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聚焦 >> 亦新红尘 >> 正文

雨娃(10)——乡村碎忆(13)

2014-12-11 08:51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陈亦新 浏览:15634525
内容提要:此后的无数个夜里,悲伤才像洪水一样,淹没了他。他辛苦地做着一个没有爹的孩子。

雨娃(10)——乡村碎忆(13

\陈亦新

这是雨娃记忆中最冷的一个冬季。

天总是阴沉沉的,很少出太阳,偶尔出了,也像蜻蜓点水般单薄,没有实质的温度。村子中一片冷寂,大人们很少出门。麦秸垛、房檐、窗台、沟渠、铁门……触目所及之处,都覆盖着一层刺骨的寒意,让人不敢触摸。风,有时像无所事事的小鬼一样乱逛,有时则变了模样,裹挟着刀尖般的凛冽,一次次洗劫这个破落的村庄。这样一来,村庄更显得苟延残喘,如一棵即将枯死的老树。

日出日落,恍似是这天地间唯一的事。

可就算这样,仍挡不住贪玩的孩子。他们拿着陀螺和鞭子,跑出村庄,在河湾里的冰上玩得天昏地暗。雨娃当然也在其中,只是他没有陀螺。冰上的陀螺各式各样,旋转个不停。有用摩托车的火花塞做的,虽然小却重,转起来很稳,时间持久,是陀螺中比较稀罕的。若是家里有手巧的男人,也能用木头削一个。雨娃爹以前给他削过一个,借给瓜娃后被瓜娃丢了。还有最简易的,找一个长点的螺帽,放在火炉里烧,烧得通红后,在螺帽口放一颗钢珠,用铁锤一砸,再用凉水一浇就好了。只是这种陀螺,钢珠容易脱落,也转不久,算是次品。

大小娃子们弯下腰,扬起手,甩开鞭子使劲抽,玩得久了,额头上竟也冒出了细密的汗珠。抽陀螺是个技术活,别看它简单粗暴,其实很有门道。除去鞭子的好坏,还要注意力度、角度,时机也要掌握好。很可惜,雨娃不是抽陀螺的高手。自从他唯一的陀螺被瓜娃丢了之后,就再也没有练过手。现在,陀螺不见了,瓜娃没有了,雨娃只好看着别的娃子们玩。玩到高兴处,雨娃也会跟着欢呼,只是欢呼罢,总觉得隐隐有些失落。

后来,雨娃的脚冻肿了,妈妈不再让他出门。他只好捂着被子整天做白日梦。梦里也是冬天,却不冷。梦里还有爹爹和瓜娃,他们带着雨娃做了许多匪夷所思的事。于是,雨娃爱上了做梦,并一发不可收拾,他除了吃喝拉撒,倒头就睡。可是几天后,他竟睡不着了。不但白天睡不着,晚上也睡不着。他大睁着眼睛,躺在火炉般的炕上,忍受着脊背后针扎似的灼热。

忍受煎熬的,不仅仅是雨娃。那场惊心动魄的大雪后,大爷爷就躺到炕上了。大爷爷稳重了一辈子,没想到最后几天日子竟疯癫了。他没白日没晚上地和人聊天,喧得尽是几十年前的事,可是屋里一个人也没有。有人问大爷爷:“和你喧谎的都有谁啊?”大爷爷说出的人名字里,没有一个活人。大家非常惊愕,都明白大爷爷的日子不多了,该准备后事了。

大爷爷终究没有熬过去,他是冬至那天走的,临走前说:“啊呀!今天是啥日子?屋里来了这么多亲戚。”说罢,扯起了鼾声,一会儿鼾声止了,他也走了。大奶奶没有哭,她一脸失落:“老贼,还是你福气好!走到前头了。放心吧,我一定把你发送好。”

冬至那天,太阳早早落了。家家户户门前都点起了火堆,雨娃和别的娃子们乱跑着四处烤火,玩疯了。

大爷爷发丧时,雨娃也去凑热恼了。他本想让妈妈也去,可妈妈不去,说人一多就头疼。

大爷爷的丧事非常热闹,他一辈子活下了不少人,院子里挂满了花圈,还有几个花花绿绿的纸人。人们抖去严冬的寒意,都开心地笑着。大爷爷八十五岁,寿终正寝,是喜事。

两年前,雨娃爹发丧时,别人是看客;两年后,大爷爷发丧,雨娃成看客了。感觉真不一样。爹爹刚死时,雨娃还懵着呢,像冻麻的脚上扎了根刺一样。此后的无数个夜里,悲伤才像洪水一样,淹没了他。他辛苦地做着一个没有爹的孩子。

大奶奶看见了雨娃,把他拽进屋里,塞给他一个鸡腿:“娃蛋子,吃吧。爷爷就过这么一回事情,你放心吃。”雨娃细嚼慢咽地吃着,生怕不一小心鸡腿就吃完了。可是鸡腿还是没有雨娃想象的那样耐吃。他吮着手指,忽然想起来没有给妈妈留,心里一阵懊悔。

(续)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2014-11-27 06:55
2014-03-21 10:25
2014-07-11 07:41
2014-08-27 12:58
2014-10-09 03:44
2015-02-05 11:38
2016-12-27 16:06
2015-01-29 09:11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