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关于成立2017年“爱心理事会”的倡仪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大善公益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搜索:雪漠书房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香巴文化 >> 学术研讨 >> 正文

大手印与道次第的比较研究

2011-03-13 08:39 来源:雪漠文化网 作者:孙万鹏 浏览:22989687
内容提要:大手印是一切成佛法门的必经之路。

                        

 

大手印(Mahamudra)也称为大印,梵语为Mahāmudrā, 指确定无疑的真实体验。一个文件上有了国王的印章,无疑是真的;一个大手印(Mahamudra)的成就者,确定无疑的了悟了心性。大印一词是佛教术语,汉藏皆有,日本佛教也有,密宗里用得最多.其他门派虽然少用此词,但其意境相同,比如禅宗的开悟,保任,打成一片,皆是大手印(Mahamudra)修行的几个阶段的术语。大手印(Mahamudra)的果是“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磐”。其最高境界是光明大手印(Mahamudra),上师是大成就者,直接用自己修成的果位加持弟子,使弟子当下契入光明大手印(Mahamudra)。这种境界只存在于有黄金念珠般传承的教派,而且每一代的上师都必须是大成就者。这样的教派很少,比如现在的香巴噶举(Shangpa Kagyu)和六祖以前的禅宗。

 

佛家的出世成就有三大类,铜轮,银轮,金轮。早在一千四百多年前,中国的佛教便相当发达,与中华文明一起,屹立于世界文化之林。智顗大师弘扬圣教,当时的皇帝拜他为师,受菩萨戒,曾使长安日念佛者达十万人,声名远扬。智顗圆寂前,弟子们以为他成佛了,他却实话实说,承认自己“领众过早,内功全荒”,只证得了铜轮成就(即往生成就)。银轮者中有成佛,比如中有成就幻身,“中阴”后期任运成就报身;或是成就了金刚幻身,仍行无间利众事业,暂未成佛,如三世章嘉(这也是一种中有,但非寻常的生死中有可比)。金轮者,即生成佛也,达摩、惠能是也,莲花生大师是也,香巴噶举(Shangpa Kagyu)历代根本上师是也,密勒日巴是也,菩提树下的释迦牟尼是也。金轮成就者可以有化身普度有情,并非转世,其自身的光明与法界的光明融为一体(佛经里称作“入灭”或“究竟涅磐”)。比如妈祖为观世音菩萨的化身,具足悲智力,观音菩萨是太阳,千处祈求千处应,妈祖是太阳的光芒。金轮成就的修行主干即是大手印(Mahamudra),为华严树之茎,主干通天,最高处即是成佛。银轮铜轮者,要想成佛,也必须修大手印(Mahamudra)。诸佛本性平等,但事业因缘有示现上的差异。成佛后的“修”,可以是事业深度广度的拓展,比如莲花生大师也学了织布等手艺,江贡活佛学会了汉语; 可以是统帅自己和周围能力的拓展,比如神通的习练(就像是学手动挡的开车,虽来成就不执著于开车,但他/她要想开,也要随缘去学), 华严树还有花和果实,虽未必高于主干,但可以有很多殊胜的悉地,比如香巴噶举(Shangpa Kagyu)的身心无死无灭瑜伽和大迁移虹光身成就。

 

道次第者,走路的指南,一步步走,直至成功。比如从小学基础学习,到中学毕业,再读大学,成为一个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适应社会的人,即人道的道次第。当然不上大学,也可能混得好,大学毕业也可能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但总的来说,按教育的道次第走,稳妥,可行,成功率高。道次第一词范围极广,小到一次旅游,大到美化环境,都可以遵循一定的道次第。从修道来讲,也是有次第的。从基督教来讲,先是慕道人,然后觉智,然后成为宣道者,都有一定的次第。道家亦然。比如龙门派,成就者不少。除了丘处机当过国师的政治原因外,其成功之处也在于他的井然的次第。其采纳了“存天理,去人欲”的宋明理学思想,适应了那个时代,先斩白龙/赤龙,练精化气,结小丹,再结大丹,然后婴儿出壳,十年面壁,粉碎虚空,不到这一步,不传下一步,先要炼己筑基。很多人活几百岁,身体非常健康。萧天石认为修道者,只是精神长存,非长生不老,是因为他是位理论家,没有深入实践。我曾经和一位专门研究道学的教授谈过,他采访了很多道教中人,被采访者认为修龙门派(清修)太苦,都转到正一派了(可以双修)。我告诉他,清修并不苦,结丹之后,内在的气机很舒服,没有欲望了,再到尘世上修,很潇洒。可是现在的人欲望重,又没有“存天理,去人欲”的坚定信念,师傅也不轻易传诀窍,所以修不上去。

