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聚焦 >> 息羽听雪 >> 正文

致西凉女王——《拜月的狐儿——雪漠的情诗或道歌》精选

2015-04-22 04:50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雪漠 浏览:27555734
内容提要:我的女王,你是否真的随了我,随着白龙马足下的纤尘,一同去取经?

致西凉女王——《拜月的狐儿——雪漠的情诗或道歌》精选

 

总是被你感动,

我的女王。

千年的取经人早成了故事,

你却鲜活着,

在一次次的梦里,

笑出别一种景致。

 

《西游记》渐渐远了,

近的是你,

我惨白的觉悟中,

总晶出你的容颜。

心头的风马旗里,

萦着你熟悉的相思。

 

这相思多像风中的曲子,

总那么熟悉,

总那么温馨,

在孤寂的生命中,

荡起一晕晕青春的涟漪。

 

明知道,

你多想随了那唐三藏,

一同前往西天,

你那时的字典里没有王国,

爱是你唯一永恒的词语。

 

我常想那年的相遇,

千年前的故道上,

阴霾蔽日,

阴风四起,

长路上到处是妖怪,

到处是阴谋,

到处是纷飞的獠牙,

还有冒着蒸汽的锅炉,

还有野猪精小气的算计。

我的女王,

你却艳丽成风景了,

在那孤寂的生命旅途里,

你的闯入,

像一头凶猛的狮子。

 

我总是害怕你的无我,

还有你的席卷一切,

像沙尘暴,

也像那瘟疫,

总怕那可怜的免疫系统,

经不住你无畏的侵入。

 

于是,我一次次逃向远处,

一次次望怅然的你,

一次次泼那清冷的水,

把一波波冰冷的祝福,

洒向你无助的孤寂。

 

我知道你的美丽,

还有那广袤无垠的大心。

还有你女王的尊崇,

还有你女王的富足,

你富足的大心是最美的风景,

大心的王国里没有自己。

 

你只有爱那圣僧,

这爱,

在我唐三藏的生命里,

真的是可怕至极。

我已经放下武器了。

在那个遥遥而至的幸福里,

我早已醉死在觉悟里。

我只好诵那紧箍咒了,

我只有借别人的无情,

来拯救我自己。

 

幸好,还有天边的雁鸣,

幸好,还有另一份寻觅,

但我的女王,

你是否真的

随了我,

随着白龙马足下的纤尘,

一同去取经?

 

明知道前边是漫漫长路,

明知道取经路万水千山,

明知道黄昏已近,

明知道还有无数的妖魔,

明知道那夜鸟仍在笑着,

明知道你的王国里,

需要的,

不是披发的僧侣。

但远行的我,

总是被你感动,

我尊崇的女王,

我灵魂的伴侣。

 

我其实更喜欢另一个故事,

你当然西行了,

你并没放下你的王国,

它带了你的所有,

百姓和国土,

向往和财富,

还有无数颗寻觅的心,

还有无数跋涉的脚步,

一同陪伴你的圣僧,

那是你的另一次远行,

你一直在走,

一直在走,

走进我不朽的图腾里……

 

《拜月的狐儿——雪漠的情诗或道歌》  雪漠著  中央编译出版社

 

《拜月的狐儿——雪漠的情诗或道歌》当当网有售:

http://product.dangdang.com/23679893.html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