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赏雪台 >> 文学朝圣 >> 正文

雪漠:宗教的意义是“爱”不是“用”

2018-05-16 09:56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雪漠 浏览:139436
内容提要:当一个作家单纯用作家的眼光去分析“神”、欣赏“神”的时候,他根本就感受不到所谓的“神”,也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神”。那么,这个“神”就不可能属于他自己。

雪漠:宗教的意义是“爱”不是“用”

●雪漠:你怎么看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

◎张存学:他的作品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死屋手记》。因为这本书写他被流放到西伯利亚的事,跟他以前的一些作品不太一样。这部作品给了我一种“切肤”的感觉,就像是自己亲身经历的一种记叙。

陀思妥耶夫斯基这类俄罗斯作家都有巨大的精神背景,比如托尔斯泰。他们之所以伟大,首先就是精神的伟大,也就是我们刚才提到的,他们的作品中有一种巨大的灵魂投影。他们的精神世界非常广阔,非常丰富,而且他们都把写作当成一种精神追求的方式。

英国作家伍尔夫将那一代的俄罗斯作家与英国作家做过比较,之后发现,英国作家更多的是在技术上下功夫,但俄罗斯的大作家们则是在精神领域走得非常远,并且都有一种承担人类命运的使命感。因此,她说很多有名的英国作家都比不上俄罗斯的作家

●雪漠:俄罗斯作家拥有东正教的背景,这种背景与基督教不完全一样。当它的精髓与俄罗斯大地上的文化融为一体的时候,就会产生一种非常适合大作家生存的文化土壤。这种融合后的文化很可能会与东正教文化发生冲突,但其中必然有着东正教的营养。

我举个例子:托尔斯泰与东正教有着巨大的冲突,他提出的诸多东西也是东正教所不允许的,但如果他由始至终都不是东正教徒,就不可能成为我们今天看到的托尔斯泰。然而,如果他仅仅是个东正教徒,也不可能成为托尔斯泰。换句话说,当托尔斯泰既是东正教徒,又不是东正教徒的时候,托尔斯泰才会诞生。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托尔斯泰只有汲取了东正教最精髓的营养,又不被诸多的宗教形式和概念所束缚的时候,才能成为后来的他自己——一个值得世人敬仰的伟大作家,同样也是一个时代的伟人。

我们中国的作家,要么就拒绝宗教,要么就把宗教当成一种工具。真正的教徒很少,真正有宗教精神与宗教智慧的人更少。当然,我谈到的“教徒”,并不是一种负面性质的存在,而是宗教信仰的必经阶段。如果一个人对宗教没有相当的热爱,从来都不曾是教徒,他就不可能真正地进入宗教。因为他没有真正的敬畏与向往,不可能把所有的生命都投入进去,完完全全地消解自我,用全部的爱去实践心灵救赎以及对世界的奉献。

所以,真正的信仰者最终必须超越教徒的身份,但他绝对不能忽略“成为教徒”的这个过程。没有这个过程,他就缺少一种心灵的历练,也得不到一种让他彻底升华的强大力量——最重要的是,不经历这个过程,他就不可能拥有一种真正的宗教精神。

同样道理,当一个作家单纯用作家的眼光去分析“神”、欣赏“神”的时候,他根本就感受不到所谓的“神”,也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神”。那么,这个“神”就不可能属于他自己。只有刚开始就培养出一种教徒般的热爱,他才有可能完全放弃自我,融入一种巨大的存在,并且被这种巨大的存在所磁化,拥有一种真正的宗教精神,甚至宗教智慧。

现在的作家根本就没有走到这一步,他们所谓的“从宗教中汲取营养”,只不过是生硬地从宗教的形式、历史、哲学中“拿来”一种东西,点缀自己的知识体系。看起来,他认可宗教,甚至愿意将大量生命投入宗教文化的研究当中,但事实上,他只是在“用”宗教,而不是“爱”宗教。这种功利化的心态,在他与宗教之间制造了一堵无形的墙壁。他可以透过这堵墙看到宗教的许多东西,但他永远都无法进入宗教,也无法真正地感受宗教。相应地,精神追求也罢,灵魂向往也罢,永远都不会在他的生命中占有主导地位。因此,他肯定不会成为陀思妥耶夫斯基与托尔斯泰那样的伟大作家。

◎张存学:不仅中国作家,大多数人对宗教的认识,都局限于一种符号化的东西。他们把宗教对象化,然后将其当成自己可以依赖的某个观点,或者某种价值。但这恰好是与宗教背道而驰的。很多人不断在主流价值体系中兜圈,最终仍然跳不出这个圈子,就是因为他们的精神根本没有进入更深的层次。这时候,他们的心态就是你刚才所说的“用”。这个“用”跟一个人的信仰无关。

●雪漠:成为教徒是信仰的初级阶段。虽然它的层次很低,但是如果一个人连这个层次都达不到,就根本不可能上升到更高的层次。因为他永远都进入不了某种境界,更享受不到那种状态下的快乐。想要进入那种境界、享受那种快乐,你就必须把自己变成一滴水,让它融入法界智慧的大海,它才能通过对自我的消解,走向一种更高的境界——化为大海。如果你仅仅是观光客,或者海洋学家,那么无论你怎么努力地接近大海、了解大海,都不可能变成大海本身,也不可能拥有大海的力量与胸怀。换句话说,如果你根本没有把一种伟大存在当成灵魂的依怙,去向往它、敬畏它、热爱它、走向它,也就不可能升华为这样的一种存在。

我举个例子:一个人无视社会道德,肆意伤害他人,占有他人的财富,掠夺他人的资源,但他或许也认可“世界是无常的”、“善与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这类道理,或者说,正是诸如此类的道理为他提供了堕落的理由。所以,没有建立一种对真理的效仿、依赖与热爱,就不可能实现真正的超越。有的人甚至会在某种对真理似是而非的理解中,变得更加糟糕。因为他不向往升华,只想为自己的行为寻找理由。所以,任何一个领域的人——不只是作家——想要实现托尔斯泰那样的成就,就必须经历托尔斯泰那样的历练,先成为教徒,然后超越教徒的身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托尔斯泰”。

◎张存学:到最后,要把自己进入某种境界的道路都打破。

●雪漠:就目前的现状来看,好多作家都进入不了那种状态。

——选自《光明大手印:文学朝圣》雪漠   中央编译出版社

 

“雪漠亲子阅读”掌门直播(扫码观看)

  相关文章
2011-05-15 06:10
2014-02-01 07:35
2017-01-11 20:46
2011-05-12 08:49
2015-12-15 10:21
2011-06-11 10:38
2014-05-25 06:34
2011-03-13 07:43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