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创意写作 >> 正文

简谈巴尔扎克的人生、文学与世界观(上)

2017-08-01 08:23 来源:www.xuemo.cn 作者:罗倩曼 浏览:2096766

 

 

 

简谈巴尔扎克的人生、文学与世界观

\罗倩曼

充当历史的见证人

这里是“沂山书院雪漠亲子书友会”,非常高兴能同大家一起分享《巴尔扎克传》的阅读心得。今天带来的题目是《简谈巴尔扎克的人生、文学与世界观》。之前看了不少读者对《巴尔扎克传》结合自身体验所进行的解读,受益匪浅。

今天的内容从五个部分和大家进行分享:第一部分,巴尔扎克的童年;第二部分,巴尔扎克的创作思想以及创作方法;第三部分,巴尔扎克的哲学、宗教、政治观;第四部分,小说史对巴尔扎克的评价;第五部分,简单总结巴尔扎克给我们的启示,他的超越及局限。

在没读《巴尔扎克传》之前,很多人印象中觉得他仅仅是一位著名的小说家,但是当我们深入《巴尔扎克传》之后,却发现了另外一个世界。他的《人间喜剧》向我们展现了19世纪法国大革命时期的社会人间百态。我们先看看巴尔扎克的历史背景:巴尔扎克生于1799年,1850年去世,这半个世纪正值法国从封建主义向资本主义过度的历史转轨时期。他亲身经历了拿破仑帝国及其百日王朝,波旁王朝的两次复辟,七月王朝直至1848年二月革命后建立共和国的全过程。这是法国近代最动人心魄的一段历史,法兰西从来不曾这样生气勃勃,也从不曾像这样乾坤颠倒,一片混乱。这是一个既充满罪恶,又充满活力;既腐败又正在向前发展的社会,新旧交替之际,错综复杂的矛盾冲突,频繁的政权更替,急剧而持续的社会动荡,波及每一个家庭和个人 ,社会各界的兴衰沉浮,沧海桑田,比以往任何一个时代都令人触目惊心。正是这个处于剧变中的时代引起了巴尔扎克去研究它、认识它,并萌发了充当历史见证人的愿望。

巴尔扎克所处的时期(19世纪法国大革命这段历史时期),中国正处于明朝中期到清朝中后期。在这种历史背景中,中国也诞生了不少传世之作,最为人们熟悉的小说如《红楼梦》《金瓶梅》等,都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了中国封建社会的转型、封建贵族的没落。《金瓶梅》反映了明朝中国商业社会的兴起对原有价值体系的冲击,记录了当时商业社会的方方面面,如风俗人情、政治官僚制度、百姓们的日常生活、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人们的新旧思想都在当时社会转折期中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当法国社会处于剧变时,巴尔扎克诞生了,一部能反应整个时代的伟大巨著也应运而生。

 

运用“第二视觉”通观大自然

巴尔扎克在童年时,便具有某些其他孩子所不具备的特质。

巴尔扎克出生在市民家庭,父亲是诉讼代理人,同时也是法国行政法院的秘书,在当地的社会地位很高。他的父亲博览群书,家中有很多藏书,爱看历史、自然科学之类的书籍,他的思想自由包容。巴尔扎克的母亲热衷于研究神秘学。家庭氛围让巴尔扎克从小便受到耳濡目染的影响,他喜欢科学、喜欢探求未知。巴尔扎克少年时期在旺多姆学校上学,从小就体现出了思想家的特质。他非常喜欢幻想,别的孩子玩耍的时候,他喜欢独自一个人呆着。表面上看他不合群甚至孤僻,但是他的内心非常丰富。他无书不读,他对很多人类的终极探索都萌发了好奇心。比如他对玄学抽象的哲理概念非常感兴趣。他头脑当中装满了关于对上帝、人类、大自然、精神与物质、唯物论、唯心论等诸多问题的思考。所以我们可以看出,从小父母亲对文化的热爱对他的影响非常大。

巴尔扎克的阅读效率非常高,正是通过大量阅读,他开始积累大量的知识,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思维方式。他对一些感兴趣的事物都想穷其究竟。他想知道世界从何而来,想了解世界是否是一个有机的整体,想了解天地万物之间是否有因果联系。他非常热衷于从哲学层面解释人类的感觉向思维、思维向语言、语言向文字的过渡。他会揣摩思想和意志属性的作用,相信意志和意志力高度集中时,会和声、光、电一样产生巨大的能量。童年巴尔扎克有着属于孩子的敏感和好奇。虽然他和其他孩子不同,表面上也许稍显木讷,但是他的内心和性格里蕴含着一块巨大的宝藏。这样的孩子,在未来有巨大的成长空间,他内心中独特的世界,也会随着他的成长,逐渐酝酿成熟。

