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大千世界 >> 正文

从莫斯科红场跨年夜反思“踩踏”

2015-01-06 07:49 来源:www.xuemo.cn 作者:姚望 浏览:13679239
内容提要:人是社会性的存在,政府该如何保障人们在公共空间内的娱乐?

莫斯科红场

从莫斯科红场跨年夜反思“踩踏”

文\姚望

当人们还沉浸在跨年的美好气氛中,上海踩踏事件给人当头一棒。而俄罗斯的红场也举办了跨年倒数活动,但他们却井然有序,气氛和谐。原因在于他们采用了分散的策略,把主要的庆祝场地放到了红场外围的几个广场,如卢比扬卡广场、革命广场,及特维尔大街莫斯科市政府前的广场。这就扩大了庆祝活动范围,分散了人流。

在马克思雕像的注视下,我们被外围铁马边的警察检查。前行几百米,我们又被一道警察人墙拦住——他们控制着人群,根据人流量分批放行。接着,我们来到了最后的安检门,排队,穿过安检门,开包检查,通过。前方不远,就是大名鼎鼎的红场了。

当时是莫斯科20141231日晚10点,再过两小时就是元旦,俄罗斯最大的节庆日(就像中国的春节)。很多人外出参与跨年狂欢,红场成了首选。这里承载着国家历史记忆,是俄罗斯公共活动空间的象征。当晚,红场秩序井然。

红场只有7万平方米,相当于天安门广场的六分之一,周边和若干个小广场相通,构成了广场群。相比天安门广场,红场除了承担一些政治性活动外,更承担了一些娱乐性活动。为迎接新年,红场还开设了新年市集,和一个付费的临时溜冰场。

虽是零下10度,红场上还有不少人。很多人来这里是因为红场情节,“站在红场上,听着克里姆林宫塔楼的钟声,看着升腾的焰火,来到新的一年,是多么有意义啊!”一位中国朋友说。有的人根本不知道红场有啥活动,盲目来到这里。一伙越南人就把我当成了同胞,咨询“哪里可以看演出”。

红场边的店都已经关门。因为没处御寒,一些人只能蜷缩在国营百货商店、LV专卖店前挡风,更有不少人因为冷,在红场转了一圈就离开了。“也许这是警方故意的。”我思量。警察们排成一列把住红场各出口,在莫斯科河吹来的寒风中一动不动。

分散庆祝场地其实几年前,红场热闹得多。这里会举办露天跨年歌舞晚会,各类歌星轮流上台,唱着年度最热的调调,或是经典的老歌,而漂亮的演员穿着性感服装,在寒风中热情奔放地表演,好不热闹。临近午夜时分,红场更是人山人海。后到的人们会尽量挤向前方,好像越接近舞台,就越接近新年的幸福。而警方早有预案,手挽手排起人墙,把人群隔开在不同的区域,保证每一区域的人数不会爆棚。

莫斯科红场

但有时狂欢的人群并不甘心。一年,一伙年轻人结团突破了一道警方人墙,我也被裹挟了过去。警方立即把口子堵住。突破过去的人脸上洋溢着胜利的微笑,我心中一动:“这是不是就是群众集体冲破秩序时的快感?”同时也有些后怕,“如果有人摔倒了,咋办?”

虽然这事未带来什么恶性后果,但在以后,当局开始防患于未然。他们并未终止各类狂欢,而是采用了分散的策略,把主要的庆祝场地放到了红场外围的几个广场,如卢比扬卡广场、革命广场,以及特维尔大街莫斯科市政府前的广场。这就扩大了庆祝活动范围,分散了人流。

而每个广场舞台上的节目各不相同,有的演俄罗斯传统的民俗歌舞,有的放迪斯科音乐,有的唱高大上的美声。每个舞台无一例外都有个大屏幕,放演出节目,转播总统新年致辞,进行新年倒计时。红场虽然还是举国庆典的中心,但没了舞台演出,冷清了很多。外来的客人只能在红场上溜冰,或者是在寒风中拍照等待。广场周边交通也被管制。

