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雪漠禅坛 >> 雪漠禅坛 >> 正文

雪漠:心印为什么能解脱?

2013-12-06 11:16 来源:雪漠文化网 作者:雪漠 浏览:23076308
内容提要:心印在生前,一直发解脱之愿,她只修大手印,不走“因信得度”的路子,而是渴望“见即解脱”。

2011年北京第二届香巴文化论坛雪漠向心印法师赠送“大手印”墨宝

 

心印为什么能解脱?

 

雪漠

 

最近,我写了一篇文章,讲述了心印解脱的过程。在凤凰网华人佛教首发之后,引起轰动。很多人都在问我:心印为啥能解脱?所以,在这里,我给大家讲一讲这个问题。

 

法界有两种力量:一种是解脱的力量,另一种是轮回的力量。解脱的力量,在大手印体系中被称为光明;那轮回的力量,我们叫业障,它是由执著构成的。

 

光明分为两种:第一种,属于法界本有的光明,也是众生本有的光明,我们称之为母光明;第二种,是每个人修道成就后的光明,我们称之为子光明。

 

光明的本质就是两个字:破执。无论小乘、大乘,还是密乘,都是这样。在这个问题上,我专门写过一篇文章,叫《雪漠为啥一再强调破执,用心何在?》,因为,破执是佛教最根本的东西,是底线,是不可动摇的。所以,破我执就是阿罗汉,破法执就是菩萨。我法二执都破除之后,能自觉觉他,利益众生,并且功德圆满,就是佛陀。

 

在《光明大手印:实修心髓》的序言中,我曾专门谈到过佛教的解脱原理和次第。当子光明和法界众生本具的母光明达成一体,融入佛的法身大海时,个体生命就能得到解脱。这就叫“子母光明会”,它是由一种破执的境界达成的。我们生前的修行,其目的,就是要修成这种破执的力量,达成这种破执的境界,这就是子光明。当个体修成的子光明和法界本有的母光明合二为一时,就像一滴水进入大海那样,能达成解脱,这种成就,我们称之为法身成就。在光明大手印中,有一种修法,是直趋法身、不修报化的。但只要证得了光明大手印,实现了明空双运,也就同时俱足了法报化三身,其中空为法身,明为报身,明空的种种显现为化身。

 

轮回的力量,由两种障碍构成:一种是烦恼障,另一种是所知障,统称为业障,是业力构成的障碍。业力就是行为的反作用力,只要有行为,便有业力。只要有业力,便有业力构成的障碍。明心见性之后,烦恼障容易破掉,但所知障难破。所知障由细微无明、宿世习气、一种类似于基因的元素以及环境、知识、家庭等诸多的因素构成。烦恼障和所知障都会让你产生执著,执著是轮回的根源,所以,要想解脱,必须实现破执。

 

明心见性的“心”和“性”,都是子光明的另一种表述。明心,明白真心;见性,见到自性。你不但道理上明白,生命中也能认知。当你能认知到这种破执的境界时,就叫明心见性。

 

明心见性之后,你就证得了“子光明”。

 

达成“子母光明会”的方式有两种:第一种,生前得到清净的传承,得到纯正的教法,经过严格的修炼,在身体还健康时――也就是不用等到“临死八相”后母光明出现时,就能达成“子母光明会”。这种人的成就便是即身成就。就是说,他在活着的时候,已证得了子光明,再通过一种特殊的训练,让自己在修证期间,气摄入不坏明点,经历相似于“临死八相”的过程,于母光明出现时,达成“子母光明会”。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光明大手印。它是一种果位光明。成就之后,行者就能动静一如,了了分明,能心如明镜,朗照万物,俱足佛的三身五智。如果他发大心去利益众生,觉行圆满后,他就是我们所说的佛。不过,要是做不到这一点,也没关系,每个人临终时,都会“四大分离”,出现“临死八相”,母光明也会出现。只要你得到清净的传承,只要经过有素的训练,只要如法契入,就能解脱,这种解脱是不历中阴的。心印就属于这种解脱。