童年巴尔扎克的天赋表现在他有第二视觉,使他能通观大自然。他相信人的洞察力能跨越时间、空间,洞悉事物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甚至相信人类智力的高度发展,内在生命力的高度弘扬,有可能使人的心灵脱离驱壳,向天使的境界飞升。他时常有着稀奇古怪、包罗万象的幻想,比如他常幻想和天上的神灵交往,与神灵的智慧相通。

我们在传记中看到巴尔扎克小时候曾被禁闭。他喜欢自己呆在冰冷的角落,但是他的心灵却像鹰一样在宇宙间翱翔。他生活在自己的内心世界,对枯燥乏味的日常学校生活视而不见,他孜孜以求的是精神的探索,这成为他童年在学校生活的全部内容。

其实很多天才,在早年,往往看起来孤僻、不合群、特立独行,这是因为他们对那种枯燥的、平凡的、庸碌的生活不感兴趣,他们自己有着更加广阔的心灵空间,以及在这个空间当中构造的世界。

 

集“无神论”与“通灵论”为一体的怪才

青年时,巴尔扎克是一个通才。

一些孩子在学校时成绩非常优异,但是,我们很难说,是成绩优异的孩子将来更有出息,还是一些离经叛道的孩子,将来更有创造力。每个孩子都有自身的独特性、敏感点,需要老师以及家长去发现、去挖掘、去培养、去给他们鼓励以及指导。青年巴尔扎克有很多特质值得我们去学习,通常他会阅读如伏尔泰、卢梭等伟大作家的经典作品。首先家中藏书是知识积累的基础,他的父亲收藏了很多大作家的文学、哲学和历史著作,还搜藏了很多杜兰地区的民间故事,甚至还有不少关于中国的有插图的书籍。这有助于巴尔扎克在这些书籍中遨游,构建了各种知识相融相通的思想体系。他既了解精确的科学知识,受父亲的无神论的影响,也受到母亲神秘主义信仰的影响,包括后来他所居住的中产阶级集中的地区,让他能观察了解到市民阶层生活的诸多方面,对他们的性格,人性的优劣,信手拈来,所以他的诸多作品对金钱、遗产、市民生活、小市民的人性都把握得入木三分。甚至后来一些评论家认为,巴尔扎克创造的吝啬鬼葛朗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让许多后起之秀感到“绝望”。这些都是巴尔扎克从小的经历,对他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

巴尔扎克的兴趣非常广泛,对哲学、文学、自然科学都表现出极大的热情。他一面在法学院学习,一面在文学院听课,课余开始写哲学和宗教笔记,同时继续进修数学、物理、化学等自然科学课程。他还经常去自然博物馆听法国著名的生物学家圣伊莱尔讲学。这些导师都对巴尔扎克成长中构建的知识体系种下了营养的果实。比如圣伊莱尔,他在动机体存在统一格局的学说对巴尔扎克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圣伊莱尔认为动物的有机构成只有一种形态,因生存环境不同才演变出了千万种形态,这使巴尔扎克联想到了人类是否只有一种基本形态,同样因为处境不同,而出现千差万别。这成为他今后创作的哲学观、世界观中的原点,也是其中的基因之一。

巴尔扎克曾为小工作坊写一些流行性的刊物,但是他不愿意成为一个平庸的作家。他研究历史、哲学,试图了解世界和人类的命运。他希望自己在起步之际就能把握对世界的总体认识,他的笔记中充满了柏拉图、第欧根尼、培尔、亚里士多德、笛卡尔、斯丁诺莎、莱布尼茨、拉马克霍布斯等的名字,他不知疲倦的对比,归纳,分析古代中世纪及近代哲学家的论著,他虽然还没有形成自己的哲学思想体系,却渴望着建立某种体系。所以为什么《人间喜剧》能在世界文学史上立足。不仅因为他对法国社会入木三分的描绘,还在于它建立了一整套艺术创作的价值体系。他的世界观,哲学观,政治观,人生观,这些都融入到了《人间喜剧》当中。文学史上虽然有很多令人拍案叫绝的作品,但,能构建自身完整体系的作家并不多。

