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聚焦 >> 息羽听雪 >> 正文

雪漠:回到甘肃(2)――“从岭南到西部”之四十三

2014-08-06 05:47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雪漠 浏览:18856497
内容提要:“举头三尺有神明”,那神明,其实不是操控一切的神,而是因果。

雪漠:回到甘肃(2)――“从岭南到西部”之四十三

(二)岷县的“前世今生”

快到十一点的时候,我们沿着212国道进入了岷县,也进入了岷山领域。岷山山脉静静地站在很远很远的地方,隔着云雾,身影显得很淡,就像是一个又一个很雄伟的影子,站在很远的地方,也像是一个个孤独老者,千年来,一直默默地守望着岷县这块土地。远远地望着它的身影,好像能感受到它的视线,温暖的,淡然的,像一首很安静、很沧桑的曲子,从远方飘来……

岷山山脉很长,一直从甘肃南部延伸到四川省西北部,呈南北走向,全长约500公里,主峰雪宝顶位于四川省松潘县境内,海拔5588米。而岷县境内的这部分岷山山脉,因为离得很远,所以看不出有多么高。毛泽东曾经题过一首诗,诗中有一句话是“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里面说的就是岷山。红军当年爬过这座大山,从四川走来,只靠一身单薄的军衣、几根辣椒御寒,这是现在的人很难想象的,当年,有很多年轻的生命就因为条件的恶劣,永远地留在了那一座又一座遥远的大山上。现在想起这句诗,想起红军当年的故事,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在一个没有羽绒服的时代攀登雪山,那真是玩儿命的事情,但这些人真的做到了。信仰的力量真的不可思议,它会让很多的不可能都变成可能。

 

(进入岷县)

(土地的守望者岷山)

路旁有一个寺院叫代古寺,这一带开始出现一些信仰性的东西,不过我看不到那个寺院的建筑,不知道它是一个地方,还是真是一座寺院。直到出了岷县之后不久,我们才在途中看到一个比较大的宗教性建筑,那是一个清真寺。从岭南到兰州的这段路中,我们几乎看不到路旁有什么标志性的宗教性建筑。可能当地也有,但因为不在路旁,我们看不到。只有甘肃的街上有几个土地庙、山神庙之类的东西,再就是靠近岷县的这个清真寺。其他的宗教性建筑,估计都离公路很远了。信仰气氛比较浓厚的,也就是康定小城了。不过那个小城实在太小了,让人有一种沉闷的窒息感,而且因为是出名的旅游城市,很多东西已经被异化了,没有了过去的鲜活,所以,虽然它笼罩着一种祥和的信仰气氛,但仍然不那么讨人喜欢。相比之下,我更喜欢一些有着淳朴民风和鲜活文化的地方。

 

(路旁的清真寺)

在沿途的农村里,有很多农民在修建砖房,看起来好像是经过规划的,也许是当地的新农村建设吧。这儿的新农村建设搞得很好,不过也导致农田的范围变得越来越小。

看起来,这边的田地不多,肥沃的土地也不多,但使用率很高,沿途我们看到的,几乎种的都是药材——据说岷县有238种药材,其中以当归最出名——农作物比较少。这是岷县人很聪明的地方。因为农作物的价格不高,像玉米,就值不了多少钱,一亩地也就一两千块钱,如果将同样面积的土地用来种药材,可能就会卖上上万块或几万块,如果种的是一些名贵药材的话,甚至可以卖上几十万。所以,改变观念对改善农民生活是至关重要的。

岷县过去是著名的贫困县,现在却变得很富有,乡村建设也搞得很好,跟他们的观念肯定有着很大的关系。相反,我们武威曾经是金张掖银武威,现在却远远不如岷县,虽说也有限制灌溉的原因,但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肯定出在观念的落后上面。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土地可以用来种一些更吃香的东西,而最致命的是,哪怕他们种过一些吃香的东西,因为观念的问题,他们也没法像别人那样发家致富。