 

下面,我强调几点,它们是解脱的保证:

 

第一是信,这里主要是指信心。信心包括三种:首先是对上师的信心,就是坚信善知识能让自己达成解脱。心印在实践佛教教法时,没有丝毫的疑惑,这一点,大家可以从心印的发言和书籍中看到;第二,要相信教法的纯正,坚信佛法必然能让自己得到解脱;第三,对自己的信心。心印在《致家人的一封信》中明确写到,坚信自己能够达成“子母光明会”,实现解脱。这三种信心,是修行的第一步。没有信心,就没有信仰。

 

第二是愿,要发大愿。注意,解脱的达成,必须先要发解脱之愿,而不是往生,不是轮回,不是发那种男人和女人的三生愿――不是发我们下一辈子再来做夫妻,不是这种愿――而是发解脱之愿,直趋解脱,再也不堕入轮回,不再有情根,不再有欲望。如果心印没有发这种愿,而是发往生之愿,她就可能会往生,而不是解脱。当然,往生还有其它条件,“愿”只是其中一个。心印在生前,一直发解脱之愿,她觉得轮回太苦,一定要解脱,所以她只修大手印,不走“因信得度”的路子,而是渴望“见即解脱”。

 

第三是行,即行为。2009年,因为特殊因缘,心印在确诊为晚期癌症时,非常恐惧,我在恐惧让她念头断了的那个瞬间,如法教授,让她见到自性光明。关于这一点,我在《心印的修行与发愿》一文中讲得非常清楚。这种因缘很殊胜,不是谁都能俱足的。她之所以实现了这一点,第一是因为她对佛法和善知识有大信心,第二是她遇到了见性的最佳时机。所以,只要有善知识的正确开示,她就能见到自性。见性之后,在智慧的观照下,心印的痛苦、焦虑、烦恼就渐渐消失了。在见性者的眼中,所有的存在都是一种幻化,终究都会消失,是根本不值得执著的——她不执著肉体,也不执著寿命的长短。达成一味之后,心印就真的是“无我相、无人相、无寿者相、无众生相”了,真的是“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了。这是第一步。第二步,明心见性之后,心印进行了严格的闭关。当时,师母鲁新云把她接到了武威,让她住在关房里面,照顾着她。经过三个多月的严格闭关,她已经能够保任那种光明,将光明打成一片了。2011年,她出家之后,一个人专门在外面租了关房,拒绝一些外缘,每天都在修行,这是相对长时间的闭关。第三步,我教了她一种将疼痛融入自性的方法,用空性智慧观照疼痛,做到“疼空不二”,其本质和明空不二、乐空不二、声空不二、显空不二一样,都是一种修道的方便,只要疼痛在提醒着她,她就能时时融入空性,她的觉性就不会丢失。因为,只要她的疼痛和觉性融为一体,就能保证她有足够的智慧和定力,达成修行的专一和一味。在四年间,她一直处在这种境界中,所以,很多人看她不像个绝症患者。在心印身上,始终散发着一种祥和、自在、快乐的光芒。因为,那时她已经能控制心,把见到的光明打成一片,实践着禅宗所说的保任。当然,心印的这种保任,还有很多传承内的殊胜方便法门。她在关房的墙上,到处贴着那种方法,她时时观照,时时提醒,她用一种特殊的、破执的、属于她自己的形式在修行。她的修行很精进,这让她的心没有因为病痛而出现反复、散乱,更主要的,是她没有丧失信心。这一切之后,心印就看到了解脱的曙光。

 

不过,只做到上面的这些还不够。心印还需要进入她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临终关怀。在临终的前两天,一直深受病痛折磨的她,开始不痛了,这是一个顺缘,使她能一直安住于真心或子光明中。

 

