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香巴文化 >> 香巴论谈 >> 正文

大手印,不是神秘的武功

2011-07-16 08:22 来源:雪漠文化网 作者:雪漠 浏览:28373122

 “大手印”很容易得到人们的误解。同学们在金庸的武侠小说中看到的“大手印”,是一种非常神秘的武功。那个武功是用来对付人类的,而西部文化中讲的大手印是用来对付自己的。西部文化更多是强调征服自己。西部文化不是要人们靠自己的欲望去赢得世界,也不是靠征服世界去满足自己的欲望。

“大”:大胸怀、大境界、大悲悯。它不需要小的东西。它超越了部落、村庄、民族、国家甚至人类,上升到更高的层次,来观照这个世界。它非常博大。大胸怀就是包容一切,这也是西部文化非常丰富的原因之一。西部从来不会出现像印度、或者像西方其他国家出现过的种族屠杀。比如,因为教派的不一样而相互屠杀。正因为西部文化有非常大的胸怀,所以那块土地上的文化非常丰富。那么什么是“手”?当你选定目标之后,就要把你的选择用“手”表现出来。“手”代表行为。没有行为,所有的选择没有意义。“印”就是超越。什么叫超越?就是当你的心被世界上各种奇怪的、庸俗的、繁琐的东西困住时,你一定要学会超越出来。让心真正属于你自己。当这个世界上流行各种各样概念的时候,你要守住自己的心,瞅中自己的目标不断地向那个方向走。这就是超越。

打碎就是超越。好多人想问超越怎么是打碎呢?打碎你形成的一种非常奇怪的、可能是错误的局限,就叫超越。

过去我自己有过三次打碎。第一次是打碎对生命的幻觉。以前我觉得生命属于我。我爱护自己的一切,喜欢吃,当然也喜欢对身体有好多好处的东西。后来有一天我的弟弟死了,死时他仅仅二十七岁。当我亲眼看到他从一个非常健壮的青年,一步一步走向死亡,最后被我亲自埋进坟墓的时候。我就想,我是老大,他是老二,上帝稍微把赐给老二的病转一下赐给我时,我就消失了。我忽然发现生命如此脆弱,再也不觉得自己永远活着不死,或者能活多长时间。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我的家中有一个死人头骨,是我的朋友制成了标本后送给我的。我想,我随时会变成这个死人头骨。那么,我就不执著现在的许多东西。我要在这个脑袋变成头骨之前,尽快地做完自己该做的事情。所以,我读书的时候,和别人不太一样。这辈子最该读的一本书,就是我现在读的这本书。如果我明天死了,昨天没读那本书,那么,我这辈子会非常遗憾。我做事情也这样,如果明天死亡来临,今天就做那件不做会令自己非常遗憾的事。我写书也是这样。这辈子每天都赶紧写完自己该写的东西,然后坦然地入睡。所以,我一般是不做梦的。

因此,死亡打破了我对生命的幻觉。死亡让我自己拥有了许许多多的主体性。我做什么都以死亡为参照。当你跟别人恩恩怨怨、纠缠不清的时候,你告诉自己不要紧,因为不久之后两个人都是两堆骨头,没有什么可值得计较的。当别人追逐许多欲望,包括当官这些东西时,你也要告诉自己不要紧,因为不久之后那个位置就会随自己的死亡而消失。死亡让我学会了取舍。

第二个打碎了对文坛的执著。在我写作的二十年中,有十多年的时间里,我一直想进入中国文坛――神圣的中国文坛。有一天,我终于进入了中国文坛,却发现文坛不是我想象得那样神圣和崇高。我有两年时间写不出一个字。当我结束了鲁迅文学院的学业,坐上离开北京的火车时,我喘了一口气。自己有种什么感觉呢?就好像被猎人射了一箭的小鹿,想尽快地逃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静静地舔舐自己的伤口。一回到家中,我马上进入我平时用来静修、坐禅的佛堂,久久地不愿意出来,两年内写不出什么东西。但是我后来发现,文坛中间也有许多非常伟大的东西,非常让人敬畏的东西、比如我获了好多奖,但我连评委都不认识。可见,中国文坛有个底线。当你的作品达到底线的时候,大家都会由衷地认可你。后来一位老师说,评委主要是看作品。当你用金钱去买评委良心的时候,如果数目很小的话,他是不会给你评奖的。评委会相信他自己的目光和良心。直到今天,我仍然觉得中国文坛非常有希望。真是这样的。这种打碎是我对过去认识的打碎。因此,今天才有了比较客观的看法。

