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视频专栏 >> 正文

雪漠:我最喜欢的身份是文化志愿者——雪漠做客腾讯《华严讲堂》(七)

2014-11-19 08:32 来源:www.xuemo.cn 作者:腾讯佛学 浏览:11888054

 

雪漠:我最喜欢的身份是文化志愿者——雪漠做客腾讯《华严讲堂》(七)

◎主持人:您是生长于西部的作家,同时,在您诸多的作品当中,都有非常深的西部的印记。我也看到您的一些关于西部文化的表述,在这里,我想请您谈一谈您心目中的西部文化。

●雪漠:西部文化非常复杂,我曾经用一个“蜂窝文化”来形容西部文化。小的时候,我们看到许多巨大的蜂窝,一个里面,一个里面,小蜜蜂都在里面酿蜜,有无数的空间、无数的格局组成一个大的西部文化。西部文化就是这样一种文化,非常复杂。它复杂到什么地步呢?去年,我们到藏区住了半年,几乎处于一种封闭状态,采访了一些当地文化。半年之内我们得到了一个宝库,但这个宝库只是西部文化中的一滴水,只有一滴水,任何一个地方都有这样的宝库,因为西部这块地方有千年来的积淀,有不同文化的撞击,所以很厚重、博大。

西部文化就像《野狐岭》中的一样,各种声音都在喧嚣。千年来,无数的声音都在那块土地上喧嚣,发出不同的声音,非常喧闹,也非常冷寂。喧闹的意思是,各种声音仿佛有着各自的能量,不然它不可能传承千年。冷清的是,这个世界不关注了,它的声音非常微弱。外面已经听不到它的声音,看不到它的存在了,它在飞快地消失,岁月正在掩埋着它们。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一直远离宗教身份,而且,最近我一直在避免宗教身份,目的就是有更多的时间当一个文化志愿者,抢救并挖掘这种文化,研究它,弘扬它,让更多的人能够从这种文化中得到一种营养,这甚至成为我的主业。所以,我最喜欢的身份就是文化志愿者,然后下来就是作家。

很多人也在叫我“上师“,源于曾经的心印法师。心印法师圆寂前的时候叫我上师,然后我说,你不要叫,你叫我老师吧。她说,我是个快死的人了,我没有办法表达我自己一种心情的时候,允许我称呼你“上师”行吗?因为她说完之后,不久就要死了,后来,我说可以的。她说,除了这个称呼实在没有办法表达。因为她生命中的很多东西,都源于读我的书。然后,她写出来之后,后来网络上传播,于是很多人都叫上师上师。其实,在这个方面,我不够格。为什么不够格呢?因为我没有时间。我没有时间正式地像上师带弟子那样教授一些人。我几乎是处于闭关,所有的生命都用来挖掘文化,著书立说。除了我来北京等地待上几天,一年来不上几次,大部分时间与世隔绝,写东西,挖掘文化,就源于西部文化的博大精深,而且别人了解不了,别人发现不了它的珍贵。

所以,我就像那个骆驼一样,总在那个地方跋涉跋涉,就这样一个状态,觉得自己飞快地在衰老。胡子忽而长了,忽而白了;指甲忽而长了,忽而短了,生命在飞快地消失,事情一直在等着我。所以,我在积极地做一个文化志愿者。

(续)

转载腾讯《华严讲堂》:http://rufodao.qq.com/a/20141110/014754.htm

 

友荐云推荐
  相关文章
2013-10-21 18:04
2014-04-01 21:22
2014-03-27 05:15
2014-01-19 13:43
2016-04-17 15:08
2015-12-17 16:19
2015-02-03 08:10
2015-12-02 09:45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