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域外传真 >> 正文

奥·米尔博:苹果酒桶

2018-10-31 16:46 来源:www.xuemo.cn 作者:奥·米尔博 浏览:550293

·米尔博:苹果酒桶

午饭吃过以后,我们的东道主,拜耳士最胖的农场主之一的洛尔莫邀请我们参观他的储藏室。

  “请你们看件稀罕物,有趣的稀罕物,特别有趣!”他说。

  特别可笑的是,在酒足饭饱之后他突然冒出这样一种古怪的想法,而且又是在开猎的第一天,这时的分分秒秒都是宝贵的。我们多想回去打小山鹑、野兔子啊。可洛尔莫老爹很顽固。特别是在他酒酣耳热的时候,就更加顽固。尽管已看出我们一脸的不高兴,他还是一再坚持,要求,强迫我们接受他的安排。

  “如果看不到这个物件,你们会后悔的。”老人一边引导我们进入他的储藏室,一边不停地絮叨着,“因为,这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东西……小山鹑,野兔子这些个东西什么时候都有……而我要给你们看的猎物,不论咱们这个地方,外面,还是随便什么地方,没人敢夸海口说他有同我一样的东西。啊!天哪!妙极了。”

  在我们看来,这间储藏室同别的储藏室没有什么区别。它宽敞、昏暗、潮湿。深处,二十几只硕大的苹果酒桶整齐地排列在坚固的桶架上。被拆得七零八落的榨汁机躺在屋子的一角。其他地方堆放着—排排的新木圈和一垛垛陈腐的桶板,还有运送木桶的梯形滑道和用来搬动沉重的、盛满苹果酒的大木桶用的木制工具。储藏室里弥漫着这些东西散发出来的葡萄渣的酸腐味。

  “我们到了”主人洛尔莫说,“小心!”

  但突然,他像要改变主意—样,沉思片刻,用手搔着头,一副茫然不知所措的样子。

  “我带你们到这里来可能是个错误。”他放低了声音说,“因为这不是—件自然的东西……,但你们都是朋友,对吗?好小伙子,到了外面千万不要满嘴乱跑舌头,向左邻右舍透露,就当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不知道。怎么样?办得到吗?”

  我们感到事情有点玄妙,就像农民在一种兴奋的状态中,有时也想作点推测。然而,洛尔莫老爹的话和他谨慎的举动还是让我们感到有点儿困惑不解。

  “就这么说定了,怎么样?”农场主重复说。

  我们中有一人向他保证,我们一定严守机密。

  “那么好,你们马上会看到一件特别有趣的东西!我只能告诉你们这些。”

  他向那只最大、最宽的酒桶走过去。酒桶的圆形堵头上用沥青涂了一个黑色的大叉。

  “你们知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吗?”他向我们发问道。

  “苹果酒。”有人问答说。

  老人耸耸肩膀。“苹果酒……当然是苹果酒!……那你们知道苹果酒里面有什么吗?”

  “苹果!”我们异口同声地说。

  “苹果,当然是苹果,你们都在卖弄小聪明,我的先生们……”

  “洛尔莫先生,您别生气,快告诉我们,您的苹果酒里到底有什么呀?”

  老农场主用多疑的目光,斜眼打量着我们。

  “我要是告诉你们吧,你们肯定会觉得我在骗你们,你们会生我的气……”

  时间就这样在悄然地逝去。透过开启的储藏室大门,从远处传来阵阵的枪声……

  “洛尔莫老爹,我们确实不晓得苹果酒里有什么,我们想知道这一切,因为这—定很离奇……”我说道。

  “离奇,确实很离奇。啊!是的,很离奇……没有什么人能有如此离奇的东西!要想找到同样的东西怕是要转遍全世界哩……好家伙?真是离奇……啊!有意思!啊!好家伙!……”

  “洛尔莫老爹,别卖关子啦,讲吧,快讲吧!”

  老爹沉思片刻,轻轻地摇了摇头……

  “当然,但,你们千万不要告诉巴黎的伙伴们。你们要在这里向我发誓。”

  “当然,洛尔莫老爹。”

  “那好吧,孩子们,在这个苹果酒桶里,在苹果酒桶里有一个人!”

  我们惊叫了起来。

  “真的,在这个苹果酒桶里还真他妈的有一个人。在苹果酒里躺着一个又高又大的男人……一个男人,一个普鲁士人。恕我冒昧,是一个像你,像我,像大家一样的人……我要告诉你们……我敢肯定里面有一个人。因为,这个人是我放进去的,连同他的刀、钢盔、靴子及所有的东两一块放进去的……他在里面……让我想想……他在里面已经待了……已经待了……”

  洛尔莫在数他的手指头……

  “已经待了十七年了!到十一月就整整十七年了……都过来……拍拍这个酒桶……不一般吧,嗯!敲敲这个十七年前就放进去一个人的苹果酒桶……靠近点儿。”

  他冷笑了一下,补充说:“总不能说这个人没有经过洗礼吧!再靠近一点儿!”