 

有人说,释迦牟尼佛所说的所有经都是道次第,很有道理。很多佛经给我们指出了修行的方向。(也有人说佛经是佛的弟子集结的,非佛所说的原话。我觉得毕竟鸠摩罗什和唐玄奘俸昭译的部分应该是很可信的。毕竟鸠摩罗什和唐玄奘都有很高的修证,应该对所译的经有所体悟。)大藏经包罗万象,指出了不同的修行道路。净土宗以净土五经为指南,Theravada以阿含经为指南。Theravada在中国因为门户之见,被叫做小乘,来自梵语和巴利语,意思是古老的教导,也称为上座部佛教,相对于后来兴起的大乘为早。其实小乘更接近原始佛教,强调出离与苦行。这两点也是密勒日巴尊者成就的因素。很多“大乘”行者做不到,只停留在口头禅和有漏善行的层面。小乘的阿罗汉也有四个果位,相当于大乘的一至八地,初果阿罗汉相当于明心见性,已经入圣流。佛陀在世时,佛被尊称为大阿罗汉,很多人加入释迦牟尼的僧团,佛陀可以给予及时加持和开示心性,“世尊拈花,迦叶微笑”,这便是典型的大手印(Mahamudra)以心印心,带出了一大批圣者阿罗汉,有的当下进入四果阿罗汉,称为超越证,相当于后世所说的一箭透三关。上座部也有道次第(如巴利三藏),中国的傣族有非常丰富的傣文著作,其中即包含有南传巴利三藏的傣文译本。十地经是菩萨乘的道次第,被归入华严经藏。很多经是相通的,华严经中描述的佛国的庄严伟大,破除了对这个娑婆世界的执著,我们这个世界的一劫,才是阿弥陀世界的一昼夜,而阿弥陀的一劫,才是更高世界的一昼夜,而那更高世界的一劫,才是更更高世界的一昼夜,……。宇宙无始无终,不知所来,不知所去,地球就如一粒微尘,其上的人类不过是昙花一现。那怎样才能让生命更有意义呢?那就是觉悟于当下的大手印(Mahamudra)。佛陀的教法可以概括为戒定慧三学,因戒得定,因定生慧,本身就是道次第,其中的慧指出世间的空性智慧,即大手印(Mahamudra)。

 

宁玛派有种法叫大圆满,其证悟最高境界与光明大手印(Mahamudra)无二无别。但大圆满的道次第传承不知,只能从其他的无上密法说起。无上密中的六大金刚(密集金刚,玛哈玛雅金刚,喜金刚,胜乐金刚,大威德金刚,时轮金刚),金刚瑜伽母法,奶格六法,司卡史德六法,那洛六法,施身法等都有次第,很多法可以总括为生起次第和圆满次第,得遇金刚上师,如法修持,定能成就。其法本或上师的耳传教授,便是最好的道次第。但无论是哪个无上密法,大手印(Mahamudra)为其精髓。有了大手印(Mahamudra),才有了真正的出世成就。持咒观想的目的便是为了证得大手印(Mahamudra)。从这个意义上说,修习无上密法的过程,也是在走大手印(Mahamudra)的道次第。那么不修无上密法,可否成佛?答曰,可以。比如禅宗,以心印心,从开悟,到保任,到打成一片,便是实相大手印(Mahamudra)的典型证悟过程。禅宗的达摩祖师也去过西藏,有学者研究,发现他和大成就者帕当巴是一人。在藏地,还有鲜为人知的达摩祖师般若法,即是大手印(Mahamudra)法,如法修习,可即生成就。

 