在心印明心见性后的四年中,我经常告诫她,要为解脱做准备,要在能够自主的时候,把生前可能让她产生牵挂的很多外缘都清除掉,包括:该做的事情要做完,该了的尘缘要了结,该说的话要说完,该编的书要编完,该处理财产要立好遗嘱……所以,到了后来,心印就真的了无牵挂了。如果做不到这一步,解脱是很难达成的。

 

第四是善缘。心印临终前,已经让她的亲人看过我写的《光明大手印:参透生死》(中央编译出版社),还一再让母亲和其他亲人在她临终的时候不要哭、不要闹、在她圆寂三天后再火化;她还告诉亲人,不要在她濒临死亡的时候,把她送到医院里折腾,因为一折腾,她就很难保持那份子光明,解脱就很难达成。最后,因为她母亲的决断和担当,一切准备都很顺利,可以说是胜缘俱足的。

 

一般情况下,有了个体如法的修行和亲人临终的如法关照,解脱就不难了。不过,心印还有一个顺缘,在她临终前五分钟,我到了她的身边。虽然当时守在她身边的学生来不及通知我,但有一种神秘的力量促成了这个因缘。那时,她其实也做好了准备,提前排了小便。她在姐姐的帮助下,在她唯一牵挂的《香巴爱心读书工程》倡议书上按了手印,完成了她最后的心愿。在她的“四大分离”时,我给她喂了金刚亥母舍利水,又告诉她:“不要怕,我在你身边。现在,你安住子光明。”听了我的话,她的脸就凝住了,一切都静下来了,她的呼吸也终止了。她像一片雪花落入了大海。随后,我给她盖上了陀罗尼被,让雷贻婷、陈建新等人将提前准备好的冰块放在她的房间里以降温。她房间的温度一直保持在大约十度左右。

 

其实,心印一直安住着子光明。在母光明出现时,她已经达成“子母光明会”了,她不再有中阴身。所以,她临终准备的许多东西,都不一定需要了,但为了尊重她的遗嘱,家人仍把她的遗体留了三天。在这三天中,她的居所一直非常吉祥,没有出现过任何恶缘。

 

需要说明的是,要是有人不小心错过了,进入了中阴身,也不要紧,只要你生前证得了子光明,仍有可能达成解脱。具体方法,在我的《光明大手印:参透生死》(中央编译出版社)中介绍甚详。比如,在中阴身阶段,如果能忆持生起次第的修法,祈请上师、本尊、空行、护法,仍有可能达成解脱。

 

净土宗的信仰者在临终一念时,如果能放下、破执、了无牵挂,并念诵“阿弥陀佛”,只要没有恶缘相逼,而且发愿到极乐世界,就有可能实现往生。往生和解脱是一样困难的,并不是说往生容易,解脱很难。不是这样的。某种程度上,解脱因为实现了破执,可能比往生更容易。为什么?因为实现破执之后,他就能见即解脱,了无牵挂。要是不能真正破执,他就无法往生。因为,有牵挂必无解脱。即使一个人发愿往生到极乐世界,要是临终有牵挂的话,也是很难往生的。所以,佛陀在《无量寿经》中,对往生有个标准:或一日,或七日,做到一心不乱,有了那临终一念,才能达成解脱。

 

真正的法身成就和往生之间哪个容易?各随因缘,很难一概而论,没有谁高谁低,都是平等的。因缘俱足,解脱易如反掌;因缘不俱足,解脱和往生都难于登天。

 

相关文章:

 

雪漠:昆仑顶上升明月,无生石旁旧精魂――悼心印法师

http://www.xuemo.cn/show.asp?id=6954

 

心印法师:致家人的一封信

http://www.xuemo.cn/show.asp?id=6967

 

雪漠:心印的修行与发愿

http://www.xuemo.cn/show.asp?id=6995

 

 

  相关文章
2011-12-28 17:59
2017-09-28 06:45
2016-12-14 07:06
2013-04-01 10:48
2015-02-04 06:06
2014-05-14 03:55
2017-07-16 18:24
2014-10-19 03:41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