但即使这样,红场的人流还是比较密集的,尤其是地铁。2012年红场新年活动后,我乘地铁回去,地铁里宛如沙丁鱼罐头,这在俄罗斯很少见。警方排成两排守住地铁入口,人们缓慢地向下移动,空间充满窒息和压抑感。人们几乎都在往下走,我下去得不深,最后和少数人顺着墙壁回到了地面。现在想着都后怕——如果当时很多人回流,后果会不会不堪设想?当天可赞的一点是,莫斯科地铁延长了运营时间,让市民不用着急赶回家,减少了拥堵。

今年可能因为经济不景气,也可能为了舒缓交通,红场周边几个广场也没了舞台表演,只有特维尔大街上设置了几个舞台,统一迪斯科风格,这样,每个舞台前的人数又被自动稀释。其中最接近红场的舞台没有设大屏幕,防止人群聚集,影响附近的地铁出入口。

稍远一点的舞台则设置了两块大屏幕。将近零点,DJ示意转播普京致辞,现场人群兴奋地和全俄罗斯电视机前的人一道聆听:“在即将到来的一年,我们需同舟共济解决众多问题。”“友善和关爱越多,我们就会变得越加自信和强大,那么,我们必将获胜!”随后是倒计时,红场方向的礼花绽放。现场的人们互道新年快乐,一同跨入2015年。

今年,莫斯科方面还开放了更多的公共空间分流人群。从晚上10点到凌晨2点,市内各主要公园都设置了跨年舞台,以分流市中心人数。焰火也是如此。凌晨1点,全市若干地点一起放焰火,方便市民就近围观。

警方事后估算,这一天,莫斯科有25万人到街头、广场参加各类庆祝活动。全俄罗斯举办大小活动近9000个,500万人参加,没有发生重大事故。为维护公共秩序,警方拘留了6.2万人。

集会前估计人数,通知媒体新年之外,在许多特殊的日子,我感受到俄罗斯的公共空间管理和人群控制技巧。当局尽量维持民众共享和人数控制间的均衡。

比如举行游行,这就突破了狭窄空间的限制,使更多的人能感受现场的愉悦。每年59日,红场都会举行阅兵仪式,只有特定的人才能进场观摩。但在阅兵礼之后,参与阅兵的武器、车辆会在莫斯科市中心主干道上绕一个大圈。哪里可以围观,事先会在报纸上登出,人们早早等在路边,感受气氛。

为了防止过度拥挤,当局也会加强空间控制。在红场举行的俄罗斯书写和文化节活动中,除了把广场分成两部分以控制人群外,当局还在场中设置了几块大屏幕,方便后排人士欣赏节目。

2011年底,我围观了反对派的反普京游行。当时气温零下10度,一个广场聚集了数万人。演讲台上,各界反对派名流声嘶力竭。虽然大屏幕直播实况,但无法满足后方需求,人们竭力向前,我确实感到了拥挤。而警方一直在外围维持秩序,更有若干军车停在外围应急。

那时,反对派和普京的支持者都在争取中间群众和国际舆论支持,因此要通过媒体展现秩序。后来,反对派集会的秩序得到了改进。在一次萨哈罗夫大街的集会中,人群比较密集。主持人在演讲台上高声宣布:“请大家后退”、“听我号令,退一步,好,再退一步”。人群相应后退,留出了一定空间。我在现场感受到了这种秩序的力量。而警方则尽可能友善地维持秩序。集会前,警方和组织者还会估算参与人数,并把估算的集会人数和警力配备人数告诉媒体。

也有意外出现。20125月,普京重回总统之位。在一次沼泽广场附近的示威中,一群反对派力图突破警方划定的线路,向克里姆林宫方向游行,几十人被捕。那次还有人看热闹爬上电线杆,失足摔死。

恐怖主义者也瞄上过在公共空间聚集的人群。20036月,在莫斯科的一场露天音乐会上,一个车臣女人引爆了自己,炸死若干人。音乐正酣,场内其他人没听见。当时警方并没有立即终止音乐会,而是让音乐会进行下去,防止集体恐慌引发践踏。

人是社会性的存在,政府该如何保障人们在公共空间内的娱乐?希望政府不要因噎废食,而是多费点心力,找到一个均衡点,让大众在安全的集体欢愉中感受节日。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2013-04-09 09:00
2013-10-04 06:08
2013-08-25 07:18
2016-02-26 11:42
2015-09-20 09:22
2015-03-12 07:19
2012-07-10 06:51
2016-02-22 11:27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