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创意写作 >> 正文

罗倩曼:“贬官文化”与超越精神

2017-12-19 08:50 来源:www.xuemo.cn 作者:罗倩曼 浏览:3588023
内容提要:正是在回顾雪漠老师这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为我们在传承传统文化的旅途上,注入了无穷的力量。

 

罗倩曼:“贬官文化”与超越精神

 

雷州行:南国覆大雪,师恩暖吾心

 

前不久,雪漠老师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志愿者一行,受湛江文化志愿者们的邀请,前往雷州进行文化考察。这次文化考察,让我们对岭南文化的脉络,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对历史悠久的雷州文化,有了更加直观的感受。

仅仅在短短的几天中,我们便收获了累累硕果。其中有对湛江雪漠图书中成立的见证,亲历了雪漠老师在湛江雪漠图书中心的读者见面会;聆听了雪漠老师解读《苏东坡传》的智慧妙音;考察之余,欣赏着志愿者们接踵而来的游记美文。在农历十月二十日这天,天南海北的读者以及志愿者们,在线上、线下共同为雪漠老师庆祝生日,回顾了雪漠老师这几十年来的生命历程,在每个重要的生命时期,所诞生的著作。正是在回顾雪漠老师这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为我们在传承传统文化的旅途上,注入了无穷的力量。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雷州半岛位于祖国大陆紧系南端边陲,广泛吸收优秀的中原、南岳、黎僚等文化,互相碰撞、融合,不断充实、更新,逐步形成独放异彩的雷州文化。如雷州方言、雷祖雷神、雷歌雷剧、雷州音乐、雷州傩舞、雷州石狗、雷州珍珠等“雷字号”风物,凸现雷州文化特有风采。雷州文化是“天南重地”的区域文化,在南粤历史文化中占有重要的地位,雷州文化与广府、潮州、客家文化并称为广东四大文化,在我国众多的地域文化之林中占有重要的一席。

我们跟随着雪漠老师的步伐,参观了雷祖祠、十贤祠、雷州市博物馆、雷狗文化博物馆、寇公祠、苏堤等名胜古迹。在参访之余,雪漠老师协同我们一边行走、一边逛书店,可谓言传身教,什么是行万里路,读万卷书——还有在行走中“交一万个朋友”。如此,我才忽然有悟,雪漠老师的小说中,那一个个博大、杂芜、包罗万象的世界,以及那些呼之欲出的人物,是如何在他心中酝酿以及诞生的。只有这样的言传身教,我们才能在生命的行走与感悟中,仿佛能触摸到书中的那一个个真实的世界,也让我们明白了,雪漠老师他丰厚的文化学养,是如何在一次次远行的旅途中,点点滴滴积累而成。这也是随同雪漠老师进行雷州文化之旅给我们生命深处带来的启示与触动。

雷州文化源远流长,有着很古老的历史积淀。

雷州半岛地区在新石器时代已有先民繁衍生息。春秋称百越,战国归楚界,秦时属象郡。隋唐时期 ,这里是汉、黎、苗、侗、瑶等多民族杂居地区。宋朝以后 ,大量闽人南迁,定居在雷州半岛及周围地区,成为主要居民。二千多年来,勤劳聪明的雷州先民创造了辉煌的文化,留下了许多宝贵的文化遗产。雷州享有“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中国书法之乡”的美誉。这里不仅有“天下四绝'”之一的雷州换鼓、“南方兵马俑”的雷州石狗,而且有令人心往神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雷歌、雷剧、雷州音乐、姑娘歌、傩舞等。这里是多种文化的汇聚地,土著文化、中原文化、闽南文化、海洋文化在这里碰撞融合,催生出独具一格的雷州文化,成为岭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雷州人重视科举,文风蔚盛,历史名人不断涌现。 雷州先贤进士出身者23人,举人出身者200多人, 最具代表性雷州名人——陈文玉、陈瑸 、陈昌齐、陈乔森、莫玖等。宋代以后的雷州属荒蛮之地,被贬朝臣多数来这里,仅宋代贬谪入雷州的名贤有寇准、赵鼎、李纲、苏轼、苏辙、秦观、王岩叟、任伯雨、李光、胡铨等。他们为推动雷州文化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成为雷州文化发展史上一座座里程碑。

南蛮之地多达官

前不久,海南的文化志愿者们,曾经邀请雪漠老师到海南进行文化考察。其中被贬途中经过雷州的官员,有不少都到达了海南。在古代,海南是祖国最偏远的蛮荒之地,被贬到海南的官员者,十有八九,有去无回。

