穷一生精力,将历来视之若秘之玄空风水学苦心研究,更不吝传授与后人,可以说是对近代风水学研究者影响至大的人物之一。

6、蒋大鸿,明万历年出生,著有《地理辩正》、《平砂玉尺辩伪》、《天元五歌》、《阳宅指南》、《水龙经》等书,对后世影响极为深远,被后人尊称为“地仙”。

7、谈锡永先生,王亭之取“妄听之”之意,系其笔名。

  相关文章
2017-01-13 13:41
2014-04-30 04:55
2014-08-18 03:17
2015-01-03 17:33
2014-09-13 04:10
2015-08-15 13:24
2014-01-30 04:28
2012-04-27 11:08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