文学评论家认为巴尔扎克是从社会学,人类学的角度去写小说。因为《人间喜剧》反应了当时法国社会的方方面面,使巴尔扎克从小说家上升到社会学家,人类学家的高度,这与他在青少年时期便博览群书,从各个层面了解把握世界是密不可分的。

巴尔扎克在成长中也经历了诸多坎坷。虽然他没有花心思去经商,但是他会有很多关于商业的突发奇想,企图通过经商为他的文学创作之路奠定经济基础,然而这不但没有让他致富,反而让他负债累累,从而成为他一生中摆脱不了的梦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负债却促使他不停地去创作。虽然在现实生活中,巴尔扎克有很多令人诟病之处,他的可贵之处在于他能把他的错误,性格中的弱点进行转化,将现实生活中遭遇的不幸,化为作品中主人翁的经历。曹雪芹能写出《红楼梦》,也因为,他经历过人世间的繁华,同时他也经历了人世间的衰败。如果只经历了繁华,那么《红楼梦》就没那么高的思想境界,如果只经历了穷困,他也不可能写出封建贵族的人情世态。《人间喜剧》里面描写了很多贵族阶级没落,资产阶级兴起的社会转折剧幕,也写了很多小手工业者和商人的破产以及他们人生挣扎的经历,这些都源于他自身的破产和负债累累的生活体验。他从社会制度、历史发展、阶级斗争、人性善恶等各个层面反思自己破产的原因,正是由于他自己的亲身经历,才能深刻刻画出资本主义社会如何操纵财权、操纵司法的机关秘密——就像雪漠老师写过一部作品《江湖内幕黑话考》。巴尔扎克的幸运之处就在于他能把人生中的失败,转化为他创作的土壤和营养。

 

 

《人间喜剧》的宏伟蓝图

巴尔扎克在人生的某些关键时刻,也得到了贵人的帮助。

比如贝尔尼夫人,便是巴尔扎克文学之路上的一位贵人。他们的关系既如母子,也如情人,有时更像战友,她也是巴尔扎克创作素材的提供者。她对宫廷生活的衣食起居,规矩礼仪,世态炎凉都非常了解。巴尔扎克既从贝尔尼夫人身上得到了一份缺失的母爱,也在潦倒的余生收获了一份战友之情,更得到了不少鲜为人知的创作素材以及创作技巧的指导。她给予巴尔扎克更多的是精神的支持,是雪中送碳的温暖。纵观古往今来,在各自领域有所成就的人,他们的生命之中都曾遇到过如“贝尔尼夫人”般的良师益友,帮助他们事业成功。虽然巴尔扎克和贝尔尼夫人的关系众说纷纭,但是从更高层面去审视这段关系,对他们来说都是一段超越人伦的非同寻常的生命体验。正是由于十年的商海沉浮,惨痛的破产经历,和各个行业,不同阶层的人士交往,奠定了巴尔扎克文学创作的基础,使他的知识积累,人生积累完成了从量变到质变的飞跃。

从这时起,巴尔扎克便在脑海里构建了《人间喜剧》的宏伟蓝图。《人间喜剧》这部巨著并不是走一步,写一部,而是在一开始便有了宏观的构想,这和巴尔扎克从小博览群书,广阔的眼界密不可分。这给我们的创作提供了一个方法论的指导意义——先构建好作品的世界观,再逐步丰满细节。

《人间喜剧》分为以下几个部分:

第一部分:风俗研究。巴尔扎克想全面的反映社会现状,社会结出的各种果实,任何一种生活处境,人情世态,男人和女人的性格,生活方式,职业行当,社会地域,无论老年人、成年人、儿童还是政治司法,战争绝无遗漏。在他的各个部分,人类心灵的历史和社会历史交织在一起,这就是他的基础,并且不是凭空虚构,而是随处可见的事物的真实写照。

第二部分:哲理研究。反映了果之后,来追根溯源,找出他们的因,风俗研究已经描绘了感情以及历险,生活及其沉浮。哲理研究则要解释产生这类情感及形成这类生活的原因,说明社会及人赖以存在的条件。巴尔扎克认为纵观他的人生几十年的体验,是为了描绘他的人生历练。他在风俗研究里写的是典型化的个性,在哲理研究里写的是个性化的典型。