过去,我们家乡的农民曾经种过辣子,种过蒜,我们那儿的蒜很出名,但辣子卖得不行。不是辣子不好,也不是无人问津。过去,有很多人都来我们那边收辣子收蒜,但是很多人为了多赚一点钱,让辣子的净重多一些,就往干辣子里掺水,或者往干辣子里放小石子,这样的辣子离开我们老家之后,很快就会长毛、坏掉。买过这种辣子的商家,第二年就再也不来了。于是,我们村里就算种了辣子,也会因为没有人要,而烂在土地里。我们家乡凉州的土地上,居然能发生这种事。他们根本不知道,这种恶劣的行为,叫自掘坟墓,把自己未来的路给弄绝了。

其实人都是这样,不仅仅是凉州人。很多人都学过物理,知道作用力定然会带来反作用力,但是人们在做事的时候,往往就会忘了这件事。或者说,抱着一种侥幸的心理,觉得自己做了坏事、恶事,也许不会得到惩罚的。但事实上,因果是任何人都逃避不了的一种规律。种善因得善果,种恶因得恶果。“举头三尺有神明”,那神明,其实不是操控一切的神,而是因果。任何人的厄运,其实跟其他人,或是其他神没有任何关系,而是自己的行为中不恰当的东西所造成的。所以,人必须敬畏因果,否则就会自食恶果。这就是有些哲学家之所以说,就算这个世界上没有上帝,我们也要造出一个上帝的原因。人们心中有上帝,有天堂和地狱,远远比没有要好得多,不仅仅世界会相对的和平稳定,人的一生中也会减少很多厄运和苦难。

 

(岷县的田地)

进入岷县县城之后,我们遇到了当地的泼水节,大人孩子们都拿上盆子,向来往的车上泼水,有时还会直接拿着水龙头往车上淋水,也会在车上系红绸子,表示一种祝福,然后要一些钱。

据说,岷县的泼水节源于湫神崇拜。湫神信仰是中国甘肃陇原地区最具特色的水神信仰,尤以湫神信仰最具代表性。从先秦投文诅楚,到秦汉封禅,在国家祭祀中占重要地位;明清以来湫神成为周边民众祈雨的圣灵,其间祭祀主题逐渐由庇佑政权变为司职雨水,祭祀的主体也逐步从国家走向民间。流传在甘肃洮岷地区的湫神崇拜是一种多层面的民俗文化现象,当地所奉祀的龙王,不同于各地龙王庙里所供奉的龙王,而是神化了的历史人物。其中,明代开国将领占了绝大多数。在冶力关镇常山庙里的石碑上,依次供奉着常遇春、徐达等十八位大明英烈传里的人物,封其为各河的湫神,也即龙王。发展到现在,据说,湫神崇拜已和“花儿会”、“元宵节”、“泼水节”等民俗活动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丰富的地域性民间信仰活动。不过,今天我们见到的仅仅是泼水节的部分,大人孩子们都玩成一片,这节日,已不像民间信仰,或过去的祭祀,而更像一个承载了美好祝福的狂欢会。

有人也往我们的车上泼水,并系了红绸子,我们就给了他们一些钱,感谢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对我们进行了祝福。不过,虽然这样的节日总是让人很开心,而他们的热情和快乐也具有很强的煽动性,但是,如果碰上车多繁忙的时段,这样的节日是肯定会造成交通堵塞的,有些赶路人的时间就要被耽误了。不知道这儿的堵车,是不是就跟这个节日有关呢?