  我们看着酒桶,心里十分难受,透过静静的桶板,我们似乎看到在黄色的液体里漂浮着大块大块黏糊糊的肉体。而这以前曾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洛尔莫老爹走近我们。我们觉得他这时的酒劲儿已经醒过来了。

  “报上说要打仗。”他说。

  他用手指着那只可怕的苹果酒桶:“然而,战争是悲惨的……特别悲惨的!但又有什么办法呢……下面我给你们讲讲这个可怜的家伙的故事……确切地说那是1870年……当地还未出现普鲁士人的影子……但人们知道他们离这儿没有多远……有—天我照常去地里施肥……正当我卸车的时候,看见从远处过来一个人,他骑着马,脸色苍白,头上有什么东西在闪闪发光……我想:‘这个人一定是普鲁士人……他来这儿大概要杀我。’不一会儿,那个人骑马来到我的面前……马停住,他从马背上跳下来……当然,作为普鲁士人他的样子并不凶……他开始叽里咕噜地跟我讲着什么,当然,讲了一大堆我也没听懂……但我明白他是迷路了,在向我打听路……他甚至从短裤兜里掏出钱包来给我看他的钱币……他大概是想让我给他带路……听着,先生们,我不是个恶人,连个苍蝇都不曾伤害过……可当时,我是火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可能是我的两个孩子都去打仗,—直也没有消息的缘故……也可能是我在想普鲁土人早晚要来毁坏我们的家园……反正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用双手握紧钢叉,拼尽全力,狠命地向那个人刺了过去……他倒下了……我把钢叉刺进了他的胸膛,结果了他……这些个事还是挺逗的……叉他的时候我也没觉得比叉我的肥料更激动……我不能把这个人留在田地里,别人会发现。天啊!他成了我的影子,是不是?马嘶叫着自己跑掉了……我把那个人装到车上,用肥料盖好后就回到了农场……跟你们说实在的,我当时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可值得特别骄傲的……不!这个人,这个普鲁士人给我出了道难题……我该怎么办呢?我—开始想把他埋起来,但又听说普鲁士人经常在房子周围掘地,搜寻藏起来的食物。另外,我对狗也有戒心,狗能嗅出死尸,并在埋人的地方扒土……说真的,我很后悔。但不管怎么说现在必须拿出办法来。因为普鲁士人随时都可能赶到。于是我就想出了这样一个办法:夜里,我爬起来,将这名士兵拉到储藏室……我将—个最大的苹果酒桶拆开……将那个人放进去,再把桶装好,放回酒桶架上……我打开桶塞往里灌苹果酒,直到灌满……而这一切,全是我一个人自己干的……我敢肯定这个工作量还是很大的,而且相当大……一桶酒就白白浪费了!但你又有什么办法呢,该舍就得舍!时间相当紧,因为第二天普鲁士人就到了,他们只看到了火……从这时起那个人就一直待在那里面……我也没敢把他搬出来。”

 

  这时,邮差出现在储藏室的门口。

  “您好,洛尔莫师傅!诸位好!”他说道。

  “你好,我的孩子!”

  “天气真好,洛尔莫师傅!”

  “是很热,我的孩子!”

  “是的,是很热,洛尔莫师傅。”

  “喝口苹果酒吧,我的孩子?”

  “这我不拒绝,洛尔莫师傅。”

  “那好,我的孩子,你到房子里拿—把钻孔器和一个缸子来……我让你尝尝一种你从未喝过的酒! ……去吧!”

  过了一会儿,邮差拿着钻孔器和缸子回来了。但是,洛尔莫拿起—个桶塞儿。他开始在苹果酒桶上钻孔。苹果酒一小股—小股地涌出来……装满了缸子。然后,农场主把他刚刚钻好的洞用塞子堵上。

  “喝吧,孩子。”他一边对邮递员说一边把盛得满满的苹果酒缸子递给他。“这是纯汁。”

  邮差点头致意,笑了笑,用手背擦着嘴唇。

  “洛尔莫师傅,祝您身体健康,祝各位身体好!”他说。

  但他刚唱了一口,就停了下来,锁紧眉头并做了一个鬼脸。

  “怎么了我的孩子”洛尔莫师傅说,“酒不好吗?……”

  邮差的目光落在酒上。

“是的。是好苹果酒,当然是好苹果酒……”他说,“但是,挺滑稽的,它有—股味儿……一股味……恕我冒昧,就跟我的靴子味儿差不多……”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2012-07-19 07:52
2014-04-29 10:05
2014-10-07 06:38
2013-04-19 07:02
2013-10-08 06:59
2014-11-05 06:21
2016-01-18 12:08
2015-06-05 06:54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