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雪漠禅坛 >> 雪漠禅坛 >> 正文

宠辱之间会天机——雪煮《道德经》之十三

2016-05-29 07:38 来源:www.xuemo.cn 作者:古之草 浏览:33197994
内容提要:对荣贵的向往,对富贵的向往,和对身体的执著是一样的,都是生命的一种大病。

 

 

宠辱之间会天机——雪煮《道德经》之十三

2016528日晚七点,雪煮《道德经》如约在“雪漠常谈”微吼直播间进行,由雪漠老师为大家深解《道德经》之十三章“宠辱若惊”。对于“宠”也好,“辱”也罢,在日常生活中,是我们经常遇到的一种心灵状态,其起伏的大小,完全可以折射出一个人的修为和教养。所以,要想实现自我的超越,就要正确地看待宠和辱,明白其背后所蕴藏的天机。

任何事物都有它的两面性,是双刃剑,把握好了,可以升华生命;把握不好,便可堕落,甚至不可收拾。比如烦恼、痛苦、欲望,看不破,就会被裹挟,被席卷,是灾难,是违缘;看破了,即可借此实现另一种意义上的超越,是一种助缘。比如身体、荣贵、金钱,也是如此,都是双刃剑,在不同的人的心中,其代表的东西不同,意义也不同。再比如,最近雪漠老师开建了“分答”在线付费语音问答栏目,在平静的湖面上投掷了一枚小小的石块,便惊起了诸多的涟漪,对于“付费”这一举动,不同人的心中,有着不同的解释,也有着不同的行为。这也正如雪漠老师常说的“世界是心的倒影”。

老子在《道德经》里教给我们的都是“帝王之术”“无为之道”,所以每一章的结构都是首尾呼应、浑然一体。既独立成章,又与整部《道德经》的精神相契合,故,在解读的过程中,我们一定要统领整体,既要进入,又要跳出来,这样才能更好地正确地读懂《道德经》。

那么,面对“宠”,面对“辱”时,为什么会“宠辱若惊”呢?因为“贵大患若身”。何谓“贵”?宋朝皇帝宋徽宗,则将“贵”解释为荣华富贵的意思。雪漠老师说:“荣贵是有大祸患的,就像人的身体一样。人因为有了身体,所以有了祸患。所有人的烦恼、痛苦都源于身体。”雪漠老师进一步解释说:“在宠和辱之间,因为心中有贵,希望自己有权威,有威信。而贵和富不一样。贵,更多的是一种权威、敬仰、地位。富,更多的是财富。所以,有些人有富无贵。”“对荣贵的向往,对富贵的向往,和对身体的执著是一样的,都是生命的一种大病。”

在长篇小说《无死的金刚心》里,雪漠老师写到了印度八十四大成就者卢伊巴和国王巴普的故事,因为他们都曾经做过王子或国君,所以身上有一种“贵气”,破不了执著。为了消除对“贵”的一种执著,所以卢伊巴选择吃肮脏的鱼肠,而巴普选择在神庙里伺候妓女,其目的都是为了破除对身份、对尊贵、对傲慢的执著。这便是典型的“贵大患若身”。所以,雪漠老师说,自以为“贵”的人,修不了道。因为他不能忍辱。如果别人挑战他的“贵”,就会变成“辱”,就会若惊。

日常生活中,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我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或多或少地存在着那种“贵气”,你不一定是政要,不一定是高管,也不一定是“富二代”“官二代”,即使是一个普通老百姓、社会最底层的人,都有一种“傲慢”和“优越”,都有一种所谓的“贵气”,那种气息是渗透于生命之中的,很难破除。但,很多人是不自知的,根本不知道其存在。所以,命运中一旦出现“大患”,其实都是自己造成的,与他人,与外界无关。所以,雪漠老师说:“我们要超越人间的荣辱,安心于对真理的实践。哪怕别人把我们叫牛,叫马都不要紧,心不为动。自己的富贵、荣耀、屈辱、潦倒,都不要在乎,不动心。要和光同尘,在淤泥中长出自己的莲花。”

人,有时得宠时,往往会感到意外、惊喜;而失宠时,又会感到失落、不平衡,所以得宠也罢,失宠也罢,其实都是自己的心的一种感觉和反映。老子说“宠为下”,有时候所有得宠者,实则在受辱。雪漠老师这样解释:“很多时候,我们对别人的帮助是他不需要的,他反而觉得受辱。所以,在帮助别人的时候,一定要看别人需不需要。不是盲目地、施舍一样地帮助别人。”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不管是道教,还是佛教,都非常注重“性”与“命”的修炼。“性”便是心性、精神等,“命”即是身体、肉体。根据入道的方式不同,佛、道各有侧重,各有所长。而道教中注重的长寿、养生、强身健体等理念,都源于老子的《道德经》。老子告诉我们,爱惜身体是最基本的。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身体都不爱惜的话,他是不能“托付天下”的。而在佛教的修行中,以破执为主,认为“身体是修行的道具”,最终是要破除身执的,也即我执。所以,不管是佛教的破身执也罢,道教的重身体也罢,雪漠老师认为都是对的,就看你自己的追求怎么样,你选择什么样的成就。

在讲座的最后,雪漠老师将这一章做了简单概括,他说:“对身体适度地爱,但不要过于地爱。遵循它的规律,尊重它,爱它,毕竟它是生命的载体。要按时地作息,科学地饮食,每天及时地进行锻炼。像爱惜自己的身体这样爱惜自己的事业,爱惜他人。我们没有天下,那我们就爱自己的家庭、事业、朋友,像爱惜自己一样爱他人。像老子那样爱自身那样爱天下,那么,我们能不能也像爱自身那样爱天下,爱天下那样爱自身?慢慢地,将爱自身的爱放大出去,把爱天下的爱收摄于心,达成一味。宠辱不惊,物我两忘,逍遥自在,度过一生。”(古之草)

 

【回放】雪煮《道德经》微吼直播间

 

http://e.vhall.com/user/home/12930954?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