第三部分:分析研究学。这部分内容试图上升到思想的高度。

《人间喜剧》大部分都属于风俗研究,对风俗研究部分,巴尔扎克完成得很扎实。对于哲理研究部分,他形成了自己的哲理体系,在探寻、观察、研究社会以及人性的基础之上,发现问题、矛盾、冲突,并试图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法。但巴尔扎克并没能把自己的哲理体系同现实很好的融合,虽然他也一直在找寻解决人类终极问题的药方。在分析研究部分,他写下的内容就更少了,这部分是想在哲理研究构建世界观之后,形成一套方法论,如何实现对症下药,如何去做,但是因为巴尔扎克英年早逝,所以时间上已经无法让自己宏伟的蓝图得以完善。这也是他留给后世的遗憾。

巴尔扎克为了《人间喜剧》这部巨作,整整奋斗了二十个春秋。其中有不少家喻户晓的经典角色,比如《高老头》、《欧叶妮•葛朗台》等,《欧叶妮•葛朗台》入选了我们小学教材,大家一提巴尔扎克,首先都会想到这篇课文,然后就会想到吝啬鬼。他小气到什么地步呢?每天吃早饭的时候,家里人的面包切多少,他都会有严格的规定。咖啡太苦了,需要放糖,如果多加一块糖,必须仆人去向葛朗台请示,同意后方可。虽然他已经是地方的首富,他们家的阁楼的楼梯年久失修,有随时坍塌的危险,墙壁破败不堪,四口人共用一支蜡烛,从来都不会有一点点浪费,如果家里的仆人去集市上买蜡烛,都会成为当地的新闻。由此可见,葛朗台的吝啬到了何种程度。他死时留了一千八百万法郎的遗产给女儿,但是却要求女儿到了“天国”之后给他交账。这些书中描写的细节都是我们耳熟能详的。

上述作品体现了巴尔扎克现实主义的创作手法,《驴皮记》一类的作品则充分体现了他浪漫主义、神秘主义,唯灵论的创作思想。

对于历时二十年创作而成的《人间喜剧》,有评论家认为巴尔扎克用二十年做了常人六十年才能做完的事情,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创作出九十多部作品的鸿篇巨制,是非常令人吃惊的。除了著书同时,他还为好几家报刊撰稿,发表了数以百计的杂文、特写、书评专论、时事政治评述,此外他还创作了六部戏剧、三十多篇仿十六世纪文体和拉伯雷风格的短篇故事集。一般人无法想象巴尔扎克的工作效率和工作节奏,他经常晚上六点上床,半夜十二点起床,披上衣服,点起四只蜡烛,然后一口气工作十四到十六个小时乃至更多。有人说他三天用完一瓶墨水,更换十几只羽笔。为了保持头脑的清醒,咖啡是生活的必需品。经年累月的超负荷脑力劳动和过量的咖啡摧毁了他的健康,不满五十岁,他的身体就非常糟糕了,最终在五十一岁逝世。

 

“运动”像上帝一样不可解释

谈谈巴尔扎克的哲学、宗教、政治观。

这对一个作家来说是非常难能可贵的,有他自己独立的人格、思想以及世界观。巴尔扎克身处十九世纪法国大革命时期,他看到革命的前因后果,革命有进步之处,也有不尽人心之处。他认为最好的政治应该是循序渐进的改革,他不赞同暴力行为。

他相信世界的物质性,却又深受神秘主义唯灵论的洗礼,他本质是一位无神论者,却热心的宣传宗教,他充分肯定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竞争机制对社会繁荣的促进作用,在政治上却倾向保王党。他的思想体现现代科学和神学,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之间的矛盾冲突以及人们试图认识整个客观世界的艰苦努力。不能否认他杂芜的思想中闪烁着大量智慧的火花。有些人还认为他的思想走在了科学之前一个世纪。由此可以看出巴尔扎克的伟大和《人间喜剧》在世界文学史上的地位。