第三是对“宗教”的打碎。告诉同学们,我大概有五年时间里,每天早上三点钟起床,坐在桌前,写不出一个字来。因为,我不满足于过去的笔法,不满意被时代污染的笔法,我想重新练出一套笔法。所以,有五年时间写不出一个字,没有办法写。我想要么成为一个甘肃的小作家,混着写下去。要么把自己打碎,重新训练自己的笔法,让自己的灵魂放光,让这种光明通过我的笔流淌出来。这个过程有五年时间。

有一天,我决定放下文学,再也不提文学,让自己的心灵得到自由的时候,我选择了宗教。我用宗教中坐禅的方式,让自己的心定下来,放下文学。就在我放下文学的时候,“哗——”我明白了。放下文学的时候,我发现我能写出最好的作品,我的心灵之门被打开了,笔下流淌出一个世界来。《大漠祭》、《猎原》、《白虎关》都是这样流出来的。后来,不是我写作品,而是作品本身在流淌。读过我作品的许多老师,都说雪漠的文字很好。但事实上我没有“写”,是文字自己流淌出来的。之后,我一直通过宗教中定力的训练,非常虔诚地修炼,后来我把“宗教”(名相、概念)也打碎了。因为,我发现所有被制度化的宗教都可能有罪恶。它像这个瓶子一样,当它面对光明的时候必然有阴影。于是我再也不迷信一些东西,而是用智慧去选择。

这三次打碎之后,我实现了自己的超越。许多时候打碎自己就是超越。不断地打碎过去的自己,不断地超越。只有一个没有什么大的胸怀的人,才会抱着自己的瓶子,把瓶子揣到怀里,永远认为那是最珍贵的东西。这个世界非常大,打碎意味着敞开胸怀去拥抱这个世界。当你打碎自己的时候,就会发现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你的营养,包括苦难。当你打碎自己的苦难,不执著自己的小东西的时候,就会发现世界上没有苦难。为什么?因为,所有的东西都在为你的心灵提供营养。当你面对世上的纷纷扰扰的时候,就是在看你的心灵是否足够地强大。心灵足够强大的话,你就属于你自己。这时候你就进入这个世界,去经历这世上无数的值得你经历的好多事,看一看你的心灵是不是足够强大?当你觉得自己很强大时,那么在面对巨大的诱惑时,你是不是仍然强大?你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怕,没有恐惧,那么当你面对疾病和死亡威胁时,你是否还没有恐惧?你说从来看不起女人,当你看到一个非常美的女人时,你是否还能把持住自己心?这个过程叫入世。当你超越之后,就要用这颗超越的心灵去进入这个世界,去历炼痛苦、经历磨难、积累经验、完善自己。

所以,佛教的超越不是为了躲避这个世界,或是看破红尘躲到寺院里,躲到小小的房子里。有人信奉一句话:“避人得自在,入世一无能。”说我避开人、不见人就得到了自在,而我觉得你要是不见人的话,也不是人。一定要在见人的时候,心还属于你自己。如果在世上历炼的时候,心也能属于你自己,这才能让自己真正的长大。所以,大手印文化认为整个世界都是你调心的道具、灵魂的营养。正因为拥有这样的胸怀,佛教文化才非常博大。

 

——选自雪漠在上海图书馆讲座

  相关文章
2013-10-04 07:07
2011-08-02 08:17
2011-06-02 08:30
2011-05-27 05:47
2011-07-07 07:08
2011-02-24 19:46
2011-03-12 17:04
2011-06-05 13:02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