佛陀有八万四千法门,至于从空处走,还是从有处走,依因缘而定。其实,依有还是依空,本来就是一个两千年多来争论不休的问题,正如人性本善还是本恶,自古难有定论。八世纪末藏地的那场大辩论,以莲花戒为代表的“依有”方胜,“依有”的一方便依靠政治势力,压制了“依空”的一方,汉地的禅宗僧人被遣返至沙洲(现在的敦煌)。笔者曾喜欢看国际大专辩论赛,记得93年那一次,复旦的辩手赢了,其论点为性本恶,以性本善为论题的一方输了。可是人类真的是性本恶吗? 辩论终归辩论,总要有一方凭辩技取胜,其命题也许是很多人思考了一辈子的问题,至于谁对谁错,也许不是靠一场辩论就能说清楚的。难道当时人的思想不会想到这些吗?非也。在此之前赤松德赞几次派遣使者到四川,学习禅法并在吐蕃地区传播了他们的教法。藏地何马以文学小说的形式提出了一个新论点,认为当时引进佛教主要目的是为了加强统治,当然无心插柳柳成荫,佛法的兴盛使藏民族从野蛮和争斗走向了文明与和平。如果是这样,从统治者的角度考虑,依有的一方胜是必然的,依空的一方认为每个人都如来藏,都有可能当下开悟,生佛平等,那他们还会听话?在政治的夹缝中,依空的一方必然要认输的。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莲花戒虽一时取胜,但不久,也成了地方权贵的眼中钉,遂被谋害。这次争论的内容在敦煌出土的汉文卷子《顿悟大乘正理决要》和西藏的《五部遗教》中都有详细的记载。当然了,还是汉藏经卷各执一方。《顿悟大乘正理决》记载:“我大师密授禅门,明标法印,皇后没卢氏一自虔诚,划然开悟,剃除绀发,披挂缁衣,朗惑珠于情田,洞禅宗于定水……。赞普姨母悉囊南氏及诸大臣夫人三十余人,说法大乘,皆一时出家矣”。《布顿佛教史》也说:“吐蕃大多数人均喜其(摩诃衍)所云,并学其道”,“汉地和尚摩诃衍之门徒广为发展。”由于吐蕃众僧多学摩诃衍的禅宗之道,曾致使桑耶寺都断绝了香火供养。足见汉地禅宗影响吐蕃佛教界及世俗之深广。

 

须知除了极少上上根利器,可以当下证得光明大手印(Mahamudra)外(如香巴噶举(Shangpa Kagyu)的奶格玛祖师),大手印(Mahamudra)也是有次第的。成就上师的心传与指导便是最好的道次第。密宗讲心气自在,认为心气为一,也就是说,心是一种非常精微的气,最精华细微的气即心,提出了最细风心的概念,这是密宗的心气一元论,远离了唯物唯心二边,是密宗最精华的理论之一,这一点填补了显宗的空白,也是很多传统道家修炼者没有明确的问题。香巴噶举(Shangpa Kagyu)在心气的修习上,有其精妙殊胜之处。显宗唯识固然好,但讲到生命的本质,有的说是体温,讲到转世,有的说是阿赖耶识,阿赖耶识的提法很对,但如何转的,不甚了了。有人问,既是心气自在,为何生病?答,心气自在的“气”是构成意识基础的最精微的气,躯体的气比较相对混浊,如果不炼身体的气还会生病,但如果心气自在后,再用恰当的方法练练躯体的气,很快就能见效,祛病强身延年益寿不难,故香巴噶举(Shangpa Kagyu)除了根本的五金法外,还有奶格长寿法等诸多妙法。密勒日巴的弟子若琼巴得了病,治不好,就到印度学了类似气功的方法治好了,密勒也没有反对。“吾有大患,为有吾身”,怎么办?最殊胜的办法就是成就殊胜的大迁移虹光身,此身隐现自在,无死无灭,可前往任何一个时空区域(包括十方佛国,净土),这种成就的人很少,比如莲花生大师,奶格玛祖师,和司卡史德祖师。当然,诸佛的利生事业有大同,存小异,不一定人人都以虹身成就利益众生。当年印度一大圣邀请琼波朗觉去印度闭关成就无死虹身,琼波朗觉有父母弟子在,便没去。但一个大成就者并不会因身体的痛苦而痛苦,金刚经上说,释迦牟尼佛前世被五马分尸时都没有分别心,可见他的意识(心气)有很强的独立性。当然,身体的气可以影响到心气,影响意识,没有成就前的身体对神的影响很大,气一而动志,这就需要摄善法,把有用的健身方法拿来修身,为我所用,所以修佛与健身不矛盾。很多人修了佛之后,便自以为是,骂健身功老师,这是不对的,本人也修不上去。