我们很意外且惊喜地发现巴尔扎克的哲学宗教观,他对世界精神和物质的探索已经触及到了事物本源的核心内容,他认为精神和物质是同一实体的两个方面。他的宇宙观基本上建立在世界的统一性、物质性和运动的永恒法则基础之上,他相信世界是个有机的统一体,天地万物都由一种单一的实体或本源演变而来,整个物质世界,包括声、光、电、磁性柔体等都来自这一实体在不同条件下的不同组合和变化——这是在《路易朗贝尔》中提到的。由此他相信物质具有无限的可分性,宇宙万物的重要奥秘就在于无穷小的物质成分之中——这在《绝对之探求》中有写到。他认为万物都在不断的运动,如果上帝是永恒的,你可以相信他也永远在运动中,也许上帝就是运动,这就是为什么运动像上帝一样不可解释,像他一样莫测高深,无边无际,不可理解,无从捉摸——这是小说《驴皮记》中的一个片段。最奇妙的是,他还有数的概念,他认为宇宙间充满运动和数,运动也可以看做是活动中的数,运动是手段,数是结果,一切来自实体,其变化只是来自数,量的不同比例产生了人们称之为界的个体或物体——这在他的《路易朗贝尔》的书中有记载。他的看法已经和我们现代科学理念非常接近了。他的宇宙观受到当时天文学、物理学的探索和启发,一方面和他的老师斯威登堡的自然哲学理论也有诸多相通之处。

巴尔扎克的哲学观点和东方哲学有诸多相通之处。比如他认为“世界是统一的整体”和东方哲学的“心物一元”很接近。自身小宇宙和外界大宇宙是相通的,内外是融通的,外境与内境是一个本体的不同显现,圆融一体的。他是通过对社会、人生、人性的观察与探索这条路线,体悟真理的。他甚至还认识到世界是由一个实体嬗变而来,这和东方哲学中的“心性论”、“道性论”、“佛性论”不谋而合。香巴学派中亦认为有“无死明点”的存在:“心气本有,它由最微细的气构成,气是物,就胜义谛说,心气亦无自性;但就世俗谛说,心气属于本有,它从无始以来既存在,它无始本具,与本元心同时存在。其中的心是精神因素,气是物质因素。无始以来,心气合一,不曾分开,互为依托,相互终始,虽有显分,但无自性。”

巴尔扎克的“万物皆在运动,上帝也不例外”的观点也和东方哲学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佛家、道家文化认为世间万事万物都是无常的,一切皆在变化之中,世界具有无穷的可能性。巴尔扎克所阐述的“数”的概念和中国文化中的《易经》也有相似之处。《易经》思想中认为宇宙的本体是“无极”,它无边无际、无来无去、无始无终,是道的本然存在。“无极”是宇宙只本体,“太极”是宇宙之显象,体相无二,它们是一个本体的两面,这个相就是“一”,在道教文化中用太极来表示。然后有了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能推演出六十四卦,六十四卦配上爻辞变为三百八十四爻,用卦象与爻辞来解释这个世界的变化规律。这是东方哲学发展出的用数理的方式来预测事物的发展规律。由此可见,巴尔扎克的伟大之处也在于他的对世界、对宇宙的深刻认识。

巴尔扎克虽然理上明白,但是事上没有做到,所谓没有证道,这是西方哲学和东方哲学的不同。西方哲学中只要明白道理,就可以创建自己的哲学体系,可以成为哲学家,但是东方哲学除了悟道,还要证道,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去实证。在《人间喜剧》的哲理部分,巴尔扎克试图解决现实社会中的矛盾,却未能创造一个理想的世界。他作品中描绘的很多文学家,艺术家,科学家为了追求极致的艺术和终极的真理,最后都走向了疯狂。他们虽然看到了真理的曙光,但在现实中,却无法实证,他们对现实、社会、人性的巨大惯性无法改变、突围,实现某种基因蜕变。这也是巴尔扎克自己生命状态的折射。这也告诉人们,一种哲学,若是在道理上明白,在行为上没有实证,同样会让人走向疯狂和灭亡,甚至产生灵魂到的撕裂。巴尔扎克的生活理念、身体状况、行为规范,本身就存在着诸多漏洞。只有用行为来实践证得的道理,去影响身边的人,才能逐渐改变身边的环境,进而影响社会。巴尔扎克的思想有超越时代的地方,也有他的局限性,需要我们去芜存菁,辩证的看待与学习。

 

 

 

【回放】雪漠读书汇掌门直播请扫描下图二维码登录观看

 

 

 

  相关文章
2015-03-03 08:44
2015-03-18 08:18
2015-09-11 07:13
2016-06-19 11:00
2017-05-30 21:53
2013-12-09 10:15
2015-10-09 08:31
2011-02-24 16:05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