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域外传真 >> 正文

德国临终关怀:直面老人死亡的养老院

2015-10-21 07:47 来源:www.xuemo.cn 作者:知学学院 浏览:21259434
内容提要:临终关怀的目的不是延缓病人生命,而是尽可能减少病人的痛苦,使之坦然愉快地走向人生终点。

 

德国临终关怀:直面老人死亡的养老院

 

20多年前,在其他很多国家还没有关注临终关怀时,德国的养老事业就开始了主题性研究,现在,临终关怀已成为一个重要的比较专业的公开主题。

在德国,临终关怀中心有两种:一种在医院,通过药物、机械护理的临终关怀,属于技术性关怀。另一种通过人文关怀、护理、辅助治疗等,属于人性关怀。

世界上第一家临终关怀机构是英国女博士桑德丝1967年创办的“圣克里斯托弗安息所”,为临终病人提供服务。20世纪后,临终关怀医院如雨后春笋般在欧洲成立。

德国的临终关怀体系从20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建立起来。汉堡目前一共有7个临终关怀中心,包括一个专门为孩子设置的临终关怀中心。临终关怀的等候期大概在十天到十四天。临终关怀中心不属于政府,而是慈善机构,有很多志愿者义务来这里工作。

临终关怀,生命的最后一站

在德国,随着社会人口老龄化和家庭变化,临终关怀医院很受病人及家属的欢迎。临终关怀的目的不是延缓病人生命,而是尽可能减少病人的痛苦,使之坦然愉快地走向人生终点。

海伦施提夫临终关怀中心的创办方汉堡临终关怀协会,于1990年建立,是汉堡成立最早的临终关怀协会。最早的创建者海伦女士因为患乳腺癌而住院,她发现这个城市里很多人在医院里面都在疾病的痛苦和折磨中死去,甚至是匿名死亡。所以她找了一个房子,和一些人成立了临终关怀组织。

伦施提夫临终关怀中心是一个百年基金会旧楼改造的项目。基金会的前身是一家医院的产房,当初的改建费约340万马克。中心里的员工对待临终的老人就像对待刚出生婴儿一样,为他们提供各种服务如镇痛治疗、生活护理指导、心理辅导、临终关怀等。病房环境十分家庭化,房内到处可见鲜花和绿枝叶, 让病人在充满温情、舒适而有温馨的环境中度过最后时光。

中心包含门诊护理和重症(住院)护理两个部分。门诊护理成立于1993年,由海伦施提夫基金会和汉堡市政府提供财政支持。有36个职员,30个是志愿者。重 症护理是住院区成立于2001年,提供16个单人床房间,配有3个职员和60个志愿者,和其它在中心工作的志愿者,共有近100名志愿者。

临终关怀在德国也曾是一个禁忌的主题。比如在一个家庭里,如果祖母去世时,孩子是不能陪伴在身边的。他们担心孩子不能承受亲人去世的痛苦。而现代的临终关怀中心不会去渲染悲伤,孩子们可以在这里和老人们一起做各种活动。孩子们也会问他们的父母一些如“为什么我的奶奶是这样的,为什么她不能呼吸了”这样的问题,从而引导孩子和父母正确地面对临终、死亡和悲伤的主题。

目前,中心里的住院护理病人有97%是受癌症的折磨,通常他们还附有呼吸和心理等慢性病。还有3%是受其它慢性疾病折磨。在家里通常已经不能承受这样的疾 病,家人也无法提供专业的护理。目前,德国已经发展有一项技术叫“临终关怀医学”。很多在临终中心的癌症病人和其它慢性病病人,通过都会有专业的临终关怀 医疗方式,以延长他们的生命,提高他们的生命质量。

员工对中心的评价是:我们和老人一起生活,帮助他们、聊天,聊天气、足球等,也会谈到死亡。中心的对面就是一个教堂,每个星期会有一个牧师过来,也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西方很多人信仰宗教,不少患者临终前愿向神父缅怀往事、忏悔和安排后事。

中心对面设有一座小教堂,神父经常来探望临终病人。在神父启发下,大多数人认为灵魂能进天堂,精神上有寄托。一位工作人员说,人临终前如同降生的婴儿,有种无意识的失控感,他们害怕死亡和孤独,害怕孤独地走进那个未知世界,因此诱导病人相信步入天堂比打杜冷丁更管用。

