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域外传真 >> 正文

当大师没有被包装时

2017-11-18 09:42 来源:www.xuemo.cn 作者:《华盛顿邮报》 浏览:643691
内容提要:在我们匆匆而过的人生中,我们又错过了多少其它东西呢?

 

当大师没有被包装时

 

\《华盛顿邮报》

\陈荣生 何来

 

2007112日,这是一个寒冷的上午。在华盛顿特区朗方广场(Enfant Plaza)地铁站L入口处,一位男士站着演奏一把小提琴。他面前的地上,放着一顶口子朝上的帽子。

显然,这是一位街头卖艺人。

没有人知道,这位在地铁里卖艺的小提琴手,是约夏·贝尔(Joshua David Bell),美国最好小提琴手之一。他演奏的是巴赫和舒伯特最高难度的几首作品,用的是他那把著名的,1713年制成斯特拉迪瓦里(Stradivarius)名琴——这把琴当时的市场价格是350万美元。 

大约3分钟之后,演奏者迎来第一位驻足听众。那是一位显看起来颇有修养的中年男子,他放慢了脚步,停了几秒钟稍微听了一下,然后就又急匆匆地继续赶路了。

又过了大约1分钟之后,约夏·贝尔终于收到了他的第一块美元:一位女士把钱丢到帽子里,她没有停留哪怕一秒钟,更不用说留心这个男人指尖流动的音符,就继续往前走去。

6分钟时,一位小伙子倚靠在墙上倾听他演奏,然后看看手表,就又开始往前走。

10分钟时,一位3岁的小男孩停了下来,但他妈妈使劲拉扯着他匆匆忙忙地离去。小男孩停下来又看了一眼小提琴手,但他妈妈使劲地推他,小男孩只好继续往前走,但不停地回头看。陆续有几个小孩子也是这样,但他们的父母全都硬拉着自己的孩子快速离开。

在约夏·贝尔演奏的45分钟里,大约有2000人从这个地铁站经过,只有7个人停下来听了一会儿,有27个人给了钱,就继续以平常的步伐离开。

要知道,在美国,贝尔是获得主流媒体一致褒奖的“古典音乐超级巨星”,《纽约时报》曾评论道:“贝尔先生不站在任何人的阴影之下”,在很多乐评人眼里,约夏贝尔就是帕格尼尼重生(Niccolo Paganini,意大利音乐家,史上最著名的小提琴师之一)——就在两天前,贝尔在波士顿一家剧院演出,而要坐在剧院里聆听他演奏同样的那些乐曲,平均得花200美元——市面上却依旧一票难求。

其实,约夏·贝尔在地铁里的演奏,是《华盛顿邮报》主办的关于感知、品味和人的优先选择的社会实验的一部分。精心策划这样一个试验,《华盛顿邮报》针对的问题是:

一、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和时间,我们真能够感知到那些被我们奉若神明的美吗?

二、如果能够感知到的话,我们会停下来欣赏吗?

三、我们会在意想不到的情况下认可天才吗?

在实验前的准备阶段,《华盛顿邮报》的编辑们紧张地聚在一起讨论:“如果围观者众多,该怎么办?”

根据华盛顿地区的人口以及约夏·贝尔的知名度,很容易做出如下逻辑推导:一定会有不少人认出他来并停留观看,随着人越来越多,其他不明就里的人也会暂停脚步“看这些家伙在看什么”,进而在交通尖峰时间引起出入口堵塞,被赌的人爆发脾气,通知国民警卫队前来……接着催泪瓦斯、塑料子弹等等齐上……像暴动一样,说有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实验开始前,作者走访了美国国家交响乐团指挥史拉特金(Leonard Slatkin),询问他对实验结果的预期。他说:“即使没被认出来,而被当成一般街头艺人———但是因为他真的够好,所以我不认为人们不会注意到他。”

史拉特金推测,在1000人里,至少有3040人能够辨别音乐的好坏;75100人将停下脚步,花点时间聆听;最后,约夏·贝尔应该至少有150美元的收入。

实验结果证明,编辑们显然忧虑过头,根本就没有那种既惊讶又感动“竟然可以在地铁站遇到大师!”的场面出现。

非但没有人群聚集,连收入,史拉特金都高估了太多!

根据隐藏摄影机与报道记录,45分钟内总收入为32.17美元,扣除事先放入的25美元,大师45分钟只挣了7.17美元。也就是说,其余投钱的25 人大部分给的是25分硬币(Quarter),甚至有人只给一美分(Penny,有人评价,这丢给乞丐都会觉得不好意思)。

与约夏·贝尔平时每分钟1000美元的演奏酬劳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怎么了?难道朗方广场地铁站位在穷乡僻壤吗?还是出入的人没有美学品位?

事实上,朗方广场地铁站位于华盛顿的核心,出入的人大多是中产阶层的公务员,也就是说,多的是戴着响亮头衔的人物:政策分析师、项目管理员、预算审查官员、专家、顾问等等。

针对这个结果,作者询问了美国国家画廊馆长莱特霍伊泽(Mark Leithauser)的意见。他说:“如果我拿一幅抽象画杰作———假设是埃尔斯沃思·凯利的作品好了,一幅价值500万美元的画———将它从画框上取下来,走下国家画廊的52个阶梯,穿过雄伟的圆柱来到餐厅。这里刚好在寄卖可可然艺术学校的学生原作。我把价值500万元的画作挂在标价150元的学生作品旁边,即使有眼尖的艺术评论家抬头看到了,也只会说:‘嘿,这幅看起来有点像凯利的喔。请帮我把盐递过来好吗?’”

十年过去了,尽管贝尔本人已在多个场合表示,这场实验他再也不愿尝试的“悲伤回忆”,其结果至今却仍被用在各种场合评述不同“哲理”——最常见的一种论调是这样的:

当世界上最好的音乐家,用世上最美的乐器来演奏世上最优秀的音乐时,如果我们连停留一会儿倾听都做不到的话,那么,在我们匆匆而过的人生中,我们又错过了多少其它东西呢?

 

【回放】雪漠读书汇掌门直播请扫描下图二维码登录观看

 

 

 

  相关文章
2015-12-08 10:56
2015-06-13 08:32
2017-07-17 15:30
2014-08-08 06:39
2012-11-15 06:46
2012-08-01 07:16
2015-07-26 02:54
2012-05-22 07:29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