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大千世界 >> 正文

黄河岸边的撒拉人

2017-10-01 15:47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韩文德 浏览:1338348
内容提要:自称是浪尖上舞蹈的民族,只要有一锥之地便可舞蹈。

 

黄河岸边的撒拉人

 

\韩文德 (撒拉族)

 

  黄河从源头巴颜喀拉山北麓一路向东,浩浩荡荡,犹如成群的雄狮、无数匹奔腾的马群,穿过雪山草地和峡谷,冲出公伯峡便是循化这片平川。流到这儿,黄河忽然变得异常温顺,平缓而宽阔。这就是撒拉人世世代代生活的地方,两岸的村庄在核桃树、梨树、杏树、苹果树的掩映下,排列得错落有致,显得既宁静幽雅,又温暖祥和。

  走进青海循化,骆驼泉是必定要去的先祖圣地。相传13世纪上半叶,跟随成吉思汗二次西征的队伍,撒拉人的先祖牵几峰白骆驼,举族东迁,历经千辛万苦。在翻越奥土斯山时狂风大作,暴雨倾泻,慌乱中走失了驮经的白骆驼。人们找了三天三夜,终于在一个名叫“街子”的地方找到了静卧草丛的白骆驼,但它已化作了一眼泉水。从此,骆驼泉就成了撒拉族的发祥地。

  在骆驼泉边的三兰巴海村,我随意推开了一家大门,映入眼帘的是北方四合院式、土木结构的平顶房,北房造型庄重大方,装修精巧,色彩明快,幽静雅洁、深邃含蓄。或许缘于对美与善的向往,撒拉人生性爱花,从骨血里喜欢各色娇美的花朵。这家的庭院里栽培着核桃树、葡萄树、苹果树,房前屋后大片大片地种着牡丹、月季、秋菊,一位头顶白圆帽的长胡子老人,正在午后和煦的阳光下喷水修剪,蜂蝶蹁跹,花香四溢,真是畅朗轻盈的神仙日子!他们爱花如命,还把花卉绣上被面、鞋面,绣上枕头,甚至刻在房屋的大梁檩子上,称之为“花槽”。“花槽”一般有十几道图案,层层叠叠,千姿百态,花纹精细精美,令人叹为观止。

  撒拉人男子个个英俊潇洒,脸部长相棱角分明,目光深邃坚毅,胆识过人,气度非凡。他们说“地靠务劳,人靠勤奋”,纵使磨破脚板,,烂了肩头,也从不坦言生存的艰辛,不为谋生张口行乞。他们曾为谋生做“筏子客”,把上游的木材沿着河流贩卖到下游的兰州、包头,赚取浪尖上的微利,以养家糊口。他们说“火心要空,人心要实”,宁肯为一句简单的诺言赴汤蹈火,也不愿背负为名为利的污言浊语。

  撒拉族的女人更是花朵中的花朵。撒拉族诗人马丁曾在一首诗里这样描绘撒拉族女子:“竹子的身段,葡萄的眼睛,樱桃的嘴,阿里玛。”简直就是美轮美奂的一幅图画!

  撒拉族女子天生娇艳,美丽动人。一条飘逸的绿盖头下掩藏着撒拉族女子的羞涩与梦想,她们就像天池山上笼罩的云雾,似梦似幻的一团光晕,胸腔里翻滚着爱情的激浪,却只在嘴角的酒窝里旋转,从不荡漾波浪;她们向往美,向往刻骨铭心的爱,却把一头秀发藏在绿盖头下,只让心爱的男子一睹华美。

  绿盖头下的撒拉女子并不常抛头露面,偶然邂逅村头巷尾,必定像惊鹿般沿着墙边低头而过,她们痴情却很羞涩,从不把爱和思念挂在嘴上,从不在人前与陌生男子搭腔说话,只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唇齿间含一方“口弦”轻轻地弹奏,忧伤地倾诉思念的衷肠。

撒拉人热爱流过家乡的黄河,敬重这条河流,他们说黄河是一片流动的土地,自称是浪尖上舞蹈的民族,只要有一锥之地便可舞蹈。他们说这是撒拉人的黄河,是先祖第一滴汗水的延伸,每一峰浪尖,起舞一部民族历史,他们说撒拉人的血脉里流着黄河的波峰浪谷,回荡着高厚的诗意。

——刊于《人民日报海外版》(20170930日  第 07 版)

 

【回放】雪漠读书汇掌门直播请扫描下图二维码登录观看

 

 

 

  相关文章
2013-07-27 06:34
2014-05-26 06:36
2012-07-21 08:15
2016-02-23 11:52
2014-07-12 07:29
2015-09-11 08:05
2014-11-30 07:40
2016-05-11 14:39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