被流放海南的谪吏遣臣中,历代以来无已计数。

从汉到明,被贬到海南的贤相、名臣、学士有15人之多,其中有10人居住在三亚崖城镇水南村,至今村中仍有多位被贬名相、大臣、学士的后人居住。唐宋两朝被贬谪、流放到海南来的朝廷名相、大臣和著名学士,许多都在这里居住,并在这蛮荒之地开创了灿烂的文明。如,唐代太子洗马兼侍读刘纳言,唐高僧鉴真和尚,宋诗僧惠洪,北宋宰相卢多逊、丁谓,南宋曾任右司谏侍御史(宰相)、参知政事的赵鼎,南宋曾任参知政事、资政学士的李光,南宋曾任秘书少监、起居郎的胡铨,南宋秦桧死党两浙转运副使曹泳,宋末元初女纺织家黄道婆等等,都在这里留下了他们的足迹。宋代,大文学家苏东坡曾被谪居到海南岛。

海南的贬官历史上还有一个独一无二的皇亲贵胄,他就是元代元英宗时期的亲王图贴睦尔,因卷入宫廷权力倾扎斗争,失败后遭贬至海南。其中宋代的苏东坡是名气最大的了。

贬官文化成为中国历史上一个特殊的文化现象。

什么是贬官文化,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一种文化?它同我们文化的意识形态、社会形态、中华民族的文化根基有什么关系?我们能从中得到一种什么反思以及启示呢?

前不久,雪漠老师以及陈亦新老师都对《苏东坡传》进行了精彩的解读,其中苏东坡颠沛流离、大起大落的坎坷人生,以及他乐观、豁达、笑看风云的人生态度,给了读者们很大的启示。在海南文化之旅中,我们也前往了苏公祠凭吊、瞻仰这位中国历史上伟大的宋朝词人。有人曾问苏轼一生的功业,他说,唯黄州、惠州、儋州尔。他曾经历了十多年颠沛流离的贬谪生涯,最后在被赦免回朝的途中,客死他乡。

是非成败转头空:说不尽的“贬官文化”

在中国历史上,有诸多“贬官文化”的代表。

如柳宗元,他曾在被贬永州途中写了《江雪》一首千古绝唱。“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他被贬至蛮荒之地,致力于为当地百姓造福,比如,挖井、办学、种树、修建寺庙、释放奴婢。比如范仲淹,被贬后,他曾写下“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千古绝唱。如陶渊明被贬谪后,写下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比如苏轼,在被贬谪的生涯中,他的文学创作进入了一个高峰,开创了宋词的一代宗风。我们都还记得他的“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一蓑烟雨任平生,也无风雨也无晴。”被贬海南之后写了:“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正是在贬谪的生涯之中、在荒芜的行走之中,让苏轼感受到人在历史的滚滚车轮下、在浩瀚的宇宙中,不过是沧海一粟,让他有了另外一种对生命、生死、无常领悟的境界。苏轼原先的词有才气,特别到晚年精研佛道之后,他的诗词有了一种脱胎换骨的味道,气象之前更加磅礴、超逸。

这些文人士大夫,在各自的领域,都有后人无法企及的成就,为什么在现实当中,却郁郁不得志,最终客死他乡。在中国古代,对官员的贬谪,除了是一种肉体上的折磨,也是一种人格的羞辱。再回首历史,我们很难断言,谁该为这历史的悲剧负责。谁是这场博弈中的赢家,谁是白脸、谁是黑脸,谁是小人、谁是君子。如同《三国演义》中唱到的,“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贬官文化”的现象,我们如何看待、反思这种文化现象,这对我们的历史、文化、政治、制度,有一些什么借鉴意义。

提到苏东坡,不得不让人追溯到宋朝这个时代。宋朝是中国历史上,文化发展最灿烂的时期之一。雪漠老师在解读《苏东坡传》时,曾说,这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中国文化的轴心时代。这个时代,不仅有唐宋八大家,还有在佛道领域开一代宗风的一大批集大成者,这是一个人才辈出的历史时代。苏轼所在宋朝新旧法交替的历史变革时期,“新法”以王安石为代表,“旧法”以司马光为代表。到目前为止,对他们在历史上的功过是非、成败还在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变化着。