中心实际对所有的宗教文化都是很开放的。例如有一个土耳其的家庭,他们在临终关怀、葬礼举行的仪式上都是以自己的文化特点举办的。

临终关怀中心的工作团队是由各种专业人员和志愿者构成。专业人员包括医生、护理人员、神职人员、心理治疗师、康复治疗师、厨师等,以及大量各行各业的志愿 者,他们从事力所能及的各种工作,如个体陪伴。志愿者可以陪伴老人买东西及一些消遣活动。甚至有些老人觉得只要有志愿者在身边,就不需要做任何事情。志愿者也可以做如前台的接待工作、厨房帮忙等,非常受老人欢迎。

一位志愿者的真实记录:起初是志愿者在这个中心陪伴他的老伴。在陪护期间,他看到护士们像亲友一样坐在病床边倾听病人回忆,与病人一起品尝美味可口食品,一起过生日,为病人更换床头鲜花等,为这些将要告别人世的病人传递生命的信息和关爱,直到生命的终了。最后他也在医务人员的感召下,加入了志愿者行列。

中心主楼是由百年建筑改造,光线充足的大堂和高高的天花板传递着宽广舒缓的感觉。主楼病房共设两层,结构基本一致,每一层大概8个病房,都是单人房。其中有4间房有独立卫生间,剩下每两个房间有一个卫生间。所有房间设有的宽大窗户正对美丽的庭院。每层有左右两个走廊,中间是客厅和休息室。客厅里大家可以一起喝咖啡,聊天,和家人在一起,聚会、举办老人的生日party等。二层有两个大阳台,大家可以喝咖啡,或者吸烟。

还有一个精心设计的“健康绿洲”地带,里面有宽大的浴缸可供老人放松。中心一层除接待处、办事处、员工休息室和咨询室外,还有一个带厨房的公共空间,可以给老人和家庭成员庆祝活动用。除此外,中心一层还提供了东方式的禅修室,室内内敛的家具、温暖的色调和柔和灯光给寻找安全感和内心安宁的老人提供了一个沉思撤退的空间。老人们可以在这儿听音乐、打坐或者和亲人亲密交谈。总之,中心尽量给老人们提供的是一个多元化的修身养性的空间。

对话“海伦施提夫临终关怀中心机构”

Q:有什么具体措施,让老人在生命终结的时候,更有尊严的去世?

A:这个不能一概而论,通常主要是关怀和陪伴,比如问候他、帮助他,可以进行肢体上的接触。实际中,对于有尊严的死亡,有些人愿意在自知的情况下单独地,不被打扰地死去。有些人是愿意在大家的陪伴下死去。

在一种情况下,例如,他通常都是很多家人陪着,但在某一刻,他们家的女儿出去拿咖啡,就两分钟,他就去世了,那就有可能当别人出去的时候,没有意志生活了。

Q:临终关怀如何减少老人对中心产生的那种即将终了的心理压力?

A:这个问题非常重要。实际上,老人到了这个阶段,就已经在承受一些疾病和心理的障碍。来到这里,首先在身体上会有最好的照料,其次还会有心理医生,调节病人的心理,也让他们不会那么孤独。

其实到达临终关怀中心,不是说立刻就死亡,来到这里,会有机会去做到更多的事情。

举个例子:这里有5个女性的老人。她们在一起很长时间了。每天她们都期待有好的天气,可以一起坐下来喝咖啡,一起相互安慰、游戏等。比如一个老人说今天我觉得很不舒服,然后另外一个就跟她说,你不要想这个问题,我们现在就玩什么,然后可以转移这位老人的注意力。

在这里,我们有两个很大的部分,一部分就是允许老人展示他们的悲伤,工作人员也可以去感受他们的悲伤;另外一方面,就是快乐。就是在临死之前的几周,让老人尽量感受人生的快乐。我们有时低估了这种能量,我们生活的质量,不在于这个夏天有多好,而在于我现在享受这一刻,我就有多好,这一天就有多好。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2015-09-22 10:20
2013-06-03 06:47
2014-03-22 06:44
2013-06-28 08:05
2014-03-11 08:12
2014-07-25 07:35
2016-01-31 11:08
2016-06-22 21:57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