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聚焦 >> 亦新红尘 >> 正文

雨娃(8)——乡村碎忆(11)

2014-12-02 12:07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陈亦新 浏览:16898431
内容提要:那一阵,雨娃竟比爹活着时还自在,他忽然胆大了,也敢在人前说话了。

(图片来自网络)

 

雨娃(8)——乡村碎忆(11

\陈亦新

这一夜,注定漫长。

雨娃躺在炕上烙饼子,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踏实。连那些梦境也虚无缥缈,如同哈在玻璃上的气。也难怪,炕烧得很烫,跟火炉子一样,把雨娃的背烙得生疼。另外被子薄,而且很旧了,早被雨娃踹得千疮百孔,根本不保暖。再者,这房子有些年成了,总有漏风的缝缝子,所以把雨娃冻的够呛。

他身下卧火,身上覆冰,怎么能睡得踏实?

雨娃在这冰与火之间权衡的时候,瓜娃家是另一番模样。瓜娃妈只是打了个小盹,瓜娃就不见了。整个院子都翻遍了,连瓜娃的影子都没有。瓜娃爹有些气急败坏,把院子里的家私碰得叮呤哐啷。瓜娃久烧不退,早让他烦躁至极,想不到半夜还玩起了失踪。他恶狠狠地想:碎贼病好了,好好锤一顿,半夜里都不让人消停。瓜娃奶奶咬着牙低声骂:“贼爹爹,你悄些着,把庄子上的人聒噪醒来看笑话里吗?”瓜娃妈惊慌极了,她的情绪还沉浸在梦里。她清晰地记得,梦中的瓜娃一脸恬淡,微笑着向她告别:“妈,我走了。你要好好的。”

羊圈、猪圈、牛棚、粮仓……瓜娃妈搜寻着每一个角落,连那些狭小的瓜娃根本钻不进去的也不放过。可是就是没有她那个傻儿子的踪迹。她望着黑乎乎的院门想:会不会出去了?能到哪儿去呢?到雨娃家去了吗?对!肯定到雨娃家去了!

这个念头,像根救命稻草,瓜娃妈顿时振奋了。她拿了手电,匆匆忙忙地走向雨娃家。夜黑透了,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这个慌乱的女人,像只驶向大海的木船,在绝望的边缘,脆弱且艰难地前行。她的老式手电,在浓稠的黑里挣扎着,就像她此刻的心。你看看,连脚下的路都照不清楚,光刚射出,就被黑暗吞没了,只留下一些高低不平的阴影。

“咚!咚咚!咚咚咚……”

炸雷般的砸门声,惊醒了雨娃。他忙爬起来,头有些晕,心跳得很慌。雨娃妈也坐起身来,一脸惊疑:“谁?这么晚了。”娘儿俩呆坐在床上,不知道该怎么办。但那砸门声,一声比一声急,一声比一声狠,容不得她们思虑。雨娃咽了口唾沫说:“会不会是姑姑?”雨娃妈回应道:“这么晚了,可能有急事,你去看看。小心些。”

雨娃麻利地套上衣服,揭开门帘,滑入了黑里。

门还未开,瓜娃妈便叫喊了:“雨娃,瓜娃在不在你们屋里?”雨娃一愣:“没有啊,他不是发烧吗?好几天没见了。”“哦,不在啊。”透过门缝,雨娃看到瓜娃妈脸上的焦急瞬间枯萎了,她悄无声息地再次隐入夜里。雨娃听见那失落的脚步声逐渐远去了。

回到炕上,雨娃再也睡不着了。他睁着眼睛,空洞洞地望着屋顶,那里一片黑寂。莫名其妙的,他想起了爹爹,也想起了双银的瞎爷爷,还想起了村子里许多死去的人。他们到哪里去了呢?贾神婆子说,雨娃爹是横死,煞气大怨气也大,投不了胎转不了世,已经变成厉鬼,在村子里游荡呢。你们可不要惹他的娃子,搞不好会问候你们的。

雨娃虽然不喜欢那个满口黑牙的神婆子,她的口气可臭了。但听了她的这番话,雨娃竟有种暗喜:厉鬼也罢,冤魂也罢,不管看见看不见,至少爹还在哩,还能看见我和妈哩。这样一想,雨娃就理直气壮了,仿佛他不是个没有爹的可怜娃子。嘿,有爹保护我哩。嘿,我的爹是厉鬼,厉害着呢。那一阵,雨娃竟比爹活着时还自在,他忽然胆大了,也敢在人前说话了。若不是和来福打架时被扇出了鼻血,雨娃可能会一直自在下去。但那一巴掌,扇灭了他的部分幻想。那个瞬间,他暗想:爹怎么不保护我,爹在哪呢?不过,一周之后,来福从树上跳下时崴了脚,雨娃才释然了。

现在,他觉得爹在呢,肯定也睡在炕上呢,只是看不见而已。

(续)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2014-06-08 08:33
2014-10-28 07:18
2014-09-11 11:59
2015-02-24 14:54
2014-06-14 08:46
2014-09-30 03:38
2014-12-02 12:07
2014-11-27 06:55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