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聚焦 >> 亦新红尘 >> 正文

雨娃(7)——乡村碎忆(10)

2014-11-27 06:55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陈亦新 浏览:18142996
内容提要:秋,转瞬即逝。好似夜里抵达,清晨就离开了。它一离开,村庄便显出一种破落和凌乱,如一位垂暮的老人。

雨娃(7)——乡村碎忆(10

\陈亦新

 

秋,转瞬即逝。好似夜里抵达,清晨就离开了。它一离开,村庄便显出一种破落和凌乱,如一位垂暮的老人。你看,树都秃了,在夕阳下张牙舞爪,垂死挣扎;地也旷了,空荡荡一片,只有无家可归的风;日子短了,悠闲晃荡,一天就过去了。

忽然有一天,一场黄风从天而降,席卷了整个村庄。它掠起漫天的尘土和枯枝败叶,如土匪一般搜刮着每一个角落。人们躲在屋里的热炕上,望着遮天蔽日的风和昏黄的世界,嘴里唏嘘不已:“怪日,啥时候见过这种风?”

夜里,风更猛了,呼啸个不停,尽是鬼哭狼嚎的声音。风中,整个村庄都在颤抖。人们心惊胆战地入睡了。早晨醒来,风却停了。不但停了,还停得很彻底,连个风丝儿都没有。走出庄门,村子里一片狼藉,灰头土脸的。麦秸垛被吹散了,还有几颗经不起折腾的树,折在一旁。人们一边砸嘴,一边“乖乖”地叫个不停。

快到中午时,一个娃子才发现村头的那间老猪圈塌了。猪圈里住着双银的瞎爷爷。瞎爷爷被埋了个严实,等挖出来时,人早硬了。大爷爷抹了把老泪:“活埋,作孽啊。”双银爹黑着脸,一句话都没有说。他的瞎爹爹自从三年前被他撵到老猪圈里,他天天盼着瞎爹爹死。没想到竟是这么个死法。他恶狠狠地想:真是个老牲口,死都死不消停。

雨娃也跑到双银家看热闹。人围满了。他左搡右挤,滑鱼儿一样钻了进去。双银的瞎爷爷已经被布盖上了。

次日夜里,雪落无声,盖住了整个村庄。早上,人们艰难地推开门,看着一尺厚的雪,惊叹不已。娃子们兴高采烈,麻雀一样飞到了雪地里。只有大爷爷耷拉着白眉毛,皱着一张苦瓜脸,他说:“又是黄风,又是大雪,哪里见过这个阵仗?这个年过不消停啊。”果然,大雪一共冻死了十二只羊,四十三只鸡,还有一头老驴。雨娃见过冻死的羊,它们睁着眼,龇出的下牙包着上嘴唇,有些狰狞。雨娃打了一个寒颤,好像那羊会活过来咬他似的。

怪事还没有完。瓜娃家的牛忽然学起了驴叫,渗怪怪的。瓜娃奶奶给了牛几巴掌:“祸害,要叫就好好叫,再神头鬼脸把你宰了吃肉哩。”可没治,牛还是学驴叫。贾神婆子鬼鬼祟祟地给别人说:“嘿,冻死的那头老驴阴魂不散,上了牛身了。”这话三传两传,就到了瓜娃爹的耳朵里。瓜娃爹没有迟疑,请了屠夫宰了牛。宰牛时可热闹了,瓜娃和雨娃都蹲在一旁看。刀子一拔,冒出了一股子血,不偏不斜泼了瓜娃一脸。瓜娃“呸”了几声,傻呵呵地对雨娃说:“热乎乎的呢。”

当天夜里,瓜娃又发烧了。胡乱舞着手,不停地说话,但口齿不清,听不明白。天一亮烧就退了,瓜娃也乖了,猪一样酣睡。夜里,又发烧了,比前一天更烫手。瓜娃妈慌了,她最怕瓜娃发烧,于是赶忙请来了大夫。大夫打了退烧针,烧慢慢退了。等大夫一走,瓜娃的额头又烫了起来。瓜娃妈不停地用冷水敷,一夜未睡。天刚一亮,瓜娃的烧又退了。

这样反复闹了三天。瓜娃一家人精疲力尽。第三天夜里,瓜娃一边舞着手一边喊:“渴!渴!”。可他的肚子都喝成锅了,还在叫嚷。瓜娃妈不敢再给水了。整整三天没有睡过囫囵觉,瓜娃妈瞌睡极了。说来也怪,瓜娃忽然清醒了,他拍着瓜娃妈的肩膀说:“妈,睡一睡吧,一觉醒来啥都好了。”瓜娃一拍,瓜娃妈就睡着了,梦里尽是些五迷三道的事,糊糊涂涂,进了迷宫一般。梦的最后,从远处走来一个人,越走越近,原来是瓜娃。他微笑着说:“妈,我走了。你要好好的。”

瓜娃妈心里一惊,醒了。她转头一望,炕上空空如也,瓜娃不知道哪里去了。

(续)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2014-10-14 03:32
2014-09-25 03:33
2014-09-04 14:00
2014-03-26 07:18
2014-06-21 12:10
2014-03-29 10:15
2014-03-21 10:25
2014-03-18 11:47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