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雪漠禅坛 >> 雪漠禅坛 >> 正文

雪漠:我对自己毫不妥协

2014-12-21 05:16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雪漠 浏览:28934357
内容提要:当他明白了自己的使命,知道自己这辈子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时,他才算真正认识了自己。天性中有这种使命感的人不多。

雪漠:我对自己毫不妥协

我也说不清为什么,从小就有一种使命感。我的朋友说,有使命感的人是很可怕的。我同意他的观点。因为,这种人总觉得自己身上承载了某种责任,于是对自己就有要求,会自律,能控制并战胜自己的私欲。为了做到这一点,他必须与周围充满欲望的氛围保持距离。所以,他一般很难融入群体,与周围的人搞不好关系。当他明白了自己的使命,知道自己这辈子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时,他才算真正认识了自己。天性中有这种使命感的人不多。

我读中学时,就给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改变命运。我不愿像父辈那样,一辈子像牛一样劳作,最后毫无意义地死去。所以,我下定决心要改变自己。年轻时,我就在床头贴着“战胜自己”四个大字,每天早上一睁眼就能看到,时时提醒自己。

我要战胜自己的什么东西呢?人性的弱点,比如懒惰、贪婪、自私等等。但是,要改变自己,特别是想改变天性中的东西,实在太难了。有时我对儿子要求过严时,妻子就会训斥我说:“你看,你家庭带给你的那种心态,我教育了你这么多年,还是改不过来!你连儿子都容不下,还能容下什么?”确实,农民家庭留给我的烙印太深了,很难改变。

比如,很多人都望子成龙,这没错,但他们眼中的龙,跟我眼中的龙不一样。我眼中,只要儿子人格健全,有追求,喜欢读书写作,就很好了。他只要有梦想,我就会帮他实现这个梦想。有些人希望儿子挣很多钱,或是当个官,我则不然。我只希望他有好的追求。我常想,只要我的儿子能修行、读书和写作,我就要保证他能够快乐无忧地、有尊严地生活。我甚至将国家发给我的工资,再发给儿子,让他不一定非要去打工,他可以读书写作,或干一些有意义的事。你想,人家一些西方国家,都能让一些没工作的人有尊严地活着,给他们一定的生活保障,我为什么不能让自己的家人这样呢。所以,我从来没逼儿子去打工。他可以衣食无忧地搞他喜欢的文学和艺术。

至少在这一点上,我已超越了我的农民父辈。因为我对生命意义的感悟也是刻骨铭心的,那种想改变的力量也很大。这种力量,足以让我改掉父母的遗传、农民家庭的影响、环境的污染等等。至少,它会经常提醒我,要管好自己。然后,我一直坚持着,慢慢地,也就变了。

比如,背后议论别人、评价别人,就是一种人格缺陷。即使算不上缺陷,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东西,属于一种遗憾。所以,即使作为一个作家,我必须谈论、分析某种现象、某个人,我也必须时刻提醒自己,不要让这种行为变成一种生命习惯。

以后,为了达成某个良好的愿望,我或许也会采用世俗通行的游戏规则,但即使我参与这个游戏,灵魂深处仍会有一面警钟,不断告诉我,这件事虽然不得不做,但绝不是一件好事。例如,我认识一个骗子,他向我的朋友借钱,我知道他绝不会还钱,就提醒了那个善良忠厚的朋友。这件事,我至今仍谴责自己。因为我始终觉得,这个做法不是什么好的行为,很卑劣。不管怎么样,真君子是不该说这些话的。

我对自己毫不妥协。哪怕用其人之道对付一个极坏的小人时,我也会要求自己,要保持反思的警觉。因为我发现,某些大人物在追求所谓的成功时,确实使用了比小人更卑劣的手段。当初,也许他是为了维护某种好的东西,但当他经常使用这些卑劣的手段,渐渐养成习惯后,他的心、他的本质,就慢慢地变了。他会彻底变成一个更卑劣的小人。我认为,毫不妥协是我们中国人性格中很稀缺的东西。

西方人性格中的某些特点就很好,对一些我们认为很感性的东西,他们会用现代科学理性地分析清楚,比如爱情。他们从生物学的角度——比如荷尔蒙的变化等——解释爱情,追根究底地得到某种结论和规律。这种精益求精的傻功夫,他们做到了极致。这是另一种毫不妥协。

不过,人的个性就像硬币的两面,改不了,有时也没必要改。只要客观、准确、全面地了解自己,发现自己的强项,看清自己的弱点,尽可能不要让这些东西产生副作用,就够了。我在追求生命意义的过程中,就会尽量将个性发挥在好的方面。但你同样要明白,一个人成功的原因,往往也是局限他、制约他、阻碍他获得更大进步的那个东西。

在这一点上,中国传统文化发现了一种非常了不起的辩证关系。比如,我们学了太多的知识、文化,掌握了太多的规律,就会在创新时受到束缚;一个人对生命意义、对真善美的追求达到极致时,就会排斥不符合真善美标准的东西,显得非常偏激。所以,我们必须经常反思,不断打破原有的东西,不断否定自己,不断超越自己,完成否定之否定,才会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这就是自省。

宗教所说的“忏悔”,其实就是自省,也是所谓的批评与自我批评,其中又以自我批评为主。那我为什么不说忏悔呢?因为现代人不但不随喜,还会觉得很奇怪。他们会觉得,你凭啥叫我忏悔?我为啥要忏悔?所以,我便用了另一个词来表达这种意思。当你能发现自己的不足,向往一种更伟大的精神、更伟大的存在,并以实际行为走近它时,便有了真正的宗教精神。这也是宗教的本质。当我们打破一些宗教名相,用现代人能接受的方式介绍传统文化时,大家就会理解与认可这种文化的精神与精髓。

在自信的基础上,不断自省,不断打破,人和文化才能进步,才能走向更广阔的舞台和世界。但没有时刻的自省,也就没有真正的自信。否则,自信就会变成狂妄和目空一切,这也是毫无意义的。因此,时刻保持清醒的警觉,确实非常重要。

——摘自《光明大手印:智慧人生》  雪漠著 中央编译出版社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2011-11-17 09:41
2016-01-07 13:00
2015-06-16 07:43
2013-08-20 04:24
2013-08-21 04:59
2015-09-22 21:31
2017-04-13 03:57
2016-09-18 15:04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