宋朝是一个一言难尽的朝代。这个时代文化非常繁荣兴盛,但是社会处于积贫积弱的一种“老龄化”状态。国家财政赤字、国库空虚,军队疲弱,根本无法同周边强大的少数民族抗衡。到了南宋时期的“靖康之耻”以及“崖山海战”,整个大宋王朝便宣告灭亡,在历史上甚至还有“崖山之后无中国”的危言耸听。单纯崇文轻武的政治制度,随着历史的变迁,也会出现一种严重的弊端。变法是要变的,到了宋神宗时,已经到了不得不变的时代,不仅王安石要变,苏轼、司马光都要变,问题是怎么变。这三位都是学富五车、饱学之士,当时的社会名流、朝廷重臣。在变法的过程中,政治风云瞬息万变。任何在这个动荡的历史时期,想要有所作为的人,都经历了人生中的大起大落。不只苏轼被贬,司马光也曾被贬洛阳,王安石两次罢相。在这场博弈之中,谁都经历了一场宦海沉浮。时过境迁,甚至还要遭受社会、舆论、历史各个层面的质问。比如,历来民间就有这样一些说辞,苏轼嘴太长,得罪人太多,苏轼曾在文章中说,自己不吐不快,心里有话不说就像吞了一只苍蝇;有民间小说,控诉王安石变法弄得名不聊生,百姓在喂猪喂鸡时,会叫:囖囖囖,拗相公……咯咯咯,拗相公……;对于司马光的保守迂腐,有学者戏谈,司马光不仅把自己家的“缸”给砸了,还把大宋的“缸”(江山)给砸了……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但是,从个人人格修养来看,苏轼、王安石、司马光的个人修养都非常高。一个是历史上的大文豪,留下了无数脍炙人口诗词篇章;一个是大改革家,为后世改革树立了先风;一个是大史学家,编著了《资治通鉴》为后世帝王治国之宝卷。在政治上,他们都曾是势不两立的死对头,但是他们的性格却有惊人的形似,最突出也最要命的一点,他们都绝对坚守自己的原则,王安石被称为“拗相公”,司马光被称为“司马牛”,苏轼也是坚决以人民的利益为出发点,决不妥协。

以司马光为代表的“旧派”,强调治国应以道德人心的稳定为原则,不能为了求利、求发展,而乱了世道人心;以苏轼为代表的一派,强调一切以人民利益为重,政府不能为了生财、发展,与民争利,要藏富于民;以王安石为代表的“新派”认为国家可以通过政策、制度的改良,来求得长足发展,眼下国家已经面临兵临城下的局面,经济、国防制度建设是当务之急,道德修养的提高是长远之计,坐而论道而拿不出具体改革措施,必定会耽误了国家大势。

以时代的眼光来看,当时对改革的具体措施,可能未必适用于今天,但是“新”“旧”改革的争鸣以及论道给历朝历代的文化、经济、军事、政治制度建设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每一种制度与人格,都是一把双刃剑

“贬官文化”是如何产生的呢。传统观念中认为,文人士大夫是政治斗争中的牺牲品。文人被贬之后便寄情于山水,在这期间通常能成就一些千古名作。中国文人士大夫,通常都经历了寒窗苦读十载,考得功名,希望能为朝廷、国家、百姓效力。但这都建立在儒家纲常伦理之上,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包括绝对的忠君情怀,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对于被贬谪、赦免的无常,不能有半点怨言。

“贬官文化”的产生有外因也有内心。外因是因为一定的社会意识形态,比如封建社会的中央集权。在政治形势的变幻莫测、政治环境的险恶无常之中,无论是开国功臣、文人士大夫被贬谪都是常有的事。官场对人性的一种挤压,人性中所显现出来的一种斗争,人性中丑陋与光辉的交织,都必然会在这样的政治博弈中激烈地展开。

中国文化的传统倾向于“伦理型”文化,西方文化的传统倾向于“科学型”文化。“伦理型”的文化,强调稳健、保守,政治意识形态上讲究忠君爱国,这种文化不太倾向于变革、革新,反对过多向外求取,更多地要求人们修养自身的品行、道德,这样的社会形态,如果要变革,也倾向于循序渐进的改革。当处于非常时期,面临外族入侵、亡国灭种之时,这样的革新就会落后于时代变迁的步伐。当一种社会制度的弊端积累到一定时候,已经深入社会的各个领域,就会面临积弊已久,深入骨髓的局面,触及到社会各个领域的利益,这时候想要力挽狂澜、扭转乾坤,便需要更大的智慧与格局。

每一种制度都不是绝对的完美,都是一把双刃剑,有利有弊。正如一个人的人格,有优秀的一面,必然也因此产生局限性的一面,所谓人无完人。当我们用历史的显微镜去观照人性的时候,你会看到,每个人身上都有其独特的人性中的光辉,但在这光芒的背后,也有长长的一道阴影。在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需要具备高度的智慧才可能力挽狂澜、扭转乾坤,高手过招,需要有待历史的见证,在大浪淘沙之后,留下来的,才是真正的金子。

