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聚焦 >> 亦新红尘 >> 正文

雨娃(9)——乡村碎忆(12)

2014-12-04 08:27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陈亦新 浏览:15803690
内容提要:他远远地观望着,不敢靠近。他觉得这一切有些不真实,像梦一样。

雨娃(9)——乡村碎忆(12

\陈亦新

很多年以后,雨娃仍清晰地记得那个冬天的早晨。

“唰——唰——”

雨娃在一阵有节奏的扫帚声中醒来了,那是雨娃妈在扫院子。在雨娃童年的记忆中,每一天都是从妈妈的扫帚声开始的。这声音虽然也刺耳,但让他觉得温暖,有安全感。雨娃贪恋着热炕的余温,不愿意起床。过一会儿,妈妈扫完院子,会拿一个煮鸡蛋给他。这是雨娃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刻。他并不急于将鸡蛋吃掉,而是小心翼翼地把玩它,或将它揣入怀中,轻轻地摩擦肚皮、胳膊,感受那淡淡的灼热。等玩够了,雨娃才剥开蛋皮,先从蛋清一点点吃起。他把吃鸡蛋的过程尽量延长,将美味享受个彻底。有时,他会把蛋黄留给妈妈,可妈妈不吃。妈妈说,她最讨厌鸡蛋味。于是,雨娃心安理得地将最后一小块蛋黄吞下。

吃完鸡蛋的雨娃,还在赖床。他开始观察窗户上的霜花,它们晶莹剔透,精巧至极,绘出了一片茂密的森林。雨娃仔细地看,却很纳闷,他不明白这霜花为什么像极了花草树木。他问妈妈,妈妈笑着说:“那是因为风,风是有记忆的。它掠过了一片又一片森林,在冬天的夜里,它将记忆里的森林画在了你的窗玻璃上。”雨娃很喜欢这个答案,他喜欢风,更喜欢有记忆的风。

可是,他现在还不知道,就是在这个早晨,不,应该是昨天夜里,他最好的朋友——瓜娃永远地离开了。

最早发现瓜娃的,是来福妈。她一大早去大口井上挑水,打完水离开时,忽然发现井底漂着个物件,定睛一看,原来是个半大小子趴在水上。她吓蒙了,一屁股坐倒在地上,连爬带跑地回了家。来福爹不信,但看来福妈吓得够呛,于是也来到井前一望,井里果真趴着个人。

吃完鸡蛋的雨娃,心满意足,准备再眯一会儿。却听见院外有嘈杂声。他利索地穿好衣裤,心想有热闹看了。

雨娃到井边时,瓜娃已经被捞上来了。他的脸非常渗白,带着些青色,肚子高高鼓起,湿头发贴在头皮上。雨娃熟悉瓜娃的一切,熟悉他的笑,他的哭,他的傻,还有他肉肉的肚子。可眼前的瓜娃陌生极了,他冰冷的像冰,坚硬的像铁,在冬天初升的太阳下,闪烁着阴森的光泽。

瓜娃妈像折了崽的母狼一样嚎叫,她匍匐在地上,披头散发地扭动着。好几个女人都围在瓜娃妈身边,也随着哭。雨娃想起了昨天夜里的瓜娃妈,那时的她肯定不知道,儿子在一处冰冷且黑暗的地方,永远地离她而去了,她甚至路过了那口井。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雨娃惊愕不已。他远远地观望着,不敢靠近。他觉得这一切有些不真实,像梦一样。他总觉得瓜娃还活着,会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跳出来,望着他傻呵呵地笑。

闻讯赶来的雨娃妈,一把拽过了雨娃。她说:“快回家,小孩子不要看这些。”雨娃牵着妈妈的手转身回家了,那一刻他泪如雨下。

瓜娃被装进了纸箱,送进了火葬场。

不久之后,贾神婆子又开始神神道道。她抽着旱烟,微晃着脑袋,一脸自在,然后故作神秘地对别人讲:“那娃子死定了。渴死鬼上身了,屋里人又不给水,逼急了只好跳到井里喝了。嘿,他家的牛学驴叫的时候,我就知道定有此祸。其实,花个百来十块钱,叫我燎一燎也就好了,可人家舍不得。”听者恍然大悟。

这话传来传去,又到瓜娃爹耳朵里了。他黑着脸,一声不吭,直接到了贾神婆子屋里,起手就是一耳光。贾神婆子像截朽木头一样,滚到了地上。瓜娃爹把贾神婆子拽到了大路了,连推带搡,就是不让她站起来。瓜娃爹恶狠狠地骂:“老妖精,你算着来今天了没有?算着来老子的耳光了没有?”贾神婆子披头散发,灰头土脸,扯着嗓子尖叫:“畜生,你跟你娃子一样,不得好死。”

这一耳光,扇去了贾神婆子的大半威风,好长一段时间,她再也不敢逍遥自得地口若悬河了。

但雨娃并不关心这些,在无数个寒冬的早晨,他吃完鸡蛋,看完霜花后,总会想起瓜娃,那个傻呵呵的肉娃子。

(续)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2014-03-12 09:59
2014-08-27 12:58
2014-03-21 10:25
2014-10-30 07:38
2014-12-04 08:27
2014-10-14 03:32
2014-08-29 12:21
2014-06-15 09:32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