 

雪漠(XueMo)先生的《大手印(Mahamudra)实修心髓》便是一本非常好的大手印(Mahamudra)道次第的教材。作者有修有证,成书于当代,语言易懂,不存在翻译不恰当或以讹传讹的问题。当前关于大手印(Mahamudra)的书不少,有的作者没有修到那一步,他的书就很难有确切的行动指南。有的书是译文,这要看译者的水平。有的书流传了千百年,是否被改过?比如六祖说的是,“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还是“佛性常清静,何处染尘埃?”至今没有定论。还有的书是大手印(Mahamudra)的前行,先脑子里过一遍学的知识,比如思维出离,菩提心,正见,请求上师在修法的各个阶段予以加持。这样的书可以当参考书看看,不可过度依赖。

 

大手印(Mahamudra)的成就关键是上师,必须有上师开示心性,给予指导、印证、加持,才能修成就。上师的印证不是简简单单的去证明你的境界,其实功夫高的师父当下扑捉住了你的意识状态,一照,把你心气没通的给你通过去,这也是帮你带,既印证又加持,把证悟境界传给你。当然,还有信心,具足信心,内心诚敬如水,才能跟师父的信息接上,所以有人说上师的加持不在上师的能力大小,在自己,这说对了一方面,但不全面。后来的禅宗之所以很多沦为口头禅,就是因为没有成就师的指导,只有方法,死在形式上,便失去了灵魂,笔者见过一位曹侗宗的传人,本人没有见性,理上懂一些了,离明心就差一点,却给别人开示心性开示了数十年,仍无一成就的弟子。而且有时把道理讲明了,去除了神秘化的东西,没有正见的弟子,会丧失信心。(那如何让人起信呢?密宗有三轮之说,神通轮,印心轮,教戒轮。前两轮是为使弟子起信,因材施教而设。如果师傅不会神通轮,印心轮,怎么办?或是学人因有邪见而不信,怎么办?只能随缘,任何法都有局限性,有人曰,不度不信之人。道家亦然,有的道教成就者,帮别人时,先看你的气,如果清澈,就给你治病,比较混浊,就先不管。这样他治一个,好一个,因为他挑。这也是只度有缘人。用现代的话说,就是多快好省的为人民服务)

 

关于修行的道次第,历来有贤者著书立说,印度四禅八定之法,可参阅《佛学次第统编》,此修法源于古印度,佛陀之前便有,实为四禅四定,四禅之后,如果开示心性,可直接契入大手印(Mahamudra),但如果没有开示心性,则可能流于外道,难以解脱。中国汉地的佛法孕育了几种独步千古,超越古今的文化。禅文化便是其一,还有被大德推崇的天台止观。汉地的智颛便是一位不亚于藏地宗喀巴的大师级人物。其著作有《摩诃止观》、《禅菠萝蜜多法门》(又称止观次第),是由浅入深之门;还有《童蒙止观》,顾名思义,为初业行人之入门;还有《六妙门》,可修俗谛,也可修真谛,前后深浅不定。止观二字,定慧也,三根普被,利钝兼收。当下,汉地最流行的为净土法门,就是末法时代最善稳的道次第之一,先修往生,去了净土(成佛的中转站),“若得见弥陀,何愁不开悟”,再往佛地上修。其实,开示空性不一定等到往生之后,有的行者可进入念佛三昧的境界,如果此时给他/她开示心性,可以当下开悟,这是在真正的禅净双修。

 