 

(准备泼水的孩子一脸认真)

(前面的交通好像堵住了)

(年轻人玩得很开心)

(我们的车灯上也绑了这个红绸子)

(人们拦住了车,往车上浇水)

穿过岷县县城,我们继续往前走,这时离临洮大概有一百五十公里,到临洮之后,我们就可以上高速公路,这样就会走得很快。我们争取下午两三点的时候到兰州,那么今天就有可能回到武威。

虽然这里也可以入藏,但是我们觉得先不要入藏,毕竟经过了十天的长途跋涉,每天都开车到夜晚,第二天早上一大早就起来做事,然后又开车上路,这对体力——尤其是开车者的体力——是个很大的考验,所以谁都需要休息两天。于是,我们就沿着洮河一直赶往兰州,准备在日落之前回到武威。

洮河是黄河水系上游的重要支流,是甘肃省的第三大河,发源于青海省河南蒙古族自治县西倾山,曲折东流过碌曲、临潭、卓尼县城南,至岷县茶埠急转向西北,出九甸峡与海奠峡后,穿临洮盆地,于永靖县注入刘家峡水库。全长673公里,流域面积2.55万平方公里。永靖县的刘家峡附近,就有《西夏咒》里的罗家洞。那所在,已建成了寺庙,直到今天还立着一块碑,上面记载了琼的原型盘唐巴当年与罗玉环一起实现终极超越的故事,故事虽然看起来很离奇,却是真实的。

洮河是这一带非常有名的一条河,河水很清,河中有很多好东西,比如洮河流经卓尼的某个所在,就出产一种叫“绿石”的石头。用洮河绿石制成的洮砚很有名,全称洮河绿石砚,与广东端砚、安徽歙砚、山西绛县的澄泥砚合称“中国四大名砚”,在许多方面,洮砚甚至被誉为四大名砚之首。

洮砚距今已有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了,历来以石色碧绿、雅丽珍奇、质坚而细、晶莹如玉、扣之无声、呵之可出水珠、发墨快而不损毫、储墨久而不干涸的特点而驰名国内外,深为文人雅士所喜爱,过去甚至是宫廷至宝。诸多的文人、学者、书画家都曾为洮砚赋铭咏诗,对其赞叹不已。例如,唐代柳宗元《论砚》记道:“蓄砚以青州为第一,绛州次之,后始端、歙、临洮。”北宋著名鉴赏家赵希鹄在《洞天青禄集》中说:“除端、歙二石外,惟洮河绿石,北方最贵重,绿如蓝,润如玉,发墨不减端溪下砚,然石在大河深水之底,非人力所致,得之为无价之宝。”宋代大文豪苏轼、黄庭坚赞曰“洗之砺,发金铁,琢而泓,坚密泽”、“久闻岷石鸭头绿,可磨桂溪龙文刀,莫嫌文吏不使武,要使饱霜秋兔毫”。当代书法大师赵朴初题诗:“风漪分得洮州绿,坚似青铜润如玉。”除了质地优良之外,洮砚的名贵也在于砚形和雕工。砚形繁多,不拘一格,且端庄厚重,古朴典雅。有时竟不像是砚台了,像是让人不忍亵玩的高雅工艺品。在卓尼的某间小店里,我就看到了很多种款式的洮砚,确实美轮美奂,不可思议。但因为卓尼人不懂运作,宣传力度不大,知名度就一直打不开,价格也一直上不去。

虽说洮砚产在卓尼,但世人流行的说法却不是这样。临洮、岷县这一带的文人掌握了话语权,一直说洮砚产在他们那儿,况且洮砚洮砚,跟临洮的名字也很相近,加上卓尼老百姓不懂得做广告,所以世人们也就想当然地认同了文人们的说法。

212国道在临洮的一带,就像云南一样,路两边是许多非常矮小的房屋,也有了凉州人称为“笨白杨”的一种白杨树,长不高,还有一种白杨树我们称之为“钻天杨”。这个墩白杨属于本地土生土长的一种白杨树,显得墩墩的,肉肉的,很可爱。一见到它们,家乡的感觉就扑面而来。

(续)

——2014617日定稿于香巴文化之旅途中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2014-05-28 08:19
2014-09-08 06:15
2018-04-12 22:14
2015-01-02 06:02
2014-03-18 10:31
2014-03-31 06:54
2014-04-14 07:12
2014-07-18 03:22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