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聚焦 >> 亦新红尘 >> 正文

雨娃(11)——乡村碎忆(14)

2015-01-29 09:11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陈亦新 浏览:14732751
内容提要:谁都没有看出来。因为他大部分时候,都是这个表情。

雨娃(11)——乡村碎忆(14

\陈亦新

大爷爷被埋在了河湾里,他的坟堆参杂在无数个坟堆中,并没有什么特别。雨娃站在远处,遥遥望去,那座新坟在惨淡的天和阴森的地之间,显得多少有些孤苦伶仃。

丧事,让村子里稍微活泛了些。不过,一切很快又归于死寂。雨娃整日躺在炕上无所事事,他只好听风的声音,听落雪的声音,听雪压折树技的声音,听月光逛院子的声音……时间在这些声音中,彻底散架了,碎成一堆毫无头绪的零件。而日子也沉进了河底,像一块千万年的顽石。

直到有一天,一声炮响惊醒了天地,惊醒了村庄,也惊醒了迷糊中的雨娃。他一脸喜色,要过年了。

果然,结束了冬眠的人们,精神抖擞地出门了。随之而来的,便是各种惨叫声,里面有猪的惊恐、羊的懦弱、牛的愤怒、鸡的绝望……它们瞪着眼睛,抖着蹄子,甩着尾巴,扇着翅膀,搅起漫天的尘土,配合着人们,尽情地驱散沉积了太久的寂寞。

雨娃在炕上爬起跪倒,再也按耐不住了。雨娃妈看到他的这个囧样,暗暗发笑。于是同意他出去逛一圈,但不能太久。得到特赦的雨娃,麻利地穿好衣服,下了炕。只是睡久了,下地后微微有些头重脚轻。雨娃出了庄门,阳光正爬在墙头上,但寒冷仍是见缝插针,从袖口、领口以及许多看不见的缝隙里钻入,如蛇信子一般舔着雨娃的皮肤。

远处围着许多人,黑麻麻的,像一群老鸹在开会。雨娃缩了缩脖子,把手揣进袖筒里,走了过去。

原来在杀猪。猪倒吊在木架上,毛已经刮完了。屠汉正“呼哧呼哧”地开剥呢。雨娃自小不爱吃猪肉,一看见肥腻腻的肉,就发呕。旁边架着口大锅,女人们正在烧热水。等一会儿,还要宰一头猪,宰完后要抬进这口大锅里烫猪毛。对!还要翻肠子。雨娃爹就爱翻肠子,他一边翻一边看着冒出的猪粪“呵呵”直笑。不出几个小时,这猪大肠就会进入雨娃家的厨房,然后变成一盘呛人的大肠炒辣子,最后再进入雨娃爹的肚子。要知道,这可是一年中难得的美味。不过雨娃不爱吃,虽然这大肠炒辣子闻起来很香,可雨娃一想到它几个小时前还盛着猪粪,就怎么也咽不下去了。

猪已经开剥完了,旁边等了很久的娃子们,开始有些不安:

“还没有找见吗?”

“没有!”

“你再找找,是不是没看清?”

“唉,这是母猪,哪有猪尿泡?”

“母猪没有猪尿泡?”

“母猪有尿直接撒,当然没有猪尿泡。”

“……”

听说母猪没有猪尿泡,娃子们黯然失色,准备散开。屠汉大笑几声,扔出一团肉色的东西。娃子们眼睛一亮,饿虎扑食般地扑向了这团肉色。双银抢到了猪尿泡,他边跑边像挥舞旗帜一样挥舞着猪尿泡,其余的娃子们紧紧跟随着。不一会儿,他们又回来了。这次猪尿泡已经充满了气,他们像踢足球一样踢着猪尿泡,扬起漫天的尘土。

“呔!远些踢去!灰全落到锅里了!”几个女人骂道。

这些声音全部都秋风过了驴耳,娃子们踢的正起劲呢。

忽然,猪尿泡滚到了雨娃脚下。雨娃有些犹豫,要不要踢一脚。可是犹豫的一瞬间,猪尿泡就被别人踢走了。雨娃有些淡淡的失落。不过,谁都没有看出来。因为他大部分时候,都是这个表情。

(续)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2014-02-19 08:25
2014-10-09 03:44
2014-06-10 08:04
2014-03-10 09:18
2016-12-27 16:06
2015-08-31 11:29
2014-11-06 08:49
2014-06-07 09:17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