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聚焦 >> 亦新红尘 >> 正文

雨娃(6)——乡村碎忆(9)

2014-11-25 03:56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陈亦新 浏览:18101200
内容提要:不知不觉,天已经冷了。一场秋雨淅淅沥沥地下了好久。雨一停,叶子也落光了。

雨娃(6)——乡村碎忆(9

\陈亦新

副校长的耳光,让雨娃晕昏了好几天。他走路总觉得头重脚轻,好几次差点撞到了电线杆上。耳朵里也钻进了一只蜜蜂,整日嗡嗡个不停,听人说话也闷声闷气,耳朵上好似蒙了层牛皮一样。尤其鼻子,让这一耳光扇松了,再也没有以前那么牢靠,稍微一碰就流血。雨娃这段时间做啥事都提心吊胆,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自己的鼻子。老人们说,血流多了会死人的。挨耳光那天晚上,雨娃困极了,可强撑着不睡。他从来没有流过那么多血,生怕一睡着,第二天就死了。可他在睡意的沼泽中越陷越深,最后终于沦陷了。第二天一早,雨娃惊慌失措地醒了,狠狠地懊悔了一阵,才发现自己还活着。他舒口气想:我可不能死,我若是死了,妈就真没活头了。

老师办公室前的台阶上,雨娃整整爬了一个下午。他用衣袖拼命地擦,生怕留下半点污迹。老师们进进出出,没有人理睬雨娃。他脖子酸极了,但不敢抬头。各种各样的鞋子,在雨娃眼前高傲地出现,然后轻蔑地离开。尤其那双皮鞋,它已经很旧了,鞋面上布满裂纹,暗藏着许多污垢,但走路起来“咯噔”直响,非常理直气壮。它在雨娃面前出现了好几次,每次都带着嘲讽的微笑,你看那裂缝,多像一张龇开的嘴。雨娃闻着台阶上的土腥气,觉得自己低贱极了,都不如一双破皮鞋。

天色暗了。放学了。老师们回家了。校园里寂了。雨娃这才翻过身,躺在台阶上,缓一缓已经坚硬的脖颈。暗蓝色的天幕上,缀上了几颗星星,几朵看不出颜色的云,漫无目的地飘荡。风缓缓地吹过雨娃的脸颊,他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

雨娃没有告诉妈妈挨打的事,他脱下衣服,朝干净的地方吐了几口唾沫,然后擦净了脸上已经干结的血痂。

第二天,雨娃一大早赶到学校,再次检查水泥台阶。有一两处印子,怎么都擦不干净。雨娃有些忐忑,上课时心神不宁,眼睛老往教室门上瞅,生怕副校长再次破门而入。不过接下来几天相安无事,雨娃悬着的心慢慢放了下来。

倒是瓜娃鼻青脸肿地来上学。没人的时候,他把衣服卷起来给雨娃看,他的胳膊和背上印着几个鞋底子,摸起来有棱有角的。原来,瓜娃爹录音机里的电池是新买的,一盘磁带都没有听呢,就被瓜娃砸烂了。瓜娃憨憨地笑了,他安慰雨娃:“放心,我没有供你,只说是我一个人砸的。”说罢,瓜娃摸索出来一袋方便面调料包,小心翼翼地撕开,倒在手心里,递到雨娃面前:“我妈给我买了几袋方便面,我偷偷给你藏了一包调料,你先添。”

雨娃用舌尖沾了一点,咸辣咸辣的,真好吃。他上次吃方便面时,爹爹还活着呢。那味道真是香到脑子里了。雨娃添罢,瓜娃又狠狠添了一口。他辣得直咂嘴,清鼻涕都流出来了,晃晃荡荡,像个逃兵一样。不过,这鼻涕逃兵哪能抵得上瓜娃司令的手段,他轻咬舌尖,龇起嘴唇一吸,眨眼间这逃兵就归位了。雨娃暗暗想:我长大以后挣了钱,买了方便面,肯定先让瓜娃吃。

这事就这么过去了。但副校长却变成了一个阴影,住进了雨娃心里。他怕极了这个野猪一般肥壮的男人。平日里,只要在学校里面遇到副校长,雨娃就浑身哆嗦。他低着头,缩着脖子,如老鼠一般把自己藏起来。好在副校长很少注意到这个营养不良的孩子,他根本不知道,他已经变成了一个孩子的梦魇。

不知不觉,天已经冷了。一场秋雨淅淅沥沥地下了好久。雨一停,叶子也落光了。这学期很快就过去了。再过不久,就是期末考试,考试一结束,就放寒假了。

雨娃看着门前光秃秃的树,有些伤心和失落。他喃喃道:

“爹爹不在了,过年谁带我放炮呢。”

(续)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2014-11-04 10:26
2015-08-31 11:29
2014-11-13 09:34
2014-03-16 10:33
2014-10-23 07:35
2014-11-27 06:55
2014-06-08 08:33
2014-06-15 09:32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