时光如梭,岁月无常,智颛之后,一晃又是八百年,这时在中国青海的宗喀地区出生了一位善知识,人称宗喀巴(巴,人也),他学识渊博,著作等身,最有名的便是《菩提道次第广论》和《密宗道次第广论》。菩提者,无上正等正觉也。如何修呢?《菩提道次第广论》给出了调心的法门。行者修之,有的生起出离心、菩提心和一定的正见,有的甚至有了一定的止观的修证。该书以中观应成派的观点,只破不立,有助于克除很多思想里的执著。可惜该书的国语翻译欠佳,法尊版的半白话半文言风格,对广大读者提出了挑战,是对宗喀巴大师的侮辱,如果换作释迦牟尼佛,是不会这样的做的,佛的经总是重复,目的是为了别人懂,毫无炫耀或神秘化的动机,这是大智慧。平心而论,法尊的文采,比起真正的大家,还是相形见绌,我们的祖先早在几千年前就可以写出比这好不知多少倍而且更易懂的文言文,比如成书于两千多年前的司马迁的《史记》;华锐版的下士中士道翻译很好,可惜止观部分的讲述难懂,毕竟译者为藏人,且其修正无法和宗喀巴相比。于是乎,很多人只好看些参考书。但有些参考书的作者并没有克除法我执(破法我执相当于八地),有的竟把应成派以外的见解称作“下劣的”,但实际上持“下劣”见的人也有很多金轮大成就者,比如莲花生大师、惠能和密勒日巴等等,还有很多在不知道中观应成为何方神圣的情况下也成就了,比如燃灯古佛、释迦牟尼佛、阿含经上的过去诸佛。《菩提道次第广论》最特别的地方是引导学人由显入密。修密宗,上进快,但也可能堕落的也快。就像爬一座俗人不能征服的大雪峰。去山顶前,要经过大冰裂缝,罡风带,遭遇血雪,变化无常的恶劣天气,和各种冰川峭壁。显然,要攀登雪峰,行者最好先做些准备,这些准备包括菩提心,出离心和正见,修学菩提道次第广论有助于完成这些准备。《密宗道次第广论》仿佛是一个总的行动指南,告诉你如何走,何时走才能最安全的到达顶峰。宗喀巴大师有密集金刚的传承,书里面把修父续密集金刚的道路描绘的忒细。《密宗道次第广论》给予了战术的总指导,是很多人验证过的,所以是清静见和清静行(当然,国语翻译的质量问题也存在)。如果不听从战术的总指导,就有可能出错。雪峰各异,战术也许有差异,具体修法还以具德上师的指导为准。当然,密法的至高点是即身成佛,必须通过大手印(Mahamudra)这根华严树茎。大手印(Mahamudra)既是战术,也是战略。

 

  总之,大手印(Mahamudra)是一切成佛法门的必经之路。在佛教修证中,八万四千法门,显宗密宗、小乘大乘均有道次第,一步一步走稳走好,但要想入圣流,必须大手印(Mahamudra),很多道次第的目的便是证悟大手印(Mahamudra)。香巴噶举(Shangpa Kagyu)的光明大手印(Mahamudra)者更是人类历史上的一道亮丽的风景,以心印心,速即成佛。她可以融入任何一种佛法,使之有了质的飞跃。而且大手印(Mahamudra)文化具有普世性,她不仅局限于佛教,她更是一种饶益有情的善文化。她可以融入任何一种世间法,当下关怀,给人带来一份清凉与洒脱。道家祖师曰:“祖性灵明即是丹”,祖性灵明者,大手印(Mahamudra)也。

 

 

作者:孙万朋博士,定居加拿大,《我的灵魂依怙》一书的英文翻译家,香巴噶举(Shangpa Kagyu)信仰者。

 

 

附:“雪漠禅坛”现场听讲申请表.doc

 

●雪漠(XueMo)作品专卖:http://shop35991997.taobao.com/

●雪漠(XueMo)墨宝义卖:http://www.xuemo.cn/list.asp?id=89

 

 

友荐云推荐
  相关文章
2013-11-12 06:54
2012-07-10 07:19
2013-05-20 06:36
2013-05-06 09:29
2013-09-10 06:31
2012-08-13 08:37
2014-01-04 08:04
2013-05-14 05:33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