历史中还认为,文人士大夫,大多属于一种美政理想主义者,对于现实的改革无计可施,或者只能局部改良。这还涉及到人性中的复杂,比如雪漠老师在《野狐岭》中,就对人性的复杂、多向性有深刻的展现。对于人性,我们很难用二分法,断定好与坏,一个人人性的光芒散发之时,必定会刺伤周围的人。被贬到雷州的还有一位丞相叫寇准,他是北宋的开国功臣,他勇武异常、刚直不阿,但他性格有些大咧咧,在一些生活小事中,就得罪了副宰相丁谓。被贬后宗真宗本欲招回辅佐太子监国,但因为丁谓暗中策划阻挠,寇准被贬雷州,次年便因病去世了。包括苏轼的能言善辩,也在不知不觉中,因自己的才华“刺伤”很多人,为自己今后的遭遇埋下了祸根;李白的恃才放旷,让杨国忠为自己磨墨、让高力士为自己脱靴,都是造成人生不幸的一些伏笔。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在人的一生中,术业有专攻,如李白、陶渊明、柳宗元、苏轼等退出政治舞台,在文坛大有作为,选择搞政治是弱项,方向错了,坚持下去没有出路;像姜子牙、苏秦等人,虽也曾退隐,但韬光养晦之后,在政治上大有作为,能为帝王师。谁有谁的天命,为自己的一生做好定位,选择正确的位置。

中国传统文化中还认为,“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中国文化中有一种阳性文化与阴性文化。比如庄子就不喜欢做官,他不愿意被供在庙堂之上,而愿意做一只拖着尾巴的泥鳅,在泥泞中打滚,逍遥自在。庄子的逍遥物外,独立而不改,使他拥有了一种人格的独立与自主,他不是要凌驾于万物之上,而是要成为自己心灵的主人翁。

古时为帝王师,必须上通天文地理、下通阴阳术数、经史子集,明大道之穷变、晓人心之末毫。对于政治、经济、兵法、哲学、文学、天文、历算、医学、地理、物理、化学,以及民俗、艺术等都要精通。历朝历代深谙此术辅佐王侯将相的谋士,如周朝的周文王、姜子牙、战国时的孙膑、汉朝的诸葛亮、唐朝的李淳风、明朝的刘伯温等。还有一些隐士,如陈老祖、野鹤老人、邵康节等。

“整合心学”观照“伦理型”与“科学型”社会

“雪漠心学”不仅融儒释道、诸子百家为一体,兼容并包中西经典文化,并且拥有着“整合心学”的特点。如“心学”与“人文科学”、“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的整合,同时整合了这个时代最前沿的文化科技,如网络文化、智能文化、大数据文化等。体现了一种“海纳百川”的气象。

苏轼是一个典型的案例,他强调:一个国家存亡的根本不在强弱,在道德;一个国家国运的长短不在穷富,在风俗的厚薄。而以王安石为代表的改革派认为,在非常时期,道德建设是长久之计,而眼下当务之急要把政治、体制、民营、民生等国家基础建设改革完善。可以说,一个类似于我们今天的文科生,一个类似于今天的理科生,关注点和切入点不同。

“雪漠心学”的整合性,以及创造性地用现代话语体系诠释古老东方智慧,为我们构建了一个更加全面的知识话语体系。在此次雷州文化考察之余,雪漠老师还同当地外贸行业的企业家做了交流对话,其中涉及到水产业、电器行业、物流行业等海外市场开拓,以及海外市场风土人情、贸易政策、投资环境等,从大的社会环境到具体的人文细节,雪漠老师都在思考,如何融汇各种渠道,将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传播出去。如此可见,“雪漠心学”广袤格局,真可谓气象万千!“雪漠心学”的整合性,即能避免中国传统“伦理型”社会可能产生的一种局限性,同时也能避免单纯追求“科学型”社会产生的心物分离所陷入的科学怪圈。

“雪漠心学”对人类微观“情智世界”的观照,也提供了卓越的贡献。如《西夏的苍狼》演绎了人类求索中潜意识的终极寓言;《西夏咒》呈现了人类历史中梦魇幻境的自性流淌;《无死的金刚心》书写了一个超越灵魂世界中的华严秘境;《野狐岭》罗生门似的灵魂叠加影射人性的神秘奥义……

“雪漠创意写作班”上,我们通过“雪漠智慧树”可以去书写不同的人生,进入不同的灵魂,改写命运的密码。雪漠老师曾说,在他的小说中,好人是他,坏人也是他,所有的人物都是他自己的化身。

 

【回放】雪漠读书汇掌门直播请扫描下图二维码登录观看

 

 

 

  相关文章
2011-02-22 19:10
2014-05-31 09:11
2014-09-27 12:34
2016-11-10 07:44
2018-06-25 06:46
2016-11-11 17:35
2011-03-25 19:20
2013